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要殿下的命
    接着地面猛地开始震颤起来,似有什么东西在缓缓靠近。

    本就沉闷的幽林,因这突来的压迫,变得越发压抑。

    云锦绣扫了眼缓缓裂开的地面,面色一变,抱紧小小狐,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她进来时在分身上捏了个偷梁换柱的术,便是为了预防危急之时,可尽快脱身。

    还好自己多想了一道,是以几乎一瞬,她人已然出现在禁地之外。

    “何人擅闯禁地!”喝声自不远处传来。

    云锦绣微微眯了下眼睛,未在原地久待,身形一动,便不见了踪影。

    x

    妖殿。

    妖重看着满身是血的妖月,整张脸开始抽搐。

    他现在终于可以确定,那个该死的魔医,根本就是想要陷害他的儿子!

    妖重猛地站起身,刚要怒声大喝,手却被人缓缓的抓住了。

    妖重蓦地低头看去,却见妖月缓缓的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的开口道:“父亲……“

    “月儿!”妖重一把抓住妖月的手,险些痛哭出来。

    妖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让那个女人来见我……”

    妖重蓦地站起身大喝道:“还不快将那个女人抓回来!”

    “不用了。”

    冷淡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接着云锦绣缓步走了进来。

    妖重一见云锦绣眼睛都红了,他大步的冲上前去,抬手就要将云锦绣拎起来,被云锦绣微一闪身避了开。

    “你、你说,你为何要害我儿至此!”妖重咬牙,一双眼睛,杀气弥漫。

    云锦绣淡声道:“或许,殿下会感谢我。”

    她在未离开妖界之前,是绝对不会杀死妖月的,毕竟在妖界的地盘内,自己还没有那个把握安然无恙的逃出去。

    她虽用了些手段,让妖月吃了许多苦头,可体内的病,却也有了好转。

    妖月无力道:“父亲,金帛姑娘说的对。”

    妖重身子一颤,“月儿,你都这样了……”

    “孩儿感觉身体却有好转,父亲今晚便好生设宴款待一番金帛姑娘吧。”妖月虚弱的开口。

    妖重实在无法相信,满身是血的儿子,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纵使心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可此时此刻,他却也无法拒绝妖月的要求,只得抬步去安排。

    妖月急促的喘息着。

    他仰躺在浴桶里,看着眼前这其貌不扬的女人,心里突然涌出极为古怪的感觉来。

    自己与这个女人,似乎并无过节,当初也只是在魔界,有过一面之缘。

    可为何,她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含有杀意?

    又是为何?她最终没有将自己杀掉,反而是救了自己?

    曾有一次,魔翎同他提起过这个女人,言语之间,满是兴味,还说这女人医治好魔王妃之后,便消失了。

    这一次,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还是预谋?

    若是预谋的话,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病情岌岌可危?

    若是巧合的话,事情未免变得也太巧了点吧……

    想到之前自己所遭受的宛如地狱般的折磨,妖月轻轻的倒抽凉气。

    这个女人,下手真狠。

    “说吧,你想得到什么?”妖月虽然病入膏肓,可意识并不糊涂。

    他不认为,这女人平白无故的会来救他。

    他原本还在怀疑,是魔界派人想要趁机来除掉他。

    可这似乎也不太说得通。

    如今的六界,表面看去,是一团和气。

    就算魔界真想下手,却也不会这么的明目张胆。

    那么,这个女人也只是抱着私人目的了。

    云锦绣冷眼看着妖月,目光清淡道:“想要得到殿下的命。”

    妖月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微妙的抽了抽,接着他突然的放声大笑起来。

    并未痊愈的身体,因这大笑,不断的咳嗽,然他却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般,停不下来。

    妖殿外的大妖们表情都像是见了鬼一般的看着妖重。

    这殿下,莫不是痛疯了吧?

    半刻钟之前,还喊叫的撕心裂肺的,他们可都听见了。

    这会让却又给得了失心疯似的,笑成了这样。

    委实让人担忧啊。

    妖月终于笑够,他看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道:“难怪魔翎对你充满兴趣,你,确实有趣。”

    云锦绣眼底有漠然的冷意。

    看来这位妖月殿下,没有一丝的会死的觉悟呢。

    她走到浴桶前,看着被鲜血染红的浴桶,随手拿出一小罐的药粉,随手倾了倾,粉末便撒入了水内。

    “还有更有趣的,殿下随意的感受一下吧。”

    话音方落,妖月便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殿外的大妖们面色又变了变,看来,这殿下,是真的疯了。

    x

    禁地一直到下午才平静,自然,妖殿也未找到擅闯禁地的究竟是何人。

    妖月病情略有好转,妖重大喜,连忙让人给云锦绣安排了房间休息。

    云锦绣随手封了房门,身形一闪,进了星河。

    雾雨正趴在婆娑树上听外面的动静,见到云锦绣进了来,立时爬站起身道:“姐姐,小草说,他们好吃好喝的款待你,根本是别有居心。”

    虽未出星河,可以雾雨现在的占卜术,随便卜个小妖怪,都能知晓外间的一切。

    云锦绣缓声道:“他们奈何不了我。”

    只要妖月的病不好,妖界便不敢拿她怎么样。

    何况,不安然的离开妖界,她也怎么可能白白的给妖月治病?

    那妖月,不是也不信天上白白掉馅饼,认为自己别有居心吗?

    不怕他知道自己的居心,就怕他不知道。

    “嗷!卧槽!这是啥玩意!”远处,传来猪九的大吼。

    云锦绣抬头看去,却见猪九周围,十数片叶子,正围着它飞来飞去。

    那些叶子看似柔软,可一旦发起威来,却是十分的可怕。

    她微微的凝了下眉,那叶子何时跟上她还进了星河的?

    小小狐脑袋上也趴着一片叶子,他抬手,想要把那叶子摘掉,那叶子却死死的抱住他的耳朵。

    小小狐用力的晃了晃,依然没能将那叶子摘下来。

    云锦绣快步走了过去,手指缭绕魂火,旋即她在那叶子上微微一敲,被烫到的叶子立时松了开来。

    小小狐这才动了动小耳朵,站起身将一截小木头放到云锦绣手里道:“娘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