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闺谋〕〔女帝家的柯基犬〕〔医往情深:呆萌娇〕〔盛世极宠:天眼医〕〔位面复制大师〕〔亘古大帝〕〔下堂将军要亲亲〕〔重生八零:福妻有〕〔前夫,双修么?〕〔我在泰国开店卖佛〕〔诸天修道者〕〔我真要逆天啦〕〔菜鸟除妖师〕〔网游之箭破天穹〕〔宠宠欲动:七爷,〕〔虎威娇女〕〔史上最强天秀〕〔霍先生,轻点抱〕〔蜀山剑宗系统〕〔最终之自我救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前生缘(五)
    他这个样子,她连大哥都不敢喊。

    他神色清淡的翻阅着手里的宗卷典集,过了许久,方“啪”的一声合上书本子,抬起眼睫扫落在她身上。

    那目光冷不丁的看了过来,正与云火的视线撞到一起。

    云火心里一咯噔,心虚的把视线给移开了。

    “小火,你来说。”他终还是打破沉寂,开了口。

    云火抬手指了指自己:“我?”

    地焰连忙插嘴道:“大哥,小火今日郁郁寡欢,想去人界走走,我看她实在可怜……”

    “你闭嘴!”天泽冷瞥了他一眼。

    云火:“……”

    二哥这个不地道的,果然又把责任推到她身上了!

    似察觉到云火的犹豫,地焰随手塞给她一个香囊。

    云火垂睫一看,那香囊正是云锦瑟随身佩戴之物,嘴角微微抽了抽。

    “小火,你一向乖顺,且从不撒谎,你来说,你们去了何处?”天泽好看的眉微微的皱在一起。

    “人界!”云火连忙道。

    “人界?”天泽的神色越发严肃,“去那里做了什么?”

    云火道:“吃甜饼!”

    天泽静静的看着她,良久起身,向她走了过来。

    云火心里一阵紧张,但为了义气,这个时候说什么也得把头皮硬起来。

    她将眼睛睁大了些,一瞬不瞬的看着天泽,看着他走到她面前,而后微微的弯下身子,语气温和的问她:“好吃吗?”

    云火道:“有些淡了,我喜欢糖多一些。”

    天泽道:“把手拿出来。”

    云火立刻将左手拿出,掌心白白净净的,像是白玉细瓷。

    “另一只。”

    云火讪讪道:“大哥,我们知道错了。”

    “另一只。”他看着她,重复。

    云火只觉他的威势有些吓人。

    三人之中,大哥的实力最强,也最沉稳,这副样子,不单是她,便是二哥,也会怂的。

    她收了收手指,犹豫了半响,方磨磨蹭蹭的将那右手拿了出来。

    天泽抬手,将她的衣袖微微卷起,那被毒液服侍的伤口蓦地暴漏在视野。

    其实,这毒液也不会要了她的命,最多腐蚀一会,她得空祛祛毒,包扎一下便完事了,奈何她压根没机会将它完全祛除,大哥便回来了。

    之前不觉得这伤口狰狞,可被大哥这么一看,莫名的觉得这伤口有些狰狞。

    天泽道:“去将丹堂的灵药取来。”

    云火一听,连忙爬起身就要冲出去。

    天泽却是手臂一收,视线盯向地焰:“还愣着干什么?”

    地焰立刻道:“是!大哥!”

    说罢,跑的比兔子还快,一眨眼便没了踪影。

    云火有些战兢,按照二哥以往闯祸的经验来看,没有一次能免于责罚的,就算她是个女孩儿,也要面壁个几日,饿的前胸贴肚皮才会被放出来。

    大哥虽严厉,但对他们也是真的好。

    就好比一次她高烧,大哥不眠不休的照顾了她好几日。

    还有二哥,修炼走神,险些入魔,吐了好几天的血,亦是大哥用了几万年的修为,给二哥疗伤。

    他们纵使为神,却也过着平凡的日子,她,大哥,二哥,还有父神,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

    她总觉得,日子这么一成不变的向前,他们的感情也能像这永远过不完的岁月般,永恒存在。

    地焰很快的将药取了来,天泽随手接过道:“八十一道雷刑,去领罚吧。”

    地焰嘴角一抽:“大哥,上次四十九道,就要了命了。”

    天泽道:“一百道。”

    地焰道:“小妹,这都是二哥替你挨的!”

    云火露出客套的微笑道:“谢谢哦。”

    地焰抬手,戳了一下她脑门,认命的下去领罚了。

    中堂内,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

    云火咽了口唾沫,小心的看向天泽道:“大哥,这次是我不对,八十一道雷刑,对二哥来说,是不是太狠了点。”

    天泽拿了药膏,在她身侧坐了下来:“手。”

    云火连忙将手臂抬了起来。

    他随手拿出一把小刀,淡声道:“忍着。”

    云火还没回神,那小刀已落在手臂上。

    手臂的肉已经腐烂泛黑,甚至有股恶臭,天泽用小刀,将那腐肉一点点的刮了下来。

    剧痛传来,云火觉得手臂的神经都在跳动。

    她微微的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的看着。

    天泽出手倒也利索,快速的刮掉那些腐肉,又拿了瓶药水,将她的伤口冲洗一翻,这才拿起药膏,一点点的涂在她的伤口之上。

    云火轻轻的舒了口气,抬起另一只手刚想去擦额角的汗,一方干净的帕子落在她脑袋上。

    她一顿,将帕子拿下,有些狡黠道:“大哥原谅我啦?”

    天泽道:“面壁五日。”

    云火道:“大哥,那墙壁都要被我望穿了。”

    天泽面色微抽了一下:“让你面壁,是让你反思,参悟,你却在那里凿墙……”他似想多训斥她几句,然看着她无辜的眉眼,只得正色道:“上次让你钻研的摄魂录,可都钻研会了?”

    云火道:“略会。”

    天泽道:“继续钻研!”

    云火“哦”了一声,目光看向被缓缓包扎起来的手臂,又小声道:“大哥,此次我遇到一只很厉害的狐妖,十分嚣张。”

    “三界未分,鱼龙混杂,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将三界构建起来。那些妖怪,也嚣张不了多久了。”他将纱布一层层的缠到她纤细的手臂上,淡声开口。

    “大哥,除了父神,你是最强的,对吧?”随是疑问,可云火却觉得这种事,问出来也是多此一举。

    二哥都不是大哥的对手,大哥当然是除了父神之外最厉害的了?

    那只狐妖,怎么也不会是大哥的对手!

    天泽将她的衣袖放下,目光盯看着她:“父神将我们孕育出世,是为了管制这天地。小火,你虽是火灵,可未来却是要撑起整个人界的,莫要再将心思放于旁处。”

    云火身子一顿,看着他道:“我一人撑起整个人界?大哥二哥呢?”

    “父神希望构建天地人三界,天界由我掌管,地界由你二哥掌管,人界便只能由你掌管。”天泽将药瓶收起,清声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