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前生缘(七)
    懒懒的声音自树上传来,小妖们皆是一个愣神,待抬头看到树上的身影时,面色倏地一变,“大王!”

    长长的狐尾垂落下来,漫不经心的一扫,侧躺在树干上的男人微睁开眼睛,“都滚吧。”

    那些个小妖哪里还敢停留,一溜烟跑没了影。

    云火迷迷糊糊的倒是听到头顶有人说话,她抬起头,却看到了一条毛茸茸垂下来的尾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把就给抓了上去,然后向下用力一扯,树上的某狐倏地睁圆了眼睛。

    “放手!”他用力的晃了晃狐尾,低喝。

    “不放。”云火抓的结实。

    宫离澈嘴角微抽:“想死吗?”

    云火打了个酒嗝道:“你这小狐狸,也敢与本尊这般说话。你知道我什么身份吗?”

    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他扯了下来。

    宫离澈面色抽搐,刚想抬手,一爪子将她灭了,她却蹲下身子,睁着那双乌黑的眼睛一脸无辜的凑将上来:“大哥说了,妖怪们嚣张不了多久了,便是我今日不收了你,他日你也会被大哥收了。你若有分寸,便乖乖束手就擒,我是不会害你性命的。”

    他强忍住一脚将她踹开的冲动,冷声嘲笑:“谁给你的底气?”

    “大哥啊!”提起那个人,云火目光温软了些,“我大哥,特别的强,你这小狐狸,比不上我大哥半根手指头。”

    宫离澈冷哼:“愚蠢。”

    他刚要起身,她却毫不客气的抬手敲了一下他脑门:“不许说我大哥愚蠢!”

    某狐险些炸毛。

    云火神色却严肃正经的很,“果然是只冥顽不化的狐狸,我生气了!”

    她突然抬手,接着一掌便向他的心脏拍了下来。

    那酒后一掌,毫无章法,然冷不丁的拍砸下来,却也是不容小觑。

    宫离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一旁一偏。

    那一掌便直接避开了身子,拍砸在地上,而她的身子却是猛地向下一沉,那张脸便倏地贴落下来。

    淡淡的桂花香在唇齿间氤氲,柔软的触感,让他的眸子微微一缩。

    她也像是呆傻住了,愣愣的趴在那儿,竟忘了动弹。

    过了许久,云火方爬起身来,觉得唇瓣有些痛。

    抬手一摸,有血。

    宫离澈亦坐起身来。

    想他堂堂妖狐,居然被一个愚蠢的神明给占了便宜,且还是个醉醺醺的酒鬼,简直……

    “你卑鄙!”云火突然抬手指着他,神情里满是愤怒:“居然用阴招!”

    宫离澈:“……”

    云火踉跄着站起身,指着他道:“你等着!”

    言罢,根本不给他发言的机会,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宫离澈看着那消失不见的身影,良久抬手,指腹滑过唇瓣,亦染了些血迹。

    他有些暴躁的晃了晃狐尾,咬牙道:“笨蛋!”

    *

    玉雪山。

    天泽推开房门,看了眼暗淡下来的天色,顿了顿,抬步出了房间。

    隔壁房间的门开了条缝隙,他偏首看了一眼,冷声道:“地焰,你且告诉我,小火究竟去了哪里?”

    房间内的地焰讪讪道:“我不过让小火帮我送点东西,却哪里想到,她去了这般久?”

    天泽凝声道:“那雷刑看来是太轻了!”

    地焰面色一抽:“大哥,小火再怎么说也是个尊神,决计不会出事的。”

    虽这般说,但他也不由的担心。

    毕竟是去了一整日了,就算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该回来了。

    不过,以小火的实力,他委实想不出,谁能将她如何。

    天泽却是不再将他理会,抬步向玉雪山下走去。

    月光似水,铺满了山道。

    天泽站在石阶尽头,看着越发暗淡的夜幕,微微皱了下眉。

    他刚要抬手,掐指算一算她的位置,却听角落传来一声低哼。

    他身子一顿,偏首看去,却见隐蔽的大石后,正靠坐着一道身影。

    天泽身形一滞,快步走了过去,果见云火正靠着大石头,睡意沉沉。

    天泽不由一声轻叹,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她动了下身子,低低道:“大哥……”

    他道:“不知悔改,还敢大醉而归!”

    云火微微动了下身子,复又低唤了一声:“大哥……”

    她声音绵软,还带着丝丝桂花香,天泽身子一顿,再苛责的话便说不出来了。

    父神孕育云火最晚,原本也想孕育个男儿的,奈何出来的却是个女儿。

    家里往常都是男子,突然来了个女孩儿,着实让他们手足无措了一番。

    好在云火乖巧,出生之后,不哭也不闹,地焰变着法儿逗她,这丫头也很淡定,偶尔很给面子的笑了笑,转头就把地焰忘了。

    她自幼喜欢粘着他的,只是他身为长兄,承担的义务和责任,比他们都要多,时常忙碌的脚不沾地,不知不觉的,云火竟也长大了。

    她不是调皮的性子,也鲜少闯祸,近几日却是为地焰犯了许多错误。

    这是天泽不能容忍的。

    他后来才发现,她为了旁人犯的错,他都不能容忍。

    *

    云火醒来时,已不知几时。

    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地焰哭丧着脸,正悲怆的看着她。

    云火冷静了一下道:“二哥,出什么事了?”

    “小火,你可醒来了!你快些告诉二哥,哪个混蛋王八欺负了你!”

    云火面色微抽:“什么欺负?”

    “你看你看,你这嘴都被人咬破了!王八犊子,居然敢占我小妹便宜!”地焰不顾自己皮开肉绽,愤怒的以手拐砸地。

    云火一头雾水。

    从锦瑟的村子里离开后的事情,她一概不记得了,而那桂花酿自己也只是喝了几口,却没想到酒劲儿那么大。

    她抬手触了触唇,不由“嘶”了一声,果然疼。

    地焰却丢了手拐,一把抓住她的手,痛哭流涕道:“小妹,都是二哥不好!都是二哥的错!你打我吧,骂我吧,二哥都不会还手!”

    云火嘴角一抽:“二哥,你这是,良心发现了么?”

    自己除了头痛的难受,倒也没有别的不适。

    这嘴八成是不小心被自己撞到了什么才破的,何况,就算是自己醉了,旁人轻易也动不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