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天尊〕〔萌狐悍妻〕〔网游之星剑传奇〕〔冥界直通车〕〔末流之威〕〔神浓〕〔锦绣医图之贵女当〕〔重生九八做星嫂〕〔天价闪婚:巨星老〕〔天后养成手札〕〔纨绔玄音师:邪尊〕〔嫡女重生:独宠蛇〕〔贪心记〕〔苍穹祭〕〔变身文艺女青年〕〔已拨通119〕〔不婚不行,总裁缠〕〔学霸娇妻:陆少宠〕〔王者荣耀之制裁系〕〔我们的电影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前生缘(十)
    云火有种不好的预感,目光不由看了看天泽,却见大哥的脸色也很冷峻。

    她心里不由一咯噔,正想询问,父神却开了口:“云火,你先出去,地焰,你留下。”

    父神的声音苍老沉闷,听在耳朵里“嗡嗡”的。

    云火不由看了一眼二哥,见他一脸茫然却也有些紧张的样子。

    云火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在她看来,二哥虽然不太正经,喜欢往外跑,但其实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且每次出去再回来,都被大哥惩罚过的。

    二哥虽然总让她背黑锅,可真的被惩罚的时候,苦头都是他吃的。

    就好比那雷刑,其实每次伤的都特别重,可她一去,二哥都会龇牙咧嘴的笑着跟她开玩笑。

    他这人,没有犯大错误,父神就算生气,也不会将他怎么样的。

    云火自己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但心里却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出了门,也没敢走远,一直的在外面盘桓着,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原本,屋子里也没什么动静。

    然就在云火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时,却是听“砰”的一声闷响,接着房门被砸穿,二哥整个的被砸了出来。

    云火着实吓了一大跳,她快步的跑上前道:“二哥!你没事吧?”

    他大概是被父神给揍了,鼻青脸肿的,嘴角还都是血。

    二哥皮厚实,平时被揍了也是嬉皮笑脸的,戏瘾上来,会故作姿态的大声哭嚎,一点都不惹人同情。

    然此刻,他双目圆睁,一双眼睛里,满是愤怒和泪水。

    云火有些懵。

    打小她就没见过二哥这副样子,他永远都是一副嬉笑的面孔。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二哥……”云火唤了一声。

    可下一瞬,衣襟却被他一把抓住。

    他的身子都在颤抖,牙齿不断的发颤:“她死了……他们杀死了她……”

    云火被抓的有些疼,却强行冷静道:“二哥,你说谁死了?”

    眼泪从他的眼角成串的掉落下来,他的唇都在颤抖:“为什么?为什么?”

    “二哥,发生什么事了?你别吓我……”云火有些慌了。

    “天泽,将他给我丢入诛神谷!”

    身后,父神威严的声音传来。

    云火身子一颤,扭头看去,却是见父神双目蕴满了怒火,像是一头随时都会爆发的狮子。

    诛神谷啊……

    二哥伤势还没好呢,要是被丢进那里,哪儿还有命在!

    云火踉跄着跑到父神面前,跪了下来:“父神放过二哥吧?二哥身上还有伤呢!”

    “小火!”天泽沉声开口,抬手便来拉她。

    云火却觉得难过极了,这个时候大哥难道不应该给二哥求情的吗?他难道忘了,不久前二哥才受了八十一道雷刑吗?

    就算二哥是尊神,可那雷刑不是普通的雷啊!

    “大哥,你求求父神吧!二哥最近都没有再闯祸了!你快求一求父神放过二哥吧!”云火用力的晃着天泽的袍角,她感受得到,父神这次真的生气了。

    可如果只是因为二哥跑去人界,这惩罚便太重了。

    那诛神谷蕴藉着天地间最本源的杀伐之气,平日,父神都不让她靠近的。

    父神还说,那诛神谷内的杀伐之气,得过了万万年才能削弱一些,现在便是他去了,也会受伤的!

    父神都会受伤,更别说二哥了!

    看着央求的云火,天泽目光凝重道:“小火,你二哥偷了本源之心,还为了那云锦瑟改变了天蕴大道,你可知是什么后果?”

    云火一下子呆住了。

    本源之心?

    父神常说,本源之心是天地根本。

    父神劈开天地,却挡不住混沌融合,为了让这天地不再相融,生灵不再湮灭,父神花费万万年,凝聚本源之力,固化天地。

    若是本源之心消失,天地又将会再次的崩塌相融。

    二哥怎么能盗取本源之心呢?

    “你们为何认定是我盗了本源之心!”地焰悲愤难言,“那日妖狐前来盗取,我不过是前去阻止,就算是盗,也是妖狐出的手!父神,你不信我便罢了,为何要连累无辜的锦瑟!”

    云火睁大了眼睛,她这才明白,二哥口中的她死了是谁死了!

    锦瑟已经死了吗?

    想到那温温柔柔轻言笑语的女子,云火只觉整个人都懵了。

    前两日,她们还一起相伴游街,她头上的朱钗还是她亲手给她插上的。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一面,竟是永别!

    “哼!”父神重重的哼了一声,“堂堂尊神,竟然羁绊于儿女情长,那女子本就是煞星降世,若今时不杀,你们三个都将被她摧毁!至于那本源之心,究竟是谁盗取,我心中自有分寸。地焰,你是我亲手孕育的大地之灵,你身为尊神,当以天下生灵为重,如今你却与那煞星纠缠,还连累了小火,你太让我失望了!”

    父神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云火完全的呆滞住了。

    父神的话是什么意思?

    二哥连累了她什么?

    只是偶尔让她背一背锅罢了,那实在算不得连累啊……

    “你且去诛神谷受那杀伐之苦,至于能否活着出来,便看你的命数了!”父神微一扫袖,不再看地焰。

    天泽微微皱了下眉,还是抬步,抓起地焰,便向外行去。

    云火终于是反应过来,她哭道:“二哥!二哥!”

    地焰却是面如死灰一般。

    痛苦和绝望都在他眼里凝聚,那张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隐隐的,显着几分狰狞。

    那一日,是云火的生辰,可却成了她抹不去的阴影。

    之后的日子,父神又闭了关。

    大哥忙碌,镇日里脚不沾地,连云火都鲜少见她。

    玉雪山一下子变得十分空旷寂静。

    往些日子,有二哥在,玉雪山虽大,可云火就是觉得很闹腾。

    二哥有的时候,真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现在突然的静了下来,云火反而有些想他了。

    人界她偷偷的去了一次云锦瑟的村子,村子还在,姥姥也在,可是锦瑟却消失了。

    姥姥的身体不好,双眼有些昏花,拉着云火的手,直叫锦瑟。

    云火觉得心里难过的很,再看酒窖里封存的包扎的仔细的酒坛子,就忍不住的落泪。

    锦瑟,怎么会是煞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