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前生缘(十五)
    她面色一变,刚想抬手去反抗,然手腕却被一把按在头顶。

    未来得及系起的衣袍也微微的松散开来,露出还沾着水汽的锁骨和雪颈。

    呼吸相近,气息相融。

    云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这么近的距离,她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

    他的眼神很专注,那么近的距离,将她盯着,像是要将她一点点的看穿,看透。

    云火只觉额角的神经都突突的跳动起来。

    她用力的去抽手腕,却没能扯动,她蕴上了神力,用更大的力气,却感觉落在手腕上的力度也跟增强。

    云火觉得耳根有些发烫,微微咬紧了牙,较劲似的,回盯着他。

    他面上没有更多的情绪,他比她实在冷静的多,就那般看着她,看到最后,他眼睫微垂了一下,目光落在她的唇上。

    他微微的靠近了些,便能感觉到她紧张绷起的神经。

    气息贴近,他险险的擦过她唇边的呼吸,靠近她耳畔,低声道:“想知道吗?”

    云火一点点的握紧了拳头:“不想知道。”

    他轻声质疑:“那还敢来挑衅本座?”

    云火偏开首,微微咬牙:“你放开我!”

    他嗤笑一声:“在本座未动杀意前,识趣离开,懂?”

    按在她手上的力度倏地消失,云火的身子一个踉跄,才站稳了身子。

    狐妖的实力自己还是低估了。

    大哥虽说小部分的本源之力被他吞掉了,可就算只是那小部分,所蕴含的力量,怕也到了可怕的地步。

    二哥不是他的对手,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唯一能够与这狐狸抗衡的,怕也只有大哥了。

    可若是连大哥都不是他的对手的话,谁还能奈何住这狐狸?

    现在父神已逝,任由这狐狸造作下去,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云火将微乱的衣衫整理妥当,深吸了口气,看着那房子许久,方转身离开了。

    天色已完全暗淡下去,月牙挂上了天际。

    月光跳落在轩窗上,许久,窗子打开。

    宫离澈有些懒散的靠在窗子上,看着已然消失不见的身影,目光微微的深邃了几分。

    *

    连着隔了好些时日,云火都未再离开玉雪山。

    摄魂录修炼到紧要时期,她索性将自己关起,全身心的突破消化。

    二哥依然没有踪影,大哥依然忙碌。

    有些时候,她会有种这世上,本就只有她一个人的错觉。

    半年后,摄魂录炼至大成。

    云火在结愿树下站定。

    树上结了许多结愿果,尽是人类所求。

    她随手拨了拨,愿望稀奇古怪,什么样的都有。

    人们的**是无穷尽的,自己无法达到时,便会寄托于神。

    这结愿树每一日,都会结出各种各样的果实,有苦果也有恶果,还有贪心之果。

    她通常是不会理会这些果实的,心情好时,会处理些比较紧要的好果子。

    这一次,依然不例外。

    当年云锦瑟也是如此虔诚的许下愿望,可后来,她却因命格,便湮灭在时间的洪流里。

    很久以后,云火才发现,锦瑟的死,改变的不仅是二哥,还有这天道。

    将几个结愿果处理完毕,云火这才出了玉雪山。

    隔了这般久,便是再遇到那狐妖,大约也不会让他生出什么疑心了。

    此前她只当狐狸是个实力强大又十分狡诈的妖怪,现在想来,他不止狡诈,还很通透。

    她突然出现,抱的什么心思,他都一清二楚,反而自己像个小丑,无论怎么跳脚,都不会取得半点进展的。

    对付非比寻常的妖怪,自然需要用非常规的手段。

    云火摊开掌心,星卦出现,她随手定了个方位,旋即身形消失在原地。

    *

    人界。

    街道上,人群熙攘,灯火通明。

    正值人间的上元节,大街小巷,处处挂着五颜六色的纸灯。

    戏楼外搭建了高高的台子,生旦净丑粉墨登场,咿咿呀呀,唱的好不热闹。

    相比于这里,隔壁的花楼却是雅致许多,琴瑟之声渺渺,绵柔入骨,缱绻传来。

    临河的轩窗内,狐妖一手撑了额角,欣赏着舞女轻盈的舞姿。

    那舞女只被他容颜所惑,浑然不知这倾世绝伦的男子,其实是只杀人不眨眼的大妖,只是用力的卖弄着风姿,以此来博取他的欢心。

    云火未看,都知道那花楼内的情形。

    人间风尘之地,便是连妖怪也不能例外。

    她寻了个那狐妖一偏首便能看到的位置,小二立刻殷勤的给她上了些零嘴,云火又丢了那小二一个金币,打发他去买些甜饼来,而后一手撑腮,手指漫不经心的合着那戏曲的拍子。

    也难怪父神要创造万物生灵,在没有这繁华人间之时,他一个人,该是多么顾忌。

    这般吵吵嚷嚷的热闹,即便善恶有分,可却也充实。

    否则漫长的生命,该是多难捱。

    她也理解二哥为何整日的想跑出来,才子佳人,俱是佳话,比整日看着她这张木木的脸,要有趣多了。

    玉雪山虽美,可终归少了烟火气。

    小二行动很迅速,不过片刻便买来了甜饼。

    剩下的银钱云火打发他了,随手拿起一个甜饼咬了一口,棉棉的并不好吃。

    事实,锦瑟去后,她再也没有吃过好吃的甜饼了。

    这一辈子,大概都吃不到了。

    目光虽放在戏台上,可心神却放在对面的花楼上,正当她一心二用之时,却猛地听到一声尖叫传来。

    云火蓦地抬头向戏台上看去,却见那戏台上,不知因何猛地窜出个怪物出来。

    那怪物张着血盆大口,一个倒插而下,只听“轰隆”一声,整个戏台都坍塌了下来。

    戏台周围,本就是人群聚集处,变故一出,惨叫冲天。

    云火面色微微一变。

    虽说万事皆有定数,她不宜过于插手人间之事,可却也不忍看着这么多的人惨死在那怪物之口。

    地界刚成,鬼怪都还未来得及赶入地界,死了人,厉鬼恶鬼又不知道要多上多少,到时管理起来,只会更棘手。

    云火有些无奈,眼看着那怪物就要大口吞人,她一拍桌子,茶盏内的水顿时飞溅而起,她抬袖一扫,水珠瞬间化作利刃,陡然向那怪物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