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前生缘(十七)
    在口袋里取了坛桂花酿递给他道:“这是锦瑟亲手酿制的桂花酒,我一直存着没舍得喝,便替姥姥送你了,权当谢礼。”

    宫离澈目光在那酒坛子上扫过,而后视线又落在她略显清淡的眉眼上。

    他并未抬手接,只是嘲讽道:“是不舍得喝,还是不能喝?”

    云火一愣:“什么?”

    宫离澈却不再浪费时间与她多言,转身走开。

    云火在原地站了一会,却实在摸不透那狐狸的意思,身后姥姥焦急的声音又传了来,云火又看了一眼那狐狸远去的身影,这才应了一声,转身向姥姥走了过去。

    *

    云火终还是将姥姥带回了玉雪山。

    这玉雪山,二哥已然不再出现,大哥又常年不回,就她一人,也是孤单。

    有了姥姥作伴,也算幸事。

    对于父神来说,想要除掉锦瑟,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可他的果决,却也造成了姥姥的悲剧。

    这么个老人,如何挣扎终老?

    只是没想到,大哥会回来。

    姥姥对大哥很有些惧怕,身子颤抖的不断往云火身后躲。

    云火好一会安抚,才将她送回了房间,又给她吃了一颗定神单,她这才沉沉睡去。

    夜色幽凉,云火站在门外迟疑了一会,才向花树下的天泽走了过去。

    那狐狸,她一直没能寻到好的机会下手,思前想后,也只能慢慢的寻找机会。

    大哥这次来,怕正是要问及此事。

    她走到他身后,未等他开口,便先一步道:“大哥,你再给我些时间。”

    天泽看着她目光深了些,良久方开口道:“无碍。”

    云火心里微松方道:“那狐妖十分警惕,且聪明至极,想要取得他的信任,怕的耗费相当的时间。”

    天泽顿了许久,方缓声道:“小火,委屈你了。”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云火心里微微一酸。

    之前还对他有些怨恼,这一刻,所有的情绪,都烟消云散了。

    那终究是她的大哥,自幼便疼她的大哥,若非万不得已,又怎会让她前往呢?

    云火抿唇笑道:“我与大哥永远是一起的。”

    看着她浅笑的模样,天泽觉得心里涌动了些情绪,他抬手,轻轻的落在她鬓侧的碎发上,“怎得将那人带来了?”

    云火一顿,往房间内看了一眼:“大哥是说姥姥?”

    天泽点头。

    云火道:“锦瑟去后,姥姥便无人照顾,着实可怜,这玉雪山我一人住也是住,将姥姥带来,总归是有个照应。”

    “云锦瑟既然本是恶煞之星,常年与她一起的姥姥星运也早已改变,你这时出手,是会遭到反噬的。”天泽闻声开口,“过个几日,便将她送回吧。”

    云火微微退了一步道:“大哥,姥姥并非煞星,又怎会将我反噬?你太紧张了。”

    锦瑟已经死了,煞星已经不再了,又怎会影响到旁人呢?

    二哥做事确实有些不理智,可大哥做事却是太过理智。

    那种冷静到可怕的理智,只要被她想一想,都会觉得心生绝望。

    她不由想起父神临走前与她说的那番话,往后大哥二哥无论是谁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自己都要枉顾亲情,亲手夺去他们的生命。

    若是有一日,自己也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大哥是否也会冷冰冰的,将她杀死?

    这个念头,就像是针一样刺在心口。

    云火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天泽却似未察觉到她的异样,正抬手,落在她的肩膀上,温声道:“小火,你二哥已经影响了你的星运,为了不让你的星运越偏越远,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让你杜绝一切的不利因素。”

    云火蓦地看着他,声音又轻又凉:“若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大哥会杀了我吗?”

    天泽的身子一颤,竟然说不出话来。

    “大哥会谨遵父神教诲,亲手取走我的生命吗?”云火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似在等他给出一个答案。

    天泽看着她,看着这个自小被他一手带大的小妹,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父神严肃而又决绝的话语来——无论是小火还是地焰,他们任何一个,都不能超越你的地位和掌控,一旦他们生有异心,你必须要将他们彻底清除。

    这天道,只能有一个主宰,否则必然会大祸临头!

    他自幼便谨遵父神的教诲,甚至无条件认同父神的所说的一切,却从未想到,父神临去时,会说出这样一番惊心动魄的话来。

    他无法想象那种结果的可怕,所以只能努力让他亦或者小妹和地焰,不要、不许或者不能走到那一步。

    他抬手,落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会。”

    云火觉得那简单的两个字,像把刀,毫不留情的刺到了她的心里。

    她眼眶缩了缩,像是看陌生人一般的,将她看着。

    她心中的大哥,是世上最好的大哥,是独一无二的大哥。

    在二哥面前,她总是将大哥偏心着,以至于二哥时常为此生气,对她各种嫌弃。

    可只有她明白,她之所以偏心,是因那份感情,早已在经年累月之中衍生出了别的东西。

    可那些朦朦胧胧的情感,都在这一瞬间,变成了倒刺。

    云火眼眶微红,可她又不知道该怎样给大哥一个反应,到最后她也只是垂下眼睫,低低的“哦”了一声。

    她或许要更加小心谨慎,才不至于让自己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否则真的与大哥刀剑相向,她大约会不战而败,任他将剑刺向自己的心口。

    她没有那么狠心,也没有那么冷血。

    她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愿伤害他们一下。

    可显然,那也只是她这么想而已。

    “我有些累了,大哥去忙吧。”云火抬起眼睫,指甲却刺入掌心,不知道是用怎样的心情,扯了扯嘴角道:“我去睡了。”

    她动了动身子,避开他的手,转身向房间走去。

    天泽看着她纤弱的背影,眼里是看不到底的深渊。

    *

    足足过了十七日,云火方再次离开了玉雪山。

    这一次,她去了万妖林。

    这里妖怪汇聚,对人类来说是个根本不敢踏足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