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前生缘(二十七)
    她曾以为的无坚不摧的深厚感情,在那一刻,开始密布裂纹,在她用力嘶喊出声的那一刹那,便轰然粉碎了。

    地焰听到她的身影,蓦地愣了一下,转头向她看了过来。

    他满脸的鲜血,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变得陌生而遥远。

    他看着她,微微皱了下眉。

    就在他发愣的那一刻,天泽突然出手,只听“砰”的一声,手掌正击中在他的心脏。

    云火清晰的看到地焰的身子踉跄着后退,鲜血自他口中喷涌而出,她却未再犹豫,手印一变,下一瞬,手掌便已透穿虚空,猛地向他的眉心抓去。

    *

    秋天过去的时候,人界便进入了冬季。

    拿回火灵后,云火的身子依然算不上好。

    甚至第一次的感觉,这个冬天有点冷。

    与二哥的一战后,大哥也受了些伤,可云火知道,大哥是不会有事的,那些伤,很快的便能痊愈。

    二哥被她强行取了火灵,又被大哥重伤,逃了。

    逃便逃了吧,总比真的生死相向好。

    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地界的构建之上,虽然越来越的力不从心,但每日构建一点点,渐渐的,规则的构建,倒也有了不小的进展。

    云火自地界回来时,天上飘起了小雪花。

    街道两侧,摊贩云集。

    云火在一个摊子前停了下来。

    摊铺上,正放着几个小笼子,笼子里,圈养着几只小动物。

    她随手拎起其中一个,却发现笼子里装着只小狐狸,雪白的毛色,像是飘落的雪。

    她心生喜欢,便向摊铺的主人买了下来。

    在地界,镇日的一个人,委实无趣,即便是她将精力都放在规则的构建上,可终究还是太安静了。

    有只小狐狸陪着,倒也不错。

    云火抚摸着小狐狸的毛,看着飘落的雪花,发了一会怔。

    行人来往,却搅不乱雪花落下的轨迹。

    无论这个人界经历过什么,可过了之后,便总让人觉得现世安好。

    接着云火便看到一只狐妖大模大样的从自己面前走了过去,撑起的油纸伞,描绘着极美的莲叶图,惹来不知多少人注意的目光。

    说来,自从这狐狸上次摔门而去后,便未见踪影了。

    她也觉得,自己再怎么接近,大约也很难让两个人的关系再有什么进步,但有了之前的基础,大约也不会让已经生出的信任,再有什么削减。

    信任这种东西,跟感情不同。

    再相濡以沫的两个人,只要分开的久了,感情便会淡了。

    可信任这种东西,似乎不会因时间的长短而有所改变。

    何况,近些日子,妖怪们老实许多,这妖狐虽然是导致二哥悲剧的罪魁祸首,可不知是她心态变了,还是别的,她对他的恨意似乎也跟着冲淡了许多。

    看着他目不斜视的经过,云火也未上前打招呼,逗了一下小狐狸,便抬步向地界行去。

    没走了几步,便是听到一声热切的声音传来:“尊神。”

    这声音有些耳生,云火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却是个年轻的人类男子。

    她回想了许久,都没能将众人记起来。

    那男人却是快步的跑了过来,笑着开口道:“尊神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尊神之前与锦瑟一起时,我们在村子里见过的。”

    云火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凡人眼拙,不该看出她的神体才对。

    当然锦瑟是知道的,可以她的性子,却也不会轻易的与旁人说起。

    那男人笑道:“猜也猜的到。”

    云火顿了顿道:“何事?”

    一个凡人,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竟然这般冷静淡定,这等心思,便不一般了。

    男人挠头道:“我只是想与尊神说说话罢了。”

    云火心想,现今的凡人都这么大胆了吗?

    她摇头道:“我还有事。”

    她又摸了摸小狐狸,错开那凡人男子,便抬步向前行去。

    凡人男子连忙跟上道:“我知道尊神爱吃甜饼,便带了许多来,尊神尝一尝。”

    云火看了他手里托着的甜饼一眼。

    这男人,居然连她爱吃甜饼都知道,显然是有备而来。

    她又摇头道:“戒了。”

    他又道:“尊神居然戒了甜饼,那桂花酒总归爱喝的吧?”

    说着他又捧出一坛子新酿的桂花酒,殷勤的送了上来。

    云火道:“我不好酒。”

    她不打算与这人类男子继续纠缠。

    寻常人类与神明纠缠久了,也会改变命数的,或许这命数会很好,可也有可能很坏。

    她刚走出几步,那凡人男子突然胆大包天的就探出手向云火抓了过来。

    云火微一凝眉,蓦地避开他的手,声音也沉了几分:“放肆!”

    那男人眼见不能得逞,突然“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惨叫道:“尊神,你怎么可以打我!”

    云火:“……”

    这凡人八成脑子秀逗了。

    她拂袖刚要走,脚踝却被那男人一把给抱住,“尊神!我们已经私定终身,您怎能如此无情的将我抛弃!”

    路人纷纷围观过来,以着这些行人的秉性,不出半刻,这里便会被围个水泄不通。

    这凡人虽然放肆,但云火终究是个尊神,众目睽睽之下,显然不能将他揍一顿。

    正准备使个术法,将他定住,还未出手,便听“砰”的一声闷响,接着那凡人便飞了出去。

    云火嘴角微微一抽,蓦地抬头,却是见狐狸一脸不悦的在她身侧站定,声音不大不小道:“在本座未发飙前,都滚!”

    围观的人群无不是骇然失色,一眨眼间,周围竟然再无一个人影!

    云火抬头看了一眼狂娟的狐狸,嘴角微微的抽了抽道:“不过是个普通人类,下脚是不是重了?”

    他冷哼一声却不搭理她,抬步向前行去。

    云火觉得这狐狸有些幼稚,摆明是在帮她,却非要摆出这副目中无人的神气来。

    她微一犹豫,还是抬步跟上前,抬起手肘,碰了碰他道:“我正要去冠香楼吃些东西,你要不要去?”

    以这狐狸傲娇的性子,约莫会直接拒绝,她打算若是她说三次他都不理会的话,就自己去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