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前生缘(终章)
    该惩罚的,也是她而已,可最后害的却是大哥二哥。

    她活着一日,便会深陷这种痛苦一日,直到自己也死去。

    却不知道神死后,会变成什么。

    或者,是永远的消散了吧。

    最后的时光里,云火便靠在墓碑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不断的流逝,或许今日,或许明日,便彻底的消失在这世间了。

    在这最后的时光里,她哪也不想去,只想在这里,陪着大哥,或者死后,化成他墓前的忏悔草,永生永世,不得饶恕。

    最后的时日,云火感觉墓地来了人,她疲倦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妖狐。

    她以为自己不过是回光返照,所以才看到了他,可愣了许久后,发现他果然是在的。

    事已至此,她的身体,再承受不了更多的恨了。

    她只是疲倦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她听到他在回答:“你可还好?”

    云火道:“你觉得呢?”

    “是我不好。”他道。

    云火笑了笑,“我那一刀没能杀了你,是你的命数,没什么好说的。但你不要以为,你说一句是你不好,我便会原谅你。”

    “你随时可以杀我,我不会还手。”他的声音低低传来。

    云火笑着笑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这种结果,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我也不怪你……我靠近你,接近你,本也不过是为了博取你的信任,借机出手……这种结果,不怪你一人,你怕是也早就看的明白……”

    “我以为你对我是真的……”

    “假的!”她突然有了些力气,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泪水在她眼里滑过,“自始至终,我喜欢的,都只有大哥一人……你又算什么呢?”

    他的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

    “你不懂的,若不是为了大哥,我才不要去接近你。”她觉得心被血淋漓的剖开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好的……我唯一没有料到的是……最后信了你。”

    她抬起衣袖,擦去眼角的泪,悲伤几乎让她麻木,可眼泪却像是不会干涸。

    她雾着眼睛,喃喃道:“你不是想叱咤天下吗?现在这三界如你所愿,这天道任你更改,你满意了吧?”

    宫离澈僵硬道:“我只想要你一人。”

    云火泪水氤氲了衣襟,笑道:“你想要我,我便给你好了,完整的给你。”

    她转身,用尽所有力气,猛地向那墓碑撞去。

    “云火,不要!”

    黑暗侵蚀的最后,云火听到他的嘶喊。

    她想,这是可笑,一尊尊神,居然撞个墓碑都给撞死了。

    寻常的时候,确实是不会撞死的,可她的身体真的不行了,就算她不撞死,也会就这么直接死过去。

    她想自己既然左右是个死,便死的让他难受一些才好。

    这算是她对他的一点点复仇。

    真的让她亲手将他杀死,她这脾性,也会下不去手的吧?

    他怕永远不知道,她爱他,与对大哥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虽然不知道哪里不同,但应该是不同的吧……

    生命的火一灭,一切都会归于虚无,宫离澈,永别。

    **

    漫长的记忆,似是永远也到不了尽头。

    云锦绣从那记忆里回过神时,恍惚间,竟不知今夕何夕。

    痛苦像是要活生生的撕开心脏,钻出来一般。

    她紧抱着头,发出痛苦的惨呼。

    前尘往事,沉重如斯,却不如不记起。

    她从未想到,在宫离澈失去的记忆里,看到的竟是自己的记忆。

    那流落在华夏大陆的瘦弱女孩,不是自己的前世。

    这无极大陆受尽欺凌的废物云锦绣也不是她的前世。

    她的前世,是云火,是父神从云中炎灵中孕育的第一缕火灵。

    是天泽,地焰的小妹。

    而她的夫,是杀了自己一家的仇敌。

    有多爱,便有多痛苦,呕心泣血,似要将她生生剥开。

    多么讽刺啊,多少年后,天泽复活了,地焰也复活了,她曾经的仇人,却自此烟消云散,再无踪迹。

    所有的恩怨情仇,在她记起想起之时,都已做了个了结。

    她心底生出的小花,却染了血,染了伤,再不纯粹。

    以后无数个日日夜夜,她还如何将亡夫之仇刻在心上?

    她还如何抱着满腔愤怒,向自己的二哥举起死亡的屠刀?

    那日夜支撑着她走过来的精神支柱,顷刻间坍塌。

    她还如何活着走下去?

    云锦绣痛苦的抓紧了头发。

    发丝如墨,自苍白的关节内挤出,她发出凄切的悲哭。

    妖莲轻晃,光团点点,无数食梦兽茫然的看着那悲哭的女子,却安静异常。

    夜色如墨,月光凉白。

    妖莲将月光剪的细碎。

    天地寂静,长歌当哭。

    *

    再次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云锦绣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担心的小脸。

    那眉眼,恍如梦中往事,令她心中骤缩。

    “娘亲。”

    小小狐刚唤了她一声,云锦绣便蓦地坐起身来,一把将他抱住了。

    小小狐的小尾巴微微一翘,却未动弹,任由自己娘亲抱着。

    云锦绣埋首在他软软的颈窝内,一颗心被繁复的搅痛。

    小小狐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娘亲不怕。”

    轻轻的四个字,却触碰到了她内心的最柔软,眼泪蓦地涌了出来。

    一旁的雾雨虽然不知道自己姐姐为何要哭,但一看到她哭,她便止不住的跟着掉泪。

    雾雨的哭声,却让云锦绣缓缓的冷静了下来。

    她微微垂首,借着小小狐的衣衫蹭去了泪痕,而后坐直了身子。

    头是痛的,脑子也是乱的,今夕往夕交织,让她一度的怀疑眼前的真实。

    然亲手抱着自己的儿子,听他的温软话语,那些崩塌的东西,终究还是慢慢的筑起一座墙。

    为孩子,她终究还要活下去,不是吗?

    可谁又能想到,千万年前的恩怨,到了最后,竟然会再续前缘,还诞生了一只这样的小狐狸?

    云锦绣百感交集,微微移开目光,让自己冷静下来。

    宫离澈已去,她再抱着那些往事仇恨,也毫无意义,何况天泽地焰已然复活,当初,也是地焰亲手夺去了宫离澈的生命。

    当年的恩怨早已了结,至现在,是不是也算两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