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之梦幻想曲〕〔爱“哭”的王妃有〕〔焚天主宰〕〔乡野透视高手〕〔冷少掌中宝,甜宠〕〔大唐第一狠人〕〔王者时刻〕〔Hi,我的甜蜜娇妻〕〔相亲神〕〔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师父是神仙〕〔美漫之大盖伦〕〔美女的最强医仙〕〔盛唐高歌〕〔纪元之主〕〔仙帝归来混都市〕〔覆手天下,特工良〕〔无限气运主宰〕〔九州造化〕〔红发小妖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望乡桥
    不止司空南,还有聂羽,辰逸,慕容栎,都围聚在一起,似神情严肃的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这么多年未见,大家似乎都变了许多。

    而雾雨,自被鬼焰卷来,便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了,虽然她一直未曾提起,但定然十分想家了吧。

    云锦绣抬手揽住雾雨道:“想家吗?”

    雾雨眼眶一红,瘪着嘴道:“不想。”

    云锦绣轻抚了抚她柔软的发,叹声道:“就算说想也没关系的。”

    雾雨“哇”的一声便抱住了云锦绣的脖子,哭了出来。

    鬼市的夜,迷离着薄薄的凉雾。

    雾雨的哭声引来不少路过的行人。

    那些人驻足看了他们一眼,又摇摇头走开了。

    但凡到这桥上望乡的鬼魂,基本都会放声大哭,路人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不哭的,反倒会引起旁人的注意。

    云锦绣耐心的将雾雨安抚好,这才又看了一眼家乡的八古门和鬓发斑白的老父,心里涩意渐浓。

    如今八古门的日子怕也是不太好过,且她也未在那八古门内看到木神他们的身影,就连君轻尘和楚梦寻也不见踪影。

    便是云火曾与地焰有着那样的兄妹关系,可青帝家族对八古门下手,却是丝毫未容情。

    地焰是早认出她来的吧?

    可六道大战时,他并未将自己相认,甚至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前,杀了宫离澈。

    曾经,他还是她的二哥时,曾被宫离澈击败过,甚至,将云锦瑟的死也算到了宫离澈的头上。

    那份恨意,在云锦瑟复活后,竟然还是那么的强烈……

    虽然云锦绣早便知道,地焰诞生于晨曦,性子里,有两个极端,可这种极端,依然令人背脊生寒。

    或许,那个二哥本是如此,只是以前她没有发现罢了。

    云锦绣不由又想起亘古时,宫离澈说的那句话,她想,宫离澈应是不会骗她的,可天泽却说,当年却是宫离澈害了他与地焰。

    那个在她心里无比公正的大哥,那个因她的失误落得个尸骨分离的尊神天泽,会说谎吗?

    云锦绣觉得有些心力交瘁。

    大哥对于云火来说,是全然不同的人,他甚至比孕育她的尊神还要让她亲近。

    是大哥将云火一点点的抚养长大,玉雪山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是云火记忆深处美丽而又清澈的梦。

    云火从不会怀疑自己的大哥,她却将疑点放到了大哥身上……

    世事纷扰,真假难辨。

    若是人人皆有一双明目,该有多好?

    “名额将满,即将启程,最后一趟了啊!”

    突然,一阵吆喝声传了过来。

    云锦绣带着小小狐和雾雨走下拱桥,目光向吆喝的方向看去,却见是个面色发黑的鬼使,正在对岸上的来往行人吆喝。

    数十道鬼魂,正排着队,登上他身后的船只。

    那是一艘十分古老的廊船,船体极长,看起来很有气势,却是不知道这船,是否要驶入鬼界。

    “放开我!放开我!”

    身后,倏地传来一声急促的呼救声,接着云锦绣的身子被一把推了开来。

    她随手将小小狐和雾雨揽了过来,转身向身后看去,却是见几个身材高大的男鬼,正拖拽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那女子似极不想登上廊船,拼命的在地上挣扎着。

    然她毕竟是个女子,力气全然不能与那几个男鬼做比,即便她挣扎的厉害,可还是一点点的被向船体拖去。

    在那几个男鬼托着那女人经过云锦绣面前时,那女人突然便像是遇到了救命稻草似的,猛地抓住了云锦绣的衣角,泪水连连道:“姑娘,救我!救我啊!”

    云锦绣眼底白光闪过。

    这女人确实是个人类。

    只是不知为何,竟要被强行的拖上那艘鬼船。

    按理说,这里虽然是人鬼两界的交界点,无人管束制约,但既然鬼界与人界做生意,那么这其中,必然是有种某种平衡协定。

    可显然,这几个男鬼,根本不打算遵守这个协定。

    那女人死死的抓住云锦绣的衣角,云锦绣被她拉扯的踉跄着前行了一步。

    那几个男鬼没能将那女人扯动,恼怒的转身,盯着云锦绣怒声大喝:“滚边去!”

    说着,大手便陡然向云锦绣抽了过来。

    云锦绣微微皱了下眉,而后一偏头,避开了那男鬼的一掌,顺便拉着小小狐和雾雨,往后退了一步,亦挣开了那女人扯拽的手。

    另几个男鬼立刻将那女人按住,而出手的男鬼却扑了个空。

    他一个踉跄,身子往后退了两步,接着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

    他怒盯着云锦绣,刚要冲上来教训她两下,船上却突然传来呼喊声:“时辰到了,快上船!”

    那人这才恨恨的盯了云锦绣一眼,而后退了几步,向船上掠去。

    雾雨抓紧云锦绣的衣角,小声道:“姐姐,那个女子好可怜。”

    云锦绣缓声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雾雨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一个人类女子呀,她还是个活人呢。”

    “因为,那女人坏了鬼市的约定。”

    声音传来,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云锦绣身侧。

    那是个年纪不过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身上穿了件森白色的袍子,袍子上画满了各式各样的符文。

    那张脸倒是白白净净,宛如玉面书生,可是他手里,却执着一把长尺,尺子黑如玄铁,上面没有刻一个字。

    云锦绣目光深了几分,拉着雾雨和小小狐的手,却微微的紧了紧。

    她虽未用术眼,可却并未在这男人身上感觉到丝毫的人气,且此人的道行,似也高深莫测,令人心生警惕。

    “喂,上船吗?”

    那守船的鬼使冲着那男人大叫。

    男人一摆手道:“要上。”

    而后,他上下打量了云锦绣一眼道:“位置不多了,要不要一起?”

    云锦绣淡声道:“不用了。”

    那男人也不强求,微一颔首,便也向船上行去。

    那鬼使又等了一会,见无人再上船,这才收了船板,下令开船。

    鬼船沿着水面顺流而下,不过一会便消失在了视野。

    云锦绣未在水岸久留,带着雾雨和小小狐在鬼市逛了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颜夕江墨琛〕〔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田园萌宝:农家俏〕〔娇妻甜蜜蜜:老公〕〔踏天争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