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死路一条
    年轻男子面色一变,连忙站起身道:“诸位息怒,我的座位可以让给你们。”

    他话音还未落,便听“砰”的一声,一个硕大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他身后的船板之上。

    年轻男子只觉全身一寒,整个身子都僵直了。

    他不过是个实力低微的信使,哪里见过这等阵仗。

    人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瞬一只大手便陡然按抓住了他的头顶,将他猛地甩到了一边。

    那信使,头发原本梳理的极为整齐,却在刹那间,头发散乱,狼狈不堪。

    那出手的男人却是二话不说,直接向熟睡的小小狐抓了过来。

    只是那手还未能碰触到小小狐的身子,便被云锦绣随手抓住,她目光一冷,手腕一翻,只听“咔嚓”一声,那男人的手,瞬间折断,而后云锦绣掌心陡然涌出一股巨力,只听“砰”的一声,那人的身子陡然向窗外砸去。

    动作不过一瞬,船舱内的人却皆是站起身来。

    云锦绣冷嘲的看着那些站起来的人。

    为了对付一个孩子,还真是舍得下本啊。

    船舱外,几个鬼使跑了进来,怒声道:“你们干什么?不要弄坏了我们的船。”

    他话音还未落,便是听“砰”的一声,被靠近门的青帝家族的弟子一拳给砸在面门。

    那鬼使双眼一翻,瞬间昏厥了过去。

    其他两个鬼使,互相对视了一眼,十分知趣的拖着那昏倒的鬼使,退了出去。

    他们虽是鬼使,可也只是普通鬼使,遇到实力强大的人类,还真是难以对付。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敢与我们家族做对的,一律杀无赦!”

    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船舱尽头处传来。

    云锦绣抬睫看了一眼。

    那是个面色苍老的老者,眼睛上,还留着一条长长的刀疤,整个人老态龙钟,行将就木。

    可说出的话,却十分的强硬。

    云锦绣目光微微变幻。

    此人的实力,至少也是个武宗级别的。

    他们拿走了白魂,青帝家族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不过青帝家族这么迫切的得到白魂是要复活谁?

    老油条面色微抽道:“到头来,老夫白魂没有得到,却惹了这么厉害的敌人。闺女,这事你还是自己解决吧,我还得在鬼市混呢。”

    说着,他往一旁退了退,准备看戏。

    那信使挣扎着站起身着急道:“前辈,我们万不能如此,这位姑娘势单力薄,会被欺负的呀!”说着他又连忙看向云锦绣道:“姑娘,你别怕,我会拼了性命保护你的。”

    这么个弱女子,还带这个那般幼小的孩子,哪里会是这帮暴徒的对手?

    何况这些个人,一个比一个强悍,这姑娘定要吃大亏了。

    想到此,那信使整个的都有些绝望,这么多人,怎么打啊?

    如果这老前辈也不出手的话,这姑娘可就完了!

    老油条嘿嘿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年轻人,你还是阅历太浅了。”

    云锦绣冷淡淡的看着虎视眈眈的众人,亦知道,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她神念一动,将小小狐送入星河,而后扫平了裙上的皱褶,站起了身,刚要抬步走到走道上时,那信使便神色凝重的将她拦住:“姑娘,你终究是个女子,万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且往后躲一躲,我来对付他们。”

    他话音还未落,便觉肩膀一痛,接着人便被青族人再次给甩到了一边。

    接着那青族人上前一步,便向云锦绣冲来。

    云锦绣眼皮动也未动,神念扫出,只听“砰”的一声,那人便步了先前那人的后尘。

    又有人冲上来,云锦绣微一偏头,而后一拳砸出,只听“轰隆”一声,那人瞬间被砸翻在船板之上,然如此庞大的力量,云锦绣却控制的恰到好处,并未伤到船板分毫。

    这艘船是要坐的,毁了可就没有船可坐了。

    这鬼船与虚空船还有些不同,想要进入鬼界,怕也只有这种鬼船才被允许进入。

    又有两人冲将而来,云锦绣倏地抬起双手,一把捏住他们的头颅互相一撞,只听“砰”的一声,两人瞬间昏厥。

    利落而又暴力的打法,惊的那信使下巴都快要掉了下来。

    要不是自己的肩膀还痛,险些他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方才他还觉得这女子温温顺顺的,是个贤良淑德的好母亲,可此时此刻,他也只能觉得震惊,再生不出其他的念头了。

    云锦绣一路直行,而扑上来的青族人也越来越多。

    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冷。

    当初她为逃命,离开了人界,之后几经周折,却迟迟不能回到人界。

    对她身世完全清楚的地焰,是否也曾嘱意过他的族人,要对八古门赶尽杀绝?

    有些东西,越是想要留住,流逝的便也越快。

    云火一心想要留住的二哥,那个陪伴她长大的二哥,终于在现实的利锋下,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越来越远的极端。

    她唯一怀抱的希望是,亘古的那一场大战,她的二哥没有欺骗自己。

    他与大哥是真的被宫离澈所害。

    否则,云火对家人的信任,便成了举向宫离澈的那把血淋淋的屠刀。

    云锦绣动手越来越快,越来越狠。

    那些青族人,在如今她的面前,似全成了毫无招架之力的蝼蚁。

    站在船舱尽头的老者,脸色幽暗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女人。

    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这个女人的实力,似乎比想象的还要强悍,还有她体内涌动的力量,似乎与她眼里涌动的杀机一样的骇人。

    然转瞬,他的面上亦露出了冷冽的杀意。

    凡敢与家族作对者,只有死路一条!

    老者手里的拐杖,往地上猛地一捶,一股可怕的力量,便猛地向云锦绣面门砸去。

    云锦绣目光一深,接着神念一动,一面光镜挡在了自己面前。

    力量与光镜交织,形成一层炫目的光网,周围瞬间被那白光吞没。

    云锦绣神色微微变幻。

    这老者果然是位武宗,且实力至少在一珠高阶。

    阶别越高,阶别间的差距便也越大,就好比她以前可以越阶战斗而不败,可现在越阶对战,便有着被灭的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