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武校医〕〔妖星传〕〔鬼使神差〕〔总裁大人:你浴巾〕〔转世妖尊〕〔他是占卜师〕〔学舌〕〔东时明月〕〔召唤之最强反派〕〔英雄联盟之虫族降〕〔女娲之巫竹儿〕〔挂在树上的猴子〕〔全球有变〕〔我的微商不寻常〕〔编篡诸天〕〔盖世大掌门〕〔最后一尊魔〕〔青梅有点萌:傲娇〕〔高冷总裁的抵债新〕〔修真之人妖大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失败
    黑色的符印,在天空游走,犹如群魔乱舞一般。

    云锦绣感觉左脸颊上的符文,又开始紧绷起来。

    然那咒灵毕竟是被她给契约了,且现在,那咒灵也无法对她的魂识锦绣反压制。

    云锦绣的神念一动,左脸颊处的咒印,便被一点点的拔了出来。

    这张脸,随着咒印的肆虐,已越来越难看,即便她用乳霜和妆粉去遮,可面颊早不是普通的肌肤,再怎么遮也是没有用的。

    如果趁着契约的功夫,能将面上的咒印拔出来,再解除契约的话,倒也不枉她费尽心思契约的这一遭。

    紧绷的脸颊,随着咒印的强行拔出,也变得越来越舒缓,然那咒灵,却像濒死的鱼一般,疯狂的扑腾着。

    就在那最后一缕咒印即将被从面颊拔出之时,那魂灵却陡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猛地向云锦绣反噬过来。

    云锦绣目光微微一变,体内魂火瞬间爆涌而出,而印在那咒灵身上的龙印,也猛地爆发出强光。

    咒灵发出一声惨呼,汹涌而出的气势倏地收敛了起来,而面颊上仅剩的一缕咒印,也“啪”的一声,断裂开来。

    云锦绣也感觉神识上蓦地一松,再去看那咒灵时,却是发现,它似是又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

    云锦绣微微皱眉,抬睫看向天泽道:“失败了。”

    龙印不但没有解开,反而印的更深了。

    这咒灵恐怕也是知晓,一旦龙印解开,自己怕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只是,若是寻常,她想要解开封印的话,那些被契约的灵识,还真是无法反抗。

    可这咒灵,却能在被契约的情况下,还能挣脱她意识的束缚——或许真如天泽所说,这咒灵的力量是不断增长的,一旦它的力量成长到某种程度,自己的灵识再无法压制,自己很有可能,便会成为下一个咒怨。

    天泽目光微微幽深,过了许久方开口道:“失败了也无妨。”

    他微微抬手,目光落在云锦绣的发鬓处,缓声道:“你将这咒灵交给我,我来想办法。”

    那般温煦的语气,只叫云锦绣微有种恍惚,好似记忆深处的大哥,又回来了。

    她微微一愣神,转而抬睫道:“既然这咒灵,成了我的契约物,我自有义务来对它进行淬炼压制。”

    她查探了那咒灵的魂识,这应该是新生的咒灵,虽然是阴邪之物,可灵识却很纯粹,还未被怨恨所荼毒。

    天泽看着她道:“我不想让你冒这个风险。”

    云锦绣顿了顿,目光看向那咒灵,“你要这咒灵是做什么?”

    这里是鬼界,天泽与魔然突然出现在这里,想来不是专门来见她的。

    天泽道:“咒灵本就是不稳定因素。新的咒灵诞生,会很快的引起咒怨的注意,若是这咒灵被咒怨夺了去,那么咒怨的力量便会暴增。我们来此,正是为了将这咒灵带回去,或者封印,或者摧毁。”

    或者封印,或者摧毁?

    云锦绣觉得这种办法似乎并不妥当。

    咒怨之所以被称之为咒怨,正是因这东西乃是怨气所聚,且是诅咒的衍生物,若是强行将其封印,只会让这纯白的灵魂,也心生怨怒,最后成长为新的咒怨体。

    然即便她这样想,可自己也没有留着这咒灵的理由。

    现在的咒灵,宛如隐形炸弹,一旦出现问题,却也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若是在以往,她定然是毫不犹豫便会将这咒灵交给天泽,可这一次,却不知为何会有些犹豫。

    “我们还可以借助咒灵,来对抗咒怨!”魔然跟着插嘴。

    云锦绣身子一定:“对抗咒怨?”

    天泽目光微微一变,倏地看了魔然一眼。

    魔然刚想继续解释,却被天泽一盯,所有的话倏地梗在了喉咙里。

    云锦绣心念微动,看向天泽道:“你们是想利用这咒灵对抗那被封印的咒怨?”

    魔然不提他还有些奇怪,魔然这般一说,她反倒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

    之前天泽便让魔界去寻找魔然,是因为咒诅是魔然的妻子,可咒诅已经死了,只有想办法让她复活,才有可能解除咒怨。

    其实天泽之前也曾给她提起过,只是那时,谁也不知道,这咒诅的墓地,竟然会诞生新的咒灵。

    现在看来,有了这咒灵,即便是不复活咒诅,也能以同样的手段来对抗咒怨。

    天泽微微皱了下眉,开口道:“这只是个构想,能否真的对抗咒怨,却是个未知。”

    云锦绣沉默了片刻道:“我有一个问题。”

    天泽看着她,微顿了一下,道:“说。”

    云锦绣道:“此时的咒怨强大,还是地焰强大。”

    她的话,让天泽的面色微微有些变了。

    他微微偏首看了一眼魔然,魔然有所悟,抬手一把揪住鬼焰,抬步向外行去。

    直到他们消失,天泽方向前行了几步,缓步走到相思树下,缓声道:“你恨你二哥吗?”

    云锦绣身子一顿。

    二哥……

    这个称呼,她许久未叫了。

    当年那个让云火心心念念的二哥,已经死在了亘古,现在活着的,是青帝,是地焰,是杀了她丈夫的刽子手,却独独不再是那个二哥。

    恨吗?

    她也时常这样问自己。

    可最后她却发现,内心深处,隐隐的还是潜藏着些恨的。

    否则,她在不知不觉间,为何还在探求当年的真相?

    为何,她内心深处,还在以超越他的实力为目的?

    “不恨了。”云锦绣眼睫微微一抬,看向天泽,开口。

    以前她不理解,天泽为何要将复仇的事揽到他自己身上,之前她以为,天泽是担心她不是他的对手,可之后,她又发现,他心里怕是顾念着他们之间的兄妹情,不想让三人真的刀剑相向。

    可现在,她又发现,或者在他心里,还埋藏着更加深层的理由。

    大哥还是当年的大哥。

    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从来都不是她表面看到的那样。

    云火以前看不透他。

    现在的云锦绣依然看不透他。

    与他在一起,无论是云火,还是云锦绣,似乎都处在小心谨慎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主宰〕〔都市盘龙〕〔将军令:罪臣谋天〕〔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曾与你海誓山盟楼〕〔万年只争朝夕〕〔重生豪门:权少宠〕〔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天才萌宝,妈咪要〕〔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