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 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飞花似梦
    云锦绣目送着天泽离开,而后转身,走到相思树下。

    坟墓还坐落在那里,只是肆虐的咒印过后,那本就荒凉的坟,变得越发凄惨,便是连一株完整的草木都没有了。

    而咒诅所在的那个坟墓,却像是一截被风化的雕像一般,轻轻一碰,化成飞尘,消失不见。

    夜风一来,周围再次静谧如水。

    那些随风轻扬的水波,却像是那千万年来绵绵不止的相思,永不停歇。

    云锦绣面对着那相思树,站了许久,而后转身,原路返回。

    一直走出了一里多路,云锦绣方发现了鬼焰的踪影。

    他被惨兮兮的绑掉在树上,活像个吊死鬼。

    在树下,先前遇到的那女鬼正蹲在树下,看起来十分的惬意。

    云锦绣嘴角微抽,抬步走了过去。

    鬼焰一看到云锦绣,顿时泪流满面的大哭起来:“丫头,人家快被吊死了。”

    云锦绣看了一眼他身上捆绑的绳索。

    那绳索不是鬼界之物,而是散发着幽蓝色的魔力,不必说,是谁将鬼焰给吊上去的了。

    她绕到鬼焰身后,看到他身后的绳索,打了个死结。

    这种魔力幻化的绳索,想要摧毁或解开,还真是不容易。

    云锦绣神念一动,把魔弥祭出,化成一把牛角尖刀,让它去割那绳索。

    魔弥十分的不爽,却又无法反抗,只得凶巴巴的,向鬼焰冲了过去。

    鬼焰大叫:“人家好怕!你不要过来!”

    魔弥怎会理会它的尖叫,毫不客气的冲了上去,还未碰到那绳索,便听鬼焰“啊”的一声。

    女鬼嘲笑:“从没见过这般蠢笨的鬼!”

    “奥~~”

    魔弥每用力割一次绳索,鬼焰便发出或长或短的叫声。

    混沌忍不住吐槽:“只是割个绳索,这货怎么叫的这般**?”

    八股虚像思索道:“这叫声,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嗯啊~~”鬼焰持续惨叫。

    十头骷髅道:“你这般一说,我也觉得眼熟,难道是在猪圈?”

    魔弥暴脾气的吼道:“你给我闭嘴!”

    “嗯……好痛……人家真的好痛哦!”鬼焰可怜兮兮,血流满面。

    轮回逮着机会冷嘲:“魔弥,就算那是只鬼,那也是只柔弱的鬼,你这般粗暴,可不要将它折腾死了。”

    “咿呀……”

    魔弥猛地割了一刀,惹来鬼焰的又一声尖叫。

    那女鬼都听不下去,飘远了些。

    云锦绣面色微抽,这群稀奇古怪,一本正经的在讨论些什么?

    且魔弥只是割那绳索而已,鬼焰叫的也太过火了。

    她目光在鬼焰身上一扫,视线又落在那绳索之上,这才发现,那绳索勒的太紧,魔弥每一次割绳索,那绳索都会狠狠的在鬼焰身上划割一遍,若是**凡胎,早皮开肉绽了。

    鬼焰虽是鬼灵,可却也是有痛感的。

    云锦绣微微皱了下眉开口道:“魔弥,轻一些。”

    魔弥没好气道:“老子已经够轻了!”

    云锦绣:“……”总觉得这对话怪怪的。

    眼看着这绳索一时半会也割不完,云锦绣走到一旁,盘腿进入例行修炼。

    那厢,鬼焰又嗯嗯啊啊的开始尖叫起来。

    好在这是深夜,又是荒山野岭,纵使有些古怪的声音,也无伤大雅。

    当然……本来也没有什么大雅。

    云锦绣觉得那声音吵闹,挪的更远了点,神器们却是兴致盎然的边围观边谈天说地。

    它们兴致好,云锦绣却全无兴致,练了一会没能沉下心来,便身形一动,进了星河。

    星河内,小小狐正盘坐在星海岸,一手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它身后,长长的狐尾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地面。

    大约想什么想的入迷了,就连云锦绣进来,他都没有发觉。

    云锦绣看了一眼远处,雾靠正抱着小草,靠着黑无睡着了。

    她手里的小草,有一部分的叶子还是黑色的。

    云锦绣心里微缓,咒灵已经被契约了,再淬炼小草,想来便容易多了。

    她未走过去惊动雾雨,只抬步悄悄的走到小小狐身后,而后微微向前探了下身子,看着他。

    那小家伙正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蝶翅似的。

    要不是他身后摆动的小尾巴,云锦绣还真以为他就这么的睡着了。

    云锦绣抿唇好笑,随手扯了一缕发尾,在他的小鼻子上搔了搔。

    正闭着眼睛的某小狐倏地睁开眼睛。

    漆黑的瞳眸在那一瞬,陡的爆发出锐利的光芒,然那光芒不过一闪,他便大眼睛一眨,往上看了来。

    云锦绣冲他微微一笑道:“想什么呢?”

    说着,她蹲下身子。

    小小狐转过脑袋,看着她道:“娘亲。”

    云锦绣抬手,捏了捏它毛茸茸的小耳朵道:“出了点事,在星河里呆闷了吧?”

    小小狐道:“是有点闷。”

    云锦绣指了指雾雨,“嘘”了一声,而后将他抱起身来,抬步沿着星海岸,向吹雪谷走去。

    小小狐道:“娘亲的脸似乎好了许多。”

    云锦绣诧异道:“是么?”

    她将他放在半截树桩子上,而后掏出一面小铜镜,在另一截树桩上坐了下来。

    镜子内,还是那张平淡无奇的脸,只是左脸颊处的咒印已基本消失,只留下一些咒印的印记。

    她之前也中过咒印,自然知道,咒印解了之后,便会留下这些印记。

    不过,用不了多久,这些咒印便会跟着消失。

    看来她契约了这咒灵后,顺道也拔除了这些难看的咒印了。

    云锦绣收起镜子,看向小小狐道:“明日,娘亲带你去打咒尸,有时间吗?”

    小小狐晃了晃小尾巴道:“咒尸?就是被咒怨传染的那些个?”

    云锦绣不由笑着抬手,捏了捏他的小脸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小小狐大眼微微弯了一下,“时间倒是有的,但是娘亲要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别将我甩到星河里来。”

    云锦绣愣了愣,转而哭笑不得道:“尽量不甩。”

    小小狐敲了敲狐尾道:“只有生死存亡之时锻炼出来的力量才是最稳妥的,娘亲是希望我成长成参天大树,还是做一株难经风雨的小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