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妻攻略:夫人,〕〔地球穿越时代〕〔重生之财富美利坚〕〔帝都怪盗与异界之〕〔邪魅老公宠妻上瘾〕〔我养了个地球〕〔三神破命踏征途〕〔嫡女惊天下〕〔校霸的独宠:小甜〕〔重生福气甜蜜妻〕〔重生八零小妆娘:〕〔萌妃驾到:王爷,〕〔七零甜蜜蜜:小娇〕〔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神寓之言〕〔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我从不骗人〕〔进球万岁〕〔环城术士〕〔精灵聊天群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蹊跷
    云锦绣掌心一握,那阵线瞬间引发雷暴,只听“轰隆”几声,阵线内的纳兰由“啊”的惨叫起来!

    “怎么回事!”远处,纳兰盛脸色有些难看。

    这云锦绣的气息虽然有些邪门,可终归不过是个武宗级的高手罢了,比起整整高他一个阶的纳兰由来说,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到了这个等级,每一阶之间的实力,都是巨大的,越级战斗,不是没有,可能在这种等级下,还能越整整一阶,就不是可怕,而是恐怖了!

    随着雷暴的声响,纳兰由大吼起来。

    雷电交织,将他的身体打的皮开肉绽。

    焦糊的气味飘散开来。

    云锦绣却并不好受。

    她与这纳兰由的实力实在差距太大,而纳兰由虽然不能在魂力上将她压制,可他的武体力量,却是要比她强上太多。

    这阵线在那种力量下,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这个念头几乎是刚一落下,便是听“砰”的一声,纳兰由冲出了阵线的围困,全身是血的冲了出来。

    暴怒让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他抬手,掌心内,一根长矛在他的掌心凝聚,随着体内武力的暴涨,长矛发出一声长吟,隐隐间,竟似要活过来一般。

    看到长矛祭出,青族众人发出低呼:“是浑天矛,由长老真的怒了!”

    纳兰由亦发出疯狂的狞笑声,他勉强的睁开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云锦绣道:“孽畜!今日老夫必要将你斩杀矛下!拿命来!”

    他一声大喝,长矛一挥,猛地向云锦绣冲了来。

    云锦绣不敢大意,一抬手,造型奇特的古剑瞬间出现在掌心。

    她眸光一抬,眼底白光大作,她身形骤然消失,下一瞬,已然逼至纳兰由面门。

    一矛一剑在虚空交击在一起,只听“锵”的一声,恐怖的力量骤然炸开。

    虚空在那力量之下犹如掀起了巨浪,远处的青族人险些站不住,面色俱是大变,纷纷后撤。

    纳兰由头发散乱,目呲欲裂的恨盯着云锦绣,手中的长矛因被灌注了巨大的力量而逼迫着云锦绣的剑刃缓缓的下压。

    手中的古剑一点点的往下沉,云锦绣目光微变,想要将古剑扯回。

    然古剑的剑刃却像是胶凝在那长矛上一般,根本拉扯不动。

    看着纳兰由疯狂的狞笑,云锦绣的面色也变得阴狠起来。

    她体内的魂火陡然涌出。

    这火焰经过玲珑塔的历练,早已不同以往,其破坏力,更是今非昔比。

    纳兰由纵使练至武尊,却也无法承受这般的高温。

    他的身形快速的暴退,压在云锦绣剑上的力量,亦是一松,云锦绣借着这反弹之力,猛地向着他暴冲而去。

    她必须要速战速决,来迎接那个屠杀了八古门的真正刽子手!

    今日,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让青族血债血偿!

    纳兰由脸色抽搐。

    这小贱人的每一次攻击,都像是早有预谋般,没有任何的停歇。

    他刚被那魂火灼过,却是连口气都来不及喘,她便已然冲至。

    看着那陡然逼近的火剑,纳兰由瞳孔倏地一缩,刚要怒骂,那火剑便已然刺入他的身体。

    “啊!”

    纳兰由发出一声嘶喊,而后猛地拍出一掌。

    雄浑的掌力,逼迫着云锦绣的身子骤然暴退。

    古剑被云锦绣一并带走,剑刃带起一串的血花,云锦绣连退数次,才将纳兰由砸来的力量完全的避开。

    她抬起眼睫,白皙的肌肤上,沾了一滴鲜血,艳丽的惊人。

    “由长老!”几个青族人连忙跑了过来。

    纳兰由的脸色不断的扭曲着,他阴森的盯着云锦绣,可渐渐的目光开始变得古怪了。

    “由长老,您没事吧?”那几个青族人担忧的开口。

    纳兰由脸色变了又变,却只摇了摇头。

    “纳兰由,你若不能再战,便下去歇着吧。”看纳兰由情况不对,纳兰盛不由沉声开口。

    方才那一剑虽然狠辣,可以纳兰由的实力,最多也只是受些轻伤而已,可纳兰由却像是被那一剑给刺傻了般。

    现在还只是云锦绣一人出手,便已踩了青族的颜面,这种事,如何能忍!

    纳兰由捂着肩膀,却未继续作战,只沉声道:“是。”

    他话音一落,便转身回了青族的队伍,沉默着一言不发。

    远处,君轻尘目光微微变了一下。

    那个青族长老的表现着实奇怪,以着他的实力与傲气,主动认输显然不太可能,可事实是,他似乎又退缩了。

    君轻尘转身看向云画儿,温声道:“姑娘,得罪了。”

    他抬袖,力量轻轻一卷,云画儿的身子便直接被卷起,被君轻尘直接带到了云锦绣身后。

    那厢,楚梦寻也将冷非墨带了过来。

    云画儿因惊吓,早已手脚虚软,一靠近云锦绣,立时扑了过去,抱住她哭了起来。

    云锦绣身上还有那纳兰由溅的血,突然被云画儿抱住,云锦绣身子僵了一下,而后散了手中的古剑,这才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云画儿的后背道:“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再出事了。”

    云画儿孩子似的,哭的越发厉害了。

    云锦绣却是目光一缓,转而看向冷非墨。

    说起来,她与冷非墨实在是很久未见了。

    自她离开出云,这些年来,辗转于各处,许多人,许多事,实在没有什么精力顾及。

    她眼睫轻眨了一下,缓声道:“好久不见。”

    冷非墨看着她,心情是极端复杂的。

    她越来越强大了,无论别人怎么发足狂奔,似乎都不能将她追赶上。

    当年出云的那个人人耻笑的小女孩,却成长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

    虽然他以前便被她惊艳过,可每一次相遇,都能彻底的刷新他的认识。

    冷非墨道:“是很久未见了,这一次,多亏了你们及时赶到。”

    再多的自信,在有些人面前,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什么皇权,什么皇位,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成了令人耻笑的笑话。

    云锦绣道:“这里的事,我们会来解决,你与画儿,先去八古门休息,里面自会有人照顾你们。”

    现在却不是闲话家常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