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抢个女老板做老婆〕〔晚明之文韬密旨〕〔重生之至尊学生〕〔落跑萌妻:沈先生〕〔中南海保镖〕〔豪宠天外妻:影后〕〔江山为聘,皇女倾〕〔战国大召唤〕〔女皇陛下请饶命!〕〔圈禁宠爱:大祭司〕〔重生八零:媳妇有〕〔倾世宠妃:捡个王〕〔成长华年〕〔极品小神医〕〔一吻定情:总裁老〕〔最燃宠婚:军少深〕〔书穿小炮灰逆袭记〕〔特警老公么么哒〕〔寒门兵哥与学霸妻〕〔随身超市:农家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玉雪山之战(七)
    鲜血顿涌,云锦绣只觉自己的肩骨都在那一刻裂开了一般。

    轮回境倏地松散了一下,君轻尘倏地回头,待看到云锦绣身后出现的身影时,心神稍稍波动了一下,便被对手逮着了机会,一掌拍在了胸口。

    君轻尘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唇角也溢出血迹来。

    以前不知这九州大陆,竟然还隐藏着如此多的高手,这些各大家族汇聚的,甚至有六珠的尊者。

    这些强者本该是一州德高望重的存在,可此刻却皆成了青族作乱的饿狼。

    云锦绣喝了一句:“专心作战!”

    她咬了咬牙,魂力骤然汹涌,猛地向身后的人砸了过去。

    身后人瞬间躲避,那砍在云锦绣肩头的剑也跟着拔了出来。

    更多的鲜血涌了出来,云锦绣只觉头脑晕眩,整个左臂都几乎抬不起来了。

    她踉跄转身,捂着肩膀,看向站在身后的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司音,目光一下子变凉了。

    司音后退几步,看着云锦绣冷笑道:“贱人!到了现在竟还敢胡乱勾引男人!”

    云锦绣默默的运行着医诀,可肩头的伤口,却深入骨头,且丝丝缕缕的阴寒气息不断的渗入骨髓,使她的手臂,都变得僵硬起来。

    云锦绣目光在她的剑上扫过。

    尸界的武器她没见过,但这其间肯定是带了本界的力量的。

    感觉手臂越来越僵硬,云锦绣引着魂火,向肩膀处围聚,来防止尸气四散。

    “你想如何?”

    云锦绣冷着声音开口。

    司音敌视她由来已久,说到底还是因宫离澈的关系。

    只是昔年司音虽然高傲,可却终究自持身份,不屑于处处使阴招。

    可现在,她站在那里,像极了一个内心充满怨毒和戾气的怨妇。

    云锦绣的话,只四个字,却让司音疯了似的尖叫:“我想如何?云锦绣,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她手中的长剑明晃晃的,就再次向云锦绣刺了过来。

    云锦绣身子微微一闪,便避开了她的攻击,而后足尖在地面一踢,一颗石子,直接飚飞了出去,正撞在她抓着剑的手腕上。

    司音吃痛,下意识的丢开了手中的长剑,抓住了手臂。

    云锦绣神念一动,那长剑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拾起,直对着司音的面门。

    司音蓦地退了一步,转而冷笑起来:“云锦绣,你中了尸气,日后,除非你不动用武力,否则便只有被尸化的下场。那种结果,你也不想看到吧?”

    云锦绣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各界她都走了一通,也确实完美的将各界的力量融合,却独独的没有引尸气入体的打算。

    一来,那尸气对人体没有丁点的好处,反而会破坏原本的身体经脉。

    二来,那尸气也与各界的力量相悖,据说尸气是通过吸食腐尸所凝聚的,是彻彻底底的与正统力量相悖的。

    各界力量虽有差别,但对灵气都不排斥,可尸气却独独例外。

    而尸界力量的传承,是真正的金字塔式。

    尸皇拥有着最纯正的血脉,也拥有着最至高无上的力量。

    他通过与人交合来孕育下一代,但下一代的力量若是普通的尸人,力量便会低于尸皇。

    其下一代再通过交合,来创造实力更低于自己的下一代,以此类推。

    是以在尸界,皇室血统,尤其是纯血极其高贵。

    也便是说,地位越低,拥有的力量便越小。

    更别说司音用的这把剑了,以不知身份的尸血铸造的剑,纵使有一些尸气,但也不能被她所用,否则只会成为自己力量的绊脚石,甚至有可能将她的实力完全拉低。

    恐怕司音早就有这个打算,所以才会寻机伤她。

    云锦绣眼睛内闪过清寒的微光。

    司音笑道:“那种结果很可怜的,小贱人,你若是有志气,便自刎当场!”

    她就是想让她死。

    既然她杀不了她,那就让她自杀好了!

    “宫离澈已经去了。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爱他吗?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司音的面色有些扭曲。

    云锦绣目光扫了一眼手臂,却见整条手臂都变成了苍白的色泽,好似失去了生机。

    她就算不回头,也知道君轻尘厮杀的艰难,那些防御阵,岌岌可危,一旦破碎,轻尘便危险了!

    云锦绣冷冷的看着司音,声音带着嘲弄:“就算宫离澈活着,你也不会得到什么。”

    她以前从不愿拿她和他之间的感情,做为与人斗争的砝码。

    她觉得,这世界虽然复杂,可至少他们的感情是纯粹的。

    自始至终,他爱她,她也爱他,他们之间,她不愿掺杂任何的杂质。

    可他们依然无法左右别人的感情。

    无论是单纯的,还是疯狂的。

    但有些时候,有些话,却是该说得说。

    司音脸色倏地狰狞:“如果没有你,我会得到很多!”

    云锦绣冷声道:“即便没有我,他也不会属于你,从头到尾,都是你在一厢情愿罢了。”

    她吐出的气息,都弥漫了一层寒气。

    她本就虚弱的身子,更因司音这背后一刀,雪上加霜。

    “你闭嘴!”司音尖叫。

    她越是尖叫,云锦绣越是冷静。

    她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戾气伤人,也伤己,你满心仇恨,自甘堕落,早已入魔,你这样的女人,六界之内,数不胜数,再也不是独一无二的九天神女了。”

    司音因怒火,气的身体直哆嗦。

    她紧咬着牙关道:“你比我又好到哪里去?你水性杨花,勾三搭四,又与多少男人纠缠不休?呵!云锦绣,你就是个贱人罢了!你干的那些事,比我还龌龊!我不配拥有,你更不配!”

    云锦绣丝毫不被她的话左右,面上始终水波无惊。

    她做过那些事,做错那些事,她都心里清楚,没有什么心虚的。

    “那又如何呢?”云锦绣目光看着她,“我们曾在吹雪谷拜过堂,明月为媒,清风为证,生生世世,结为夫妻。配或者不配,岂是你能说了算的?”

    司音倏地尖叫起来,“生生世世,那你便陪着他去做一对鬼夫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未来武道修练网〕〔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爱你,如灿烂烟花〕〔不正经修真〕〔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升维之旅〕〔颜夕江墨琛〕〔逆流2004〕〔无敌丹神纵横仙界〕〔踏天争仙〕〔我有一张沾沾卡〕〔女配的另一种打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