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下落
    “卧槽!百宝盒是老子的!屎盆!你丫不许跟老子抢!”

    猪九一把抱住屎盆,猪蹄子便往屎盆肚子里探。

    屎盆受不得痒,爆笑怒骂,不过眨眼间,便扭打成了一团。

    云锦绣未管它们,感应了下飞虫的位置,便出了院门。

    院外人声鼎沸,挤满了人头。

    云锦绣方一出现,那嘈杂的声音立刻消失了。

    众人的视线,无不盯落在云锦绣身上,过了好一会,方有人大喊:“是云锦绣!云锦绣出现了!”

    那声音惊雷似的,一下子炸了锅,众人潮水一般,猛地向云锦绣涌了过来。

    云锦绣不知这些人聚在这里是个什么意思,不由皱了下眉头。

    她神念一动,身形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在人群之后,见无人堵截,这才抬步向前行去。

    关于冷非墨的消息,飞虫很快给了回馈,云锦绣跟着飞虫的行迹,转过了几个路口,最后步子方在一座花楼前停下。

    云锦绣微有些无言。

    云画儿在家担心成那般,冷非墨却独自一人,来逛花楼了么?

    然那几只飞虫一直在这里盘桓,云锦绣微顿了下身子,还是向花楼内行去。

    方一踏进楼阁,一个满面粉妆的老鸨便笑着迎了过来:“哎呀!锦绣姑娘总算是来了,房间都给您准备好了,快些请吧!”

    云锦绣眸光微动:“你怎知我要来?”

    老鸨一怔道:“咦?难道不是姑娘在此约了人吗?”

    云锦绣觉得古怪,心里也多了几分的防备,淡声道:“带路吧。”

    她已经感知到了冷非墨的气息,可显然,这场“鸿门宴”并非冷非墨的安排。

    对方应也不怕她猜到这是场鸿门宴,左右她是会来的。

    云锦绣敛了气息,默不作声的跟着老鸨向二楼行去。

    周围热闹的很,打扮风流的女子,嬉笑着迎合着她们的客人,几乎每个房间,都有琴瑟吟哦之声传来,且毫不避讳。

    对方选在这种风流堕落之地,果然也不安什么好心。

    老鸨摇着臀,带着她一直走到一个房间前方停了下来,转脸对着云锦绣笑的灿烂:“锦绣姑娘有什么吩咐只管唤一声,咱们虽是个花楼,可再怎样也不会亏待了姑娘。”

    云锦绣微微颔首,未与那老鸨多言,便抬手,一把推开了房门。

    这房间比她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房间,都要华丽,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落脚无声。

    桌案的香炉里,还焚着一炉好香。

    那香味极腻,轻轻一嗅,便觉整个人的神经都下意识的松懈下来。

    房间内没有人,可奇怪的是,她方才感知到的冷非墨的气息,确实是从这个房间传出去的。

    云锦绣步子在桌案前方一站定,便是听“啪”的一声,房门便倏地关了起来。

    云锦绣眼睫微动,偏首看了一眼房门,接着一道温凉的气息突然自身侧传来。

    她心头一惊,脚下步子一转,猛地横移三步,却也在下一刻,看清了身后的人。

    云锦绣眉心倏地皱起一道浅浅的褶,冷冷开口:“冥决,又是你!”

    虽然之前有那么一瞬间的念头,可却也没想到这个人,这般的阴魂不散!

    他应是刚刚沐浴过,全身都散发着一股香气。

    那味道并不难闻,与这房间内的香气,似乎完美融合在一起。

    他的发丝披散在身后,松垮的衣袍未系,露着大片的胸膛。

    那胸膛上,还有一个手掌大小的掌印,微微的泛着淤青。

    见她躲开,冥决未追,一扫衣袍,在宽椅上坐了下来。

    那本就松散的衣袍,被这个坐姿撑开,露出更大片的胸脯。

    平心而论,以着冥决的姿色,寻常女子,对他怕真是难以抗拒。

    只可惜,云锦绣太了解这个人了,对于他的厌恶,也到了连掩饰都不愿掩饰的地步。

    她站直了身子,冷淡的看着他道:“冷非墨在哪里?”

    冥决勾了下唇角,双手撑在椅背上,邪邪道:“本殿以为,除了妖狐,你不会再关心别的男人。”

    “少废话!人交出来,有什么事,冲我来!”

    不用她深想,也知道这冥决,绝对没有什么正经事!

    冥决道:“交人可以,可你今晚必须留下来陪我。”

    他说的坦然,好像笃定了云锦绣一定会答应一般。

    云锦绣淡声道:“好,我答应你。”

    冥决意外的挑了下眉:“这么爽快?”

    云锦绣冷嘲:“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冥决倏地出现在她面前,目光微有些炽热的看着她:“本殿就喜欢你这般爽快,可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否则,大家都不好看。”

    不知是不是她靠的太近的缘故,那香气更加的浓郁了些。

    云锦绣淡声道:“人呢?先交出来。”

    冥决突然抬手,身子向前倾了倾。

    云锦绣下意识的后退,可身后正是桌子,被他的双臂正好困在其内。

    云锦绣神念一动,魂火倏地自体内涌出。

    炽热的温度,迫使冥决倏地后退了几步。

    云锦绣随手拉了椅子坐了下来,目光看向冥决道:“冥决,放了人,什么都好说,否则,便没有说的必要了。”

    云锦绣清楚,与这个人,讲道理是没什么用的,要么硬碰硬,要么做交易。

    比起硬碰硬,想来这位殿下,更喜欢做交易。

    冥决邪笑道:“放人可以,可在那之前,本殿有几句话要说。”

    云锦绣平静道:“说吧。”

    “妖狐或许未死。”

    云锦绣一时没回过神,目光看向他:“什么?”

    冥决道:“放了那个男人,以及知晓妖狐的下落,二选一。”

    云锦绣的目光变幻着。

    这个消息,无疑是惊人的,可同时也是有着极大的虚假性的。

    宫离澈魂魄散尽,便是织魂灯也已无力回天,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这句话,若是换成旁人来说,她或许会信个三分,可从冥决口中说出来,却没有半分的可信价值了。

    似看出了云锦绣的想法,冥决浑不在意道:“信不信由你,一念之差,或许那妖狐便再也回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