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帝皇〕〔一见朗少误终身〕〔霸道老公宠入骨〕〔一亿宠妻:总裁轻〕〔婚途有坑:爹地假〕〔娇妃难宠:太子乖〕〔爱若寒风私语〕〔他的心上香〕〔重生农女:赚钱复〕〔无敌从摸鬼开始〕〔我的梦可以卖钱〕〔宠妻成瘾:陆少的〕〔重生军医:厉少的〕〔学霸聊天群〕〔卡牌大明星〕〔医门宗师〕〔我的世界编辑器〕〔奶爸的修真人生〕〔最强婚宠:蜜爱狂〕〔一夜沉沦:调教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适得其反
    冥决身子一震,倏地回头,却见那本该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儿,此时却站在他身后,正冷眼看着他。

    他身子一顿,看向身下,却见身下躺着的,居然只是半截木桩子。

    冥决面色抽搐,而后微微抬起手:“云锦绣,跟本殿睡一觉,就那么难吗?”

    云锦绣眼底杀意涌动。

    也只有这混账,能将这种事,说的这么大言不惭!

    “本殿的技术,绝对比妖狐好。”他微微偏头,十分自信的开口,可头还未扭过去,一道锋芒已然滑过他的面颊。

    暗色的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冥决目光幽深了一些,“不上床,难道你要本殿这么守着你看一整夜?”

    云锦绣冷声道:“我也正想寻个好机会,与殿下共度慢慢长夜。”

    冥决察觉到一丝不对,刚想反应,下一瞬,云锦绣的身子倏地后退了几步。

    冥决刚想跟上前去,却倏地被一道光线给挡了回去。

    他看了一眼周围,光线不知何时,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正将他困在其内。

    “云锦绣,你想干什么?”

    这光线不是普通的阵线,是规则线。

    而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破开规则的束缚!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掌握规则的,但棘手是无疑的。

    他话音一落,房门便被推开了。

    鬼烈微微凝眉:“云锦绣,你在这里干什么?”

    云锦绣淡声道:“看戏。”

    鬼烈看了一眼被困的冥决,“看戏?”

    云锦绣“嗯”了一声:“你在这里干什么?”

    “男人来这种地方,你说能干什么?”门外传来懒散的声音,接着魔翎也探身进来,看到被困着的冥决,魔翎幸灾乐祸道:“呦,殿下这是演的哪一出?画地为牢吗?”

    冥决察觉到一丝不安。

    今晚,他对云锦绣,势在必得,可却忽略了她的规则之力,何况,他随着这群混蛋的出现,他体内的浴火不但未消,反而越发旺盛了。

    对于这房间内的迷香,他是有分寸的,便是再浓一些,也不会到让他不可控的地步。

    可现在,那种焚身之感,密密麻麻,爬满了全身,以至于他的肌肤都微微的有些发红,恨不能当场找人解决。

    鬼烈和魔翎倒也不客气,直接落座。

    云锦绣目光闪了一下,却也未赶这两人,只拍了拍手,将那老鸨唤来,耳语了一阵,随后将一袋金币放在她手里,方开口道:“去办吧。”

    老鸨见钱眼开,欢天喜地的便跑了下去。

    魔翎不由笑道:“我们小锦绣,何时也会戏耍人了?”

    鬼烈冷哼:“她何时不会戏耍人了?”

    魔翎摸了摸下巴:“看来鬼王已经切身的领教到了。”

    鬼烈冷嘲:“本王至少未将她当做金帛。”

    魔翎笑道:“我现在总算是能体会到妖狐的心情了,面对这么一个狠人,心怎么能不乱呢?”

    像他和冥决这种乱花从中过的人,面对云锦绣,也不由跟着动了心思。

    行话说的好,吃不到的美味才是极致的美味。

    只是他还知道轻重,冥决压根色胆包天,分不清轻重了。

    他话音刚落,便被火烧了屁股,一下子跳了起来。

    云锦绣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接着便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接着便见十数名衣着暴露的貌美女子,莺莺燕燕的拥了进来。

    魔翎一见不由笑了:“果然是有好戏看啊。”

    鬼烈却嘴角微抽,这些穿着暴露的女人!

    本就浴火焚身的冥决,在看到如此多的白花花的肉时,整张脸都黑了。

    他总算是明白云锦绣想干什么了。

    这女人怕是早已察觉了这空气里的迷香,在他面颊的伤口处,怕也下了一些类似迷香的毒,致使他现在浴火攻心,几乎把控不住。

    现在她叫来如此多衣着暴露的女人载歌载舞,无非就是让他这种折磨越发猛烈罢了。

    什么癖好!

    一群女人猛地看到如此高颜值的男人们,无不是发了春般的娇唤起来。

    老鸨满脸笑容道:“锦绣姑娘,您可还满意?”

    云锦绣微微皱了下眉道:“跳起来吧。”大约她太冷情,总觉得这些女人还不够诱惑。

    既然冥决喜欢精虫上脑,那就让他好好的享受这一番狂欢吧。

    她今日,倒有时间陪他狂欢。

    老鸨一听,立刻鼓掌道:“姑娘们,将你们的真功夫拿出来!”

    那些妖艳的女人们立刻舞动起来。

    她们身形如蛇,极尽媚态,任何一个男人看了,怕都会心猿意马,更别说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冥决了。

    随着那毒素的扩散,冥决感觉血脉都喷张起来。

    他本就是个在**上丝毫不加控制的人,眼下这情形,简直是对他精神和**的双重摧残。

    “云锦绣,你……”冥决双目通红的凝盯着那个女人。

    若他现在自由,才不管这里有人没人,他定要将她就地解决!

    云锦绣淡声道:“殿下中的是合欢散,此药本是普通迷药,可我另加了些仙品级的至阳药草,效力可持续半月以上,殿下好好享受。”

    半月以上?

    冥决几乎吐血。

    云锦绣轻轻拂袖站起身。

    冥决立时咬牙:“你去哪儿?”

    云锦绣道:“诸位尽情欣赏,我伤势未愈,还需闭关。”

    冥决面色抽搐:“你还要闭关!”

    若这女人闭关一年半载,自己岂不是要在这里被关个一年半载?

    云锦绣眼睫微抬道:“殿下不必担心药力退散,每隔半月,我会出来补一次,确保殿下尽兴。”

    她话音一落,不止冥决,连魔翎都笑的有些不自然来。

    以前只知道这女人心黑手辣,却没想到摧残起人来,简直变态一般。

    什么不好摧残,居然用这种手段来摧残。

    寻常女人,谁干的出来啊!

    鬼烈一脸冷嘲,比起他对她的认知来,这种程度,简直九牛一毛!

    难道更值得他们堤防的,不是那个规则线吗?

    除了亘古时代的尊神,他还未听闻哪个普通人类,可以操纵规则线的!

    “云锦绣,你别胡来!”冥决整张脸都充血了。

    浴火之下,他连声音都没什么力度了。

    云锦绣冷淡道:“从始至终胡来的不都是殿下吗?来而不往非礼也,殿下便当这是我的小小回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