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召唤师:凤倾〕〔重生影后:娇妻别〕〔阴王妻〕〔神医妙相〕〔暖婚似火:顾少,〕〔帝凰空间之魔妃归〕〔都市修真妖孽〕〔邪王,你家皇后要〕〔帝国第一宠婚:甜〕〔重生霸道俏总裁〕〔机牌传说〕〔重生九八:全能女〕〔影视世界的律师〕〔绝天武神〕〔快穿之炮灰的开挂〕〔我的师父是神仙〕〔全球无限战场〕〔相医战纪〕〔无限气运主宰〕〔重生之修仙兵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妖狐泪
    云锦绣酒量不好,只小抿了一口,便出了星河。

    她当然不能真的闭关,毕竟如此折磨冥决,也是为了从他那里得到宫离澈的信息。

    只是此时的房间,委实不像个风月之地,满目的狼藉下,那些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们却各个吐血倒地,惨叫连连。

    云锦绣微微皱了下眉,目光看向规则线。

    一向风流邪魅的尸界殿下,此刻却像是发了狂的豹子,一双眼睛血红的像是滴出血来,恐怖的气息在他周围弥漫着,若非魔翎祭出界来护住这个房间,莫说这里,恐怕整个中州,都完了。

    看到云锦绣,冥决一把抓住规则线,双目嗜血,幽幽的盯凝着她。

    那张原本俊气至极的容颜,此刻却布满了暗红色的“线”。

    那显然不是普通的线,而是绷起的筋脉,怕是血气旺盛到了极点,才会变成这般个模样。

    冥决张了张嘴,可却没能发出声音来。

    看戏看到尽兴的魔翎将扇子一敲掌心道:“看来殿下的嗓子烧坏了,小锦绣,我看,这玩笑,差不多就行了。”

    否则,这冥决真憋出个好歹来,尸界的那些老家伙非疯了不可。

    云锦绣缓步的走到规则线外,目光平静的迎着他血红的眸子,微一停顿,开口道:“现在,殿下可愿与我做个交易了?”

    冥决的眼神几乎要杀了她似的,死死将她盯着。

    云锦绣觉得这般眼神,总比之前的眼神好。

    “我也希望殿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固然我因司音偷袭,伤了手臂,中了尸气,但毕竟也只是尸气而已。”

    她抬手,轻抚了下手臂,淡声道:“当年,为了化掉殿下在我手臂留下的精血,我尝试了许多办法,甚至引着魂火入体焚烧。烧的厉害的时候,这条手臂血肉尽毁,白骨可见。精血尚可能化去,又何况是这丁点尸气?”

    冥决的瞳孔微微的变幻着。

    云锦绣微微扯了下唇角:“三界未化生六界之时,尸人还不过是地界的一个小小分支,六界化生后,尸界自成一脉,便当真以为,可以无法无天了?”

    说到底,现在的她掌握了地界的规则。

    虽然那地界的规则,乃是当年的云火所构建,如今的自己,无法用出十成的力量,可困住眼前的人,还是不难的。

    “我知道殿下是个不怕死的,可风流一世,最后却死于饥渴,岂不是很没面子?”她声音微轻,听不出丝毫的威胁之意,可却让冥决的脸色变得越发抽搐了。

    云锦绣抬手,摊开掌心,一枚圆圆的丹药出现在手上。

    “若殿下诚意合作,那么此丹用下,百病全消,殿下大可以继续做自己的风流殿下,尽享鱼水之欢。可若是殿下拒绝……”

    她话音微微停顿,视线看着他:“死倒是死不了,但殿下你,大约会从此不举了。”

    一句话说出来,魔翎也好,鬼烈也罢,无不是面色抽搐起来。

    这女人!

    这黑心的女人!

    而冥决双目暴睁,神念都带着杀气的砸来:云锦绣!你真敢!

    云锦绣道:“这世上,有胆量的,不止殿下一人。”

    冥决咬牙切齿:你可知后果!

    云锦绣淡声道:“殿下都不计后果,最多两败俱伤。”

    冥决握紧了拳头:你究竟想怎样!

    云锦绣蓦地抬起眼睫,神念扫了过去:宫离澈在哪?

    冥决鼻端里“哼”了一声,过了许久方扫过神念来:妖狐泪。

    云锦绣微微的眯起眼睛:妖狐泪?

    冥决目光看向丹药:解药拿来。

    云锦绣目光一闪,而后抬手一捏,那丹药瞬间碎成两半。

    她手指一弹,其中一半直接飞向冥决。

    冥决实在是难受到了极点。

    他自出生,便未在身体上委屈过自己,可这一次,岂止是委屈,简直是摧残!

    他倏地抬手一把将那半粒丹药抓住,吞了下去。

    如火的煎熬,也随之一并退去。

    他身体倏地一松,坐了下去。

    云锦绣冷淡道:“告诉我,在谁手里。”

    冥决抬起眼睛看她,接着一声嗤笑:“在鬼背山时,你遇到了谁?”

    虽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却让云锦绣全身都寒凉了下去。

    她目光微微一颤:“你的话可当真?”

    冥决勾着唇角道:“信不信由你。”

    他话音方落,云锦绣转身便向外掠去。

    鬼烈被两人一会对话,一会神念对峙搞得云里雾里,还未猜透他们说的是什么,便见云锦绣向外冲去。

    他皱了下眉:“云锦绣,你去哪?”

    然他的话音还未落,云锦绣的身影便已消失。

    魔翎的目光,亦多了几分的意味深长。

    *

    神界。

    含光殿。

    氤氲的泉水冒着白蒙蒙的雾气,几名宫娥低垂着眼睛,小声道:“尊神,可还需要服侍?”

    天泽淡声道:“都下去吧。”

    几名宫娥低低的应了一声,却是头也不敢抬,便悄悄的退出门去。

    房门轻轻关上,天泽这才褪了外袍,下了温泉。

    洁白的衣衫,被泉水一点点的湿透,连带着发丝,也一点点的凝结在了一起。

    他刚要坐下身子,便听门外传来宫娥的尖叫声。

    他目光微微一顿,微微偏头,接着便听“砰”的一声,殿门被直接踹了开来。

    那个于他而言,很久不见的人,突然的便从天而降一般,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

    天泽眼底滑过一丝意外,而后视线落在她面上:“有事?”

    云锦绣只觉嗓子眼有些痛。

    即便是有着石胎折叠了空间,可她这一路狂奔,却紧绷的连呼吸都要断开了似的。

    她手指缩紧,开口道:“宫离澈在哪?”

    天泽目光微垂了一下,而后抬起:“逝去之人,早已散归天地,如何能寻?”

    云锦绣道:“还有一滴妖狐泪,在你手里,是也不是?”

    她感觉身子在微微的发抖。

    当年父神碾碎了云锦瑟的魂识,必然有一缕,是被地焰藏了去,否则,纵使地焰有着通天的本事,也觉不可能复活灵魂俱散的云锦瑟。

    宫离澈是消散了,可只要一丝灵识,他都有复生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解忧医馆〕〔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