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之梦幻想曲〕〔爱“哭”的王妃有〕〔焚天主宰〕〔乡野透视高手〕〔冷少掌中宝,甜宠〕〔大唐第一狠人〕〔王者时刻〕〔Hi,我的甜蜜娇妻〕〔相亲神〕〔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师父是神仙〕〔美漫之大盖伦〕〔美女的最强医仙〕〔盛唐高歌〕〔纪元之主〕〔仙帝归来混都市〕〔覆手天下,特工良〕〔无限气运主宰〕〔九州造化〕〔红发小妖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镜花水月
    陈夕瑶皱眉:“寻常之人,便是你们曾祖还说我们是贵客,怎得这会到你口里,我们便成了寻常之人了。”

    鲁大牛被堵的张口结舌。

    陈夕瑶绕过他,抬步便要向前行去,却在这时听到君轻尘的声音传来:“便不打扰前辈清修了。”

    陈夕瑶顺着声音看去,却正见君轻尘正与那曾祖行礼。

    夏沐依然笑的尴尬:“我自诩年轻,你一声声的前辈,反倒是将我唤的老成了。”

    说着,他目光向陈夕瑶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但陈夕瑶感觉的到,那曾祖的眼神并未落在她身上,而是看向了她身后的云锦瑟。

    陈夕瑶觉得古怪极了。

    这个曾祖,莫不是个目中无人的?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锦绣的朋友,既然来了,他也不该连个基本礼数都没有。

    除了轻尘和锦瑟外,她和楚梦寻,都未被他看上一眼。

    陈夕瑶抬步走了过去开口道:“前辈可知何为好客之道?”

    夏沐一顿,这才将目光落在陈夕瑶身上。

    如水的眸子里敛了几分温和的笑意:“陈姑娘是在指责我不够好客吗?”

    陈夕瑶本想讽刺他几句,却未料他坦坦然的便承认了,不由语塞了一下,蹙眉道:“你知道就好。”

    君轻尘刚想拦着陈夕瑶,夏沐便摆了摆手,笑道:“我这陋室平日倒真是没有什么人来,一时反倒是将几位怠慢了。”

    他看了一眼鲁大牛道:“去将我在竹园酿的新酒搬来,给几位贵客赔礼。”

    说着,他抬步,向石桌前走去。

    正坐着的云锦瑟,察觉到夏沐走过来,下意识的站起了身子,目光微有些犹豫的,与他对视了一下,方开口道:“夕瑶直言快语,前辈莫要介怀。”

    夏沐看着她道:“锦瑟姑娘觉得,我应不应该介怀?”

    云锦瑟愣了一下,旋即开口道:“前辈的心思,晚辈不好猜度,可若是我,小小失礼,不值计较。”

    她轻言笑语的开口,目光轻轻的扫了一眼陈夕瑶。

    陈夕瑶一顿,方上前道:“晚辈失礼,在这里给前辈致歉了。”

    她也不是不知礼数的,只是她一贯不喜欢神神秘秘的人,凡事摆在明面说个清楚,不是更好?

    夏沐笑道:“话都让锦瑟姑娘说了,我若怪你岂不是失了前辈的风度。”

    他目光看向楚梦寻道:“楚门主说是也不是?”

    一直不发一言站在一侧的楚梦寻眼底滑过一丝微光,这才抬步走了过来。

    陈夕瑶有的感觉,楚梦寻一点也不会少。

    不过,他倒对此不怎么在意,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在中州,人人知他名姓,是因生死门的缘故,可出了中州,被人冷落,再正常不过。

    他与君轻尘不同。

    君轻尘被紫微剑契约,是传遍了的事,纵使出了这人界,各界也应该知他声名。

    只是,这个曾祖一见面便将君轻尘叫去密谈,纵使是楚梦寻,也不免多想一些。

    还有,他总觉得这个曾祖,话里有话,处处在卖关子。

    “前辈胸怀浩宇,自不会为了微末小事失了风度。”楚梦寻淡漠的开口。

    夏沐笑道:“楚门主对未来的人生,可有什么想法?”

    楚梦寻微微一顿:“何必浪费精力,用在那些未知的缥缈的事上?”

    夏沐道:“没有目的的前行,只会让自己在征途中迷失……我看楚门主天赋绝佳,可莫要浪费了自己的本钱才是。”

    说着,他又看向陈夕瑶,笑了笑道:“夕瑶姑娘倒也算个性情中人,只是有些东西,终是镜花水月,不能只图着好看却忽略了自己的本职才对。”

    这话,莫名的让陈夕瑶觉得脸颊微红。

    她微蹙了下眉道:“前辈莫不是个算命先生吧?”

    夏沐笑道:“命数这东西,算不算得都改变不了什么,我不过是想给姑娘一个提醒。”

    陈夕瑶有些不服气道:“那么前辈不妨提醒一下我,何时镜花水月才能变成我的枕边巾,墙上画呢?”

    夏沐笑的有些意味深长:“梦里吧。”

    短短的三个字,却让陈夕瑶莫名的来了火气。

    她蓦地站起身道:“前辈这唬人的本事,可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

    看她莫名发火,云锦瑟在一侧不由道:“夕瑶,前辈随口一说,你怎得斤斤计较起来了?”

    陈夕瑶心里憋闷,她目光看看陈夕瑶,又看向君轻尘。

    君轻尘察觉到她的视线,微微抬睫,看向她道:“陈姑娘可是有事要说?”

    陈夕瑶不由憋闷:“轻尘,你怎得又唤我陈姑娘了?你……”

    她觉得理智克制不住,有些冲动的转身便向远处走去。

    云锦瑟眸光微微一闪道:“轻尘,你要不要去哄一哄?夕瑶似乎对你唤陈姑娘一事,很是介怀。”

    君轻尘:“……”

    再怎么熟悉,终究心里的距离没有拉近。

    也是怪他,与女孩子说话,总不自觉的带着几分疏离,终顾虑的是男女有别。

    他思虑片刻,终还是起了身,看向夏沐道:“前辈稍坐,晚辈去去便回。”

    夏沐笑道:“还是别去了,我这里倒是有紧要的事,要与你们几个说。”

    *

    云锦绣从昏迷中醒转过来时,还是置身在竹林内。

    清风飘摇,身上落了几片竹叶,除此之外,身体也轻飘飘的,没有半分不适。

    云锦绣这才想起自己还在修炼中,面色微微一变,连忙盘膝坐起,内视丹海。

    不看还好,一看整张脸都变了。

    原本溢满灵气的金灿灿的丹海,此刻却变成了一片金灿灿的荒漠,而荒漠之上,一株巨大的绿油油的植物,矗立在那里。

    细长的叶子共分九枝,每一枝上,都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珠子。

    云锦绣细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颗颗的命珠。

    云锦绣一下子呆愣住了。

    神器们自上次大战后变成了铁疙瘩后便陷入了沉睡,可毕竟都是她的武元,只要他们本体不销毁,对于她的实力,基本不会有什么影响。

    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云锦绣缓步走到那油绿的植物前,最终在一个枝叶上,找到了玲珑塔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颜夕江墨琛〕〔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田园萌宝:农家俏〕〔娇妻甜蜜蜜:老公〕〔踏天争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