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伤情
    浅浅轻轻的话,带着无限的柔情,点滴深入心扉。

    那些过往的伤情,即便提起,可只要拥她在怀,便无足轻重了。

    云锦绣抬首,身子轻轻靠前,主动的亲了他一下,“之后呢?”

    之后的事,她虽然记得,可她虚神谷的事情发生后,云火也只有在临终的时候,见过他一次而已。

    可那一次,便成了永别。

    那段日子,宫离澈发生了什么,又做了什么,云火死后,他又过的如何,她全然不知。

    知道的,也只有他自己了。

    “之后啊……”他蹭了蹭她的额头道,“之后,你葬下了地焰,我知他未死,便去找他,想要将他拎到你面前,让你知晓。”

    云锦绣目光微颤:“我将他与云锦瑟葬到了一处。人是我亲手葬的。”

    宫离澈轻缓道:“你将他葬后,他便消失了。”

    云锦绣心头微凉。

    当初葬下地焰,她只当她的二哥已经死了,又怎会怀疑,他其实已经不在墓穴里?

    “你为何不告诉我?”她涩声开口。

    宫离澈道:“彼时,你对我信任尽失,若是你知晓地焰已不再墓穴内,定然找我要人了。”

    云锦绣眼睫微垂,说不出话。

    当年的云火,对兄长的信任,终是要大过对宫离澈的。

    那时的云火,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大哥二哥,竟然会联手来欺骗她的。

    现在,经历了这般多的风风雨雨,重叠的记忆,多少化掉了云火的感情,才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以后不会了。”云锦绣看着他,轻轻开口。

    宫离澈将她抱入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道:“当年的事,也不怪你,不必自责。”

    云锦绣眼圈一红:“若非是我,那之后的你,或许便不必吃那么多的苦头。”

    宫离澈不由笑着安抚:“都说人活一世,又岂能一帆风顺,又何况是我?”

    话虽如此,可那般暗无天日的日子,还是不要重来了。

    只要她好好的在他身边,便够了。

    “可这之后,地焰又是如何出现的?他又做了什么?”对于地焰,云锦绣心里已经没有了半丝的亲情。

    那场阴谋,害了她,害了天泽,更害了宫离澈。

    那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以前,她不愿相信,她的二哥,那个风流英俊又热心肠的二哥,会变成一个残忍无情的杀人狂魔。

    可终究,他被孕育的那一刻,便决定了他性格里的极端。

    他再也回不来了,他已经头也不回的走到了善的对立面。

    “你撞碑而死,地焰便出现了。”宫离澈目光怜惜的看着她,“她不仅想要你的火灵,还想要你的身体,他想要用你的身体,给云锦瑟重塑身体。”

    云锦绣眼波轻颤:“他得逞了?”

    她这副身体,确实是**凡胎无疑的。

    “当年,他向你借火灵便已打算将火灵占为己有,之后,你前去索要,却正中了他的计谋,他的灵识,在那时便已与你的火灵相融,且一直在悄悄的蚕食,但终究他不敢明目张胆。虚神谷一战后,你心力交瘁,心思尽在逝去的亲人之上,地焰无人控制,便开始了疯狂的吞食。也是因此,那时你的身子一日比一日虚弱……即便你不撞在那墓碑之上,也没有多少生命力了。”

    他目光里涌出心痛,“傻瓜。”

    云锦绣心头酸楚,“原来如此。”

    “云火去后,地焰出现,彼时他因吞食本源之力和你的火灵,已变得十分强大,可终究,他体内的力量杂乱,且吞食的本源之力也没有完全的被身体吸收,被我得了机会,才将你的身体抢回。”

    宫离澈似说到了伤情处,落在她身上的手,不断的轻轻的抚着她。

    大约只有此,他才能确信,她是好好的活着的,就在他身边。

    “我想,你大约极喜欢玉雪山的,便取了万年寒玉,铸成玉棺,将你放在天仙池内,我听闻,那天仙池水,可聚纳天地灵气,我盼望着,有一日,你能再醒来……”他声音轻了许多,整个人也似陷入到了回忆中。

    “我这一生,没有在意过什么,可当我在意时,你却离开了。”

    “我回想之时,突然发现自己罪不可恕,是我,太过轻易的相信,太过轻敌,才害了你。”

    他眼睫轻轻一弯,“遇到你之前,我本以为我拥有着全世界,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只要你是我的,那种空无才会被填满。”

    “可是后来,我还是失去了。”

    他的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像是在回望当年的自己,像是在深刻的检讨。

    云锦绣只觉泪盈于睫,“现在,我就在啊。”

    她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轻声开口,“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宫离澈将她抱紧,脸颊埋入她的颈窝,轻缓道:“以后,你别想再与我分开。”

    那样的错误,那样的过去,一次足矣。

    云锦绣觉得他们终还是幸运的。

    至少经年以后,他和她依然能够互诉衷肠,缱绻相守。

    以后的路,她和他,变成了他们。

    再也不会有人,将他们分开了。

    “姥姥本是个平凡人类,可我却在她的脑海里看到了一颗魂珠,上面印的是你的狐狸印,是你做的?”

    云锦绣干脆的也双手环抱住他的腰,依偎着轻声开口。

    宫离澈直起身子,看着她道:“她本是个人类,奈何生命短暂,我留她一命,也当是对你的一个念想,毕竟她同你一起的事,总能说个三天三夜。”他只是听着,便觉得日子,好过一些。

    云锦绣道:“可是,之后,她恨我入骨,她总觉得,是我害死了锦瑟。”

    宫离澈轻轻揽着她道:“地焰贼心不死,一直想要盗去你的身体,我在玉雪山设下禁制,他无机可乘,便摄取了姥姥的心魂。”

    云锦绣突然想起,之前姥姥曾说,只有她能动的了宫离澈。

    莫不是那个时候……

    “你受伤了?”云锦绣目光幽深了些。

    为了达到目的,地焰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