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来孕转〕〔九零女王养成记〕〔吞神至尊〕〔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重生之军工霸主〕〔渔村小农民〕〔网游之白帝无双〕〔重生八零名门小娇〕〔妙手圣医〕〔法医狂妃〕〔三界淘宝店〕〔国学高手在都市〕〔都市最强传奇〕〔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九年义务修真〕〔女神聊天群〕〔暗影行动〕〔覆手天下,特工良〕〔农门医妻〕〔大刁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解咒
    将白魂又淬炼了一遍,云锦绣这才将草木之心放入白魂的心脏处。

    那珠子遇魂而动,接着碧莹莹的枝条,迅速弥漫白魂全身。

    那本来柔软的白魂,登时变得结实起来,而后弹身一跳,正落在云锦绣面前。

    云锦绣拍了拍手,站起身道:“活了。”

    宫离澈目光扫了一眼,“这模样倒也清奇。”

    云锦绣看了一眼歪歪扭扭没点人样的白魂,好笑道:“只是引个咒印术而已,能用便成。”

    话虽如此,可这结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便是她也看不出来。

    她抬手,抓起白魂,而后又用符纸画了几张符阵,这才抬步向外行去。

    宫离澈也起身,慢悠悠的跟了过来。

    云锦绣也未拦他,便抬步向书房行去。

    书房内一片安静。

    云锦绣目光扫视了一圈,也没能发现魔然的踪影。

    她将白魂放在桌子上,微皱了下眉,开口喊了一声:“魔然。”

    然房间内,并没有声音回她。

    云锦绣面色微变了一下。

    现在的魔然,变得只有一指长了,这么丁点小,不定哪本书,就能将他压死。

    之前她虽不管他,但要真是被压死了,岂不是坏事?

    云锦绣神念顿时铺陈开来,在房间内细细搜索。

    宫离澈扫了一眼周围道:“莫不是被老鼠拉去了。”

    云锦绣嘴角一抽:“你是怎么想到的?”

    她话音方落,便听到角落传来尖叫声:“救命啊!有老鼠啊!”

    云锦绣十分佩服的看了宫离澈一眼,连忙向声音传来的角落掠去。

    墙角的花架处,魔然死死的抱着花架的腿,在他身后,一只灰老鼠正咬着他的衣裳,死命的往后拉。

    看到人来,那老鼠立时松口,转瞬间窜个没影。

    云锦绣嘴角微抽,“你没事惹什么老鼠?”

    魔然郁闷极了:“我的玉佩掉了,我不过是下来捡东西的,是那只老鼠在偷袭我!”

    云锦绣有些无语,“白魂炼制好了,可以解咒了。”

    魔然登时来了精神,“真的可以解咒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宫离澈冷嘲一声:“或许,这就是个梦。”

    魔然面色一抽:“你这狐狸,半点不说好话。云锦绣,我这身子不能再缩了,你快给我解开吧。”

    云锦绣随手一扫,符纸定在房间周围各处。

    而后她抬手,将魔然放在桌面,淡声道:“引咒毕竟不是解咒,过程不会好受,能不能忍得过去,便要看你自己了。”

    咒印师练成的咒印术,其疼痛程度,与咒印师练成的咒印术等级相当。

    好比她练成无间卷,承受了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那么她若是对对手施展咒印术的话,对方必然也要承受相当于她练成无间所承受的痛苦。

    魔然的咒印术,虽然没有达到无间的等级,可毕竟是咒诅所下,其滋味自然不会好受。

    云锦绣让宫离澈离的远一些,而后双手轻轻一拍,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随着那力量的蔓延,云锦绣心口的曼陀罗咒印,也如活了一般,开始向她的手臂上蔓延了过去。

    魔然盘腿坐在桌面上,身子微微有些发抖。

    自他被诅咒,到今日,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

    那咒印的发作是不分时候的,每每发作,自己都会尝到最彻骨的痛苦,而后身子便会比之前小上一些。

    以前,他力量强大,还能与那咒印相抗,可随着力量的不断衰弱,那咒印也变得越来越凶猛。

    现在,自己终于可以摆脱咒印,做回正常的人了吗?

    魔然因紧张,面皮都变得紧绷起来。

    云锦绣目光扫了他一眼淡声道:“承受不住的时候,说一声。”

    魔然握紧拳头:“来吧!”

    云锦绣未在犹豫,掌心的咒印骤然涌出,而后瞬间化成了两条,一条探入白魂内,一条探入魔然体内。

    而后云锦绣屈指一弹,咒灵窜出,没入了白魂体内。

    有了咒灵,自己便可以不用亲自去引那咒印,只需要与咒灵保持着神念交流,便可以将那咒印引出。

    白魂因草木之心的缘故,本就变成了活物,此刻被咒灵没入进去,立刻痛苦的挣扎起来。

    云锦绣神念一动,一个困字阵将其困住,云锦绣方目光一眯,沉声开口:“开始吧!”

    话音方落,探出去的咒印立刻收紧,魔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咒灵亦暴涌出一股恐怖的吸扯力,那力量顺着云锦绣祭出的咒印,向魔然涌去。

    这咒印本就是云锦绣结的死印,也便是说,无论那咒印怎么肆虐,都不会危及到她,可即便如此,云锦绣还是感受到了咒灵的力量。

    虽然她会经常的带着咒灵外出捕食一些咒尸来,补充力量,但那力量增长的速度,终究不及咒怨那般发展咒尸所获得的力量庞大。

    咒灵的力量尚且如此,更何况如今的咒怨?

    那厢,魔然额角已经有冷汗冒了出来。

    难以想象的痛苦,弥漫他的四肢百骸,当年他全盛时期,尚差点在那痛苦中死过去,现在身体已经如此虚弱,再受到同样程度的攻击,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噩梦!

    不过一会,魔然便无法保持盘坐的姿势,身体在桌面上躺倒了下来。

    密汗变成了豆大的冷汗,他的额角,青筋都暴突了出来。

    云锦绣微微皱眉。

    现在魔然的身体,恐怕受不住这咒印的剧痛了。

    她神念一动,而后取了一个玉碗出来,而后在玉碗内倒入一些精纯的灵液,又练了几株缓解痛苦的药草融了进去,这才随手一扫,将魔然丢入碗中。

    魔然这才感觉好受了些,死死的沉在碗底,愣是没有发出一道喊声出来。

    与此同时。

    君子殿。

    古樱将手中的碗放下,微笑着看向君轻尘道:“等吃过饭,你便去看看你父亲,他的魂识虽然还没有醒转过来,可已经修补的完整了。”

    君轻尘点了点头道:“父亲的肉身,我会去找,母亲不必为此忧虑。”

    古樱只觉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