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教训
    察觉到自己娘亲周身的低气压,小小狐的神经都紧绷了。

    他觉得,帮助锦瑟小姨恢复记忆,而后换取锦瑟小姨日后不会伤害娘亲的承诺,是合理的。

    毕竟,据他所知,锦瑟小姨与地焰是有感情经历的,可地焰却是他们的死对头,若是这个时候,得到锦瑟小姨的承诺,以后小姨多多少少会起些作用的吧?至少不会同地焰一起来伤害娘亲……

    看这情形,自己似乎想的简单了。

    小小狐亦步亦趋的跟着云锦绣,一双眼睛也睁的大大的,有些歉意的看着自己娘亲的背影。

    可自个娘亲怕是真生气了,压根不瞧他。

    云锦绣将云锦瑟安置完,这才抬步向外行去。

    小小狐就站在门口,忽闪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色。

    云锦绣却没瞧他,直直的走了过去。

    外面便是一片药草圃,云锦绣在里面摘了些药草,又走到一边,给云锦瑟炼制了几味丹药,这才又回到了房间。

    经过小小狐时,小小狐张了张嘴,似想说点什么,但架不住自己的娘亲面冷如霜,他小尾巴有些不安的摇了摇,又讪讪的闭了嘴。

    自小,都是他一个人拿主意的。

    他也养成了自己拿主意的习惯。

    以往的时候,他无论拿什么主意,做什么决定,娘亲绝对不会干涉,之后父亲回来,也是对他持放养态度,只要他没有危险,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这个主意,也是自己想了又想的,毕竟,他总得为娘亲做点什么,间接的给娘亲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没成想,捅大篓子了。

    小小狐站在门外,小脑袋往门里探看了一下,然娘亲似乎压根忘了,自己儿子还在门外。

    这种事,小小狐是慌的。

    可以说,五岁之前,娘亲都没生过他的气。

    这还是他第一次把娘亲给惹恼了。

    可怎么办呀!

    自己要不要去问一下穆瑜?毕竟,他经常惹他爹生气的。

    正当小小狐胡思乱想之际,脑门上突然罩下只手来。

    小小狐被吓了一跳,倏地站直了身子。

    “站在这里干什么?杀人越货了?”

    宫离澈方一回到星河,便看到自己儿子趴在门外,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

    难得啊。

    这小子,还会胆战心惊?

    小小狐抬头一看,是自己爹,不由悠长的叹了口气。

    还会叹气?

    宫离澈不由乐了。

    这得是多大的心事啊?

    小小狐本不想与自己父亲说的,毕竟这种事说出来,说不定会引起来自己爹的嘲笑。

    可娘亲不理他,他有什么办法啊?

    小小狐有些不自然的看了宫离澈一眼,而后不安的晃了晃小尾巴道:“娘亲生气了。”

    说着,他有些郁闷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宫离澈微微挑了下眉:“唔~”

    小小狐小耳朵一翘。

    唔一下就没啦?

    他说出来是希望自己父亲给他提出个建树性的意见的,哪知道自己爹完全当八卦听了。

    “娘亲没生过父亲的气吗?”小小狐觉得自己有必要讨要点经验。

    宫离澈懒洋洋的晃了晃尾巴:“这种事,全靠悟性,说了你也不懂。”

    小小狐:“……”

    他一定是有个假爹!

    宫离澈揉了揉他的脑袋:“继续面壁思过吧。”

    小小狐:“……”万一,他面完壁,自己娘亲还是不搭理怎么办?

    外面的谈话声,云锦绣没怎么去留意。

    云锦瑟的情况很糟糕。

    药效一过,她便会醒转过来,到时迎接云锦瑟的,绝对是难以承受的痛苦。

    十世记忆杂糅在一起,且除了亘古一世,其他的记忆全都是别人的,不精神分裂才怪!

    可那些记忆,就算是她,也无法净化。

    “她的魂识本就是个拼凑品,想要净化是不可能的了。”宫离澈目光扫了云锦瑟一眼,开口。

    云锦绣心里有些沉。

    她对云锦瑟的感情,可以说,十分的复杂。

    几世纠葛,恩恩怨怨,到现在剩下的,其实只有怜悯了。

    不知道地焰知道后,会是个怎样的心情。

    他所有的痴狂,到了云锦瑟这里,全部都变成了温柔的冷剑,刺骨生寒啊。

    “还有什么办法吗?”云锦绣眸光流转,目光向宫离澈看了过来。

    “这世上,但凡碎裂的东西,便是强行的拼凑在一起,也是会有裂痕的。”宫离澈垂下眼睫,自上而下的看着她,“唯一能做的,便只有缓解她的痛苦了。”

    云锦绣道:“如何缓解?”

    终究是姐妹一场。

    她也不想做的太薄情。

    “有一种奇诡之物,名为血灵芝。这种东西,虽然极阴极邪,可魂识本就是至阴之物,用其滋养,或可缓解。”

    宫离澈寻思着开口。

    云锦绣道:“血灵芝……这种东西,很罕见吗?”

    宫离澈缓声道:“确实罕见,本座给你的百宝盒内,收藏了这天下许多至宝,可却都没能寻得一株血灵芝来。”

    云锦绣道:“我去找猪九问问。”

    这些有名的宝物,猪盆应该是顶清楚的。

    这俩货每日都以研究各地宝物为目标,可以说很多宝物,他们连听说都没听说过,但猪盆一定十分的清楚。

    云锦绣起身向外走去。

    正躲在门外的小小狐一个激灵,立刻站直了身子。

    他只要一紧张,小尾巴和小耳朵就会翘起来。

    之前云锦绣只觉的可爱,可此番,她却全无笑脸,冷着表情,便再次的走了出去。

    宫离澈慢悠悠的跟在云锦绣身后,经过小小狐时,目光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

    小小狐的小耳朵动了一下,有些着急。

    即便他做错了,可娘亲至少也要给他一个认错的机会呀,这么不搭理他,只会让他坐立不安。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唤了一声:“娘亲。”

    大约是小的时候对母爱的缺失太多,所以在真正的见到自己娘亲的刹那,他就下定决心,一定做个让娘亲放心,贴心,暖心的小狐狸。

    大约也是害怕再失去,所以与娘亲相处的每一日,他都格外的珍惜。

    娘亲生气,他也觉得于心不安,可既然错了,便要承认错误,他是万不会去逃避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