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断大明〕〔极品阎罗太子爷〕〔修真聊天群〕〔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锦堂归燕〕〔抗日之战将传奇〕〔洪荒之妖皇逆天〕〔乱世枭雄〕〔美女总裁的妖孽仙〕〔渣女的本愿〕〔深情她不知〕〔绝世妖帝〕〔恐怖降临〕〔寒门祸害〕〔裙上之臣〕〔先砍一刀〕〔超武枪神〕〔农门贵女的田园生〕〔重生香港之僵尸先〕〔娱乐圈之妖后太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清闲时光
    眼看着云江和雾雨就要这么离开,太白无虞不由开口:“云江,就算你给云锦绣说了又能如何?难道,她就不跟那司音打了吗

    ?”

    云江闻言停住身子。

    以前的时候,自己对神界是相当的敬畏的,现在看来,这些人其实跟人一样,都各有所私。

    正是因为他们咬定了锦绣不会放弃与司音打,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就算是他给锦绣说了,锦绣不会退缩,也好让她有个防备吧?

    “我不跟你们说。”云江一摆手,丢下这么句话,“以后这种所谓的六界大会别请我,我云江就是个小人物,担待不起!”

    他头也不回的甩手,丢下面面相觑的几人,扬长而去。

    冥决不由道:“老头脾气倒是挺大。”

    太白无虞皱了皱眉开口道:“既然他走了,就不要管他了,不归山的事,我们需得细细计较。”

    *

    这三日,对于云锦绣来说,比往常都要清闲许多。

    她刚一晋级,就算是没日没夜的修炼,也基本不会有什么作用。

    宫离澈还在闭关,云锦绣本想回八古门一趟,奈何夏沐挽留,她便在此多耽搁了一日。

    云锦绣走到田圃,看了一眼在田间劳作的夏沐。

    这还真是个田园圣人,只可惜心里明镜似的,外面发生什么事他都知道。

    “叫我来干什么?”云锦绣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药草,开口。

    夏沐站起身道:“不过来放松一下吗?”

    云锦绣冷嘲道:“旁人放松都是睡觉,你却跑来这里劳作。”

    虽这般说,她还是走了过去。

    夏沐分给她一把药草苗开口道:“精神上的放松,远比身体上的放松要重要的多,你现在,精神太紧张了。”

    “是吗?”自己的心情,其实还算得上平静,毕竟大小的对决,自己经历的多了。

    可即便是心情平静,精神却是紧张的。

    这一次,自己的对手不是普通人,那虽是司音,可潜藏的对手,却是咒怨。

    反过来说,那咒怨要是不藏在司音体内,换成旁人,云锦绣也不会紧张,可偏偏是司音,她这一战,就必须得胜利。

    外面闹的越大,自己便越是不能输。

    似是猜到了她的心思,夏沐不由笑道:“以往输赢不是看的挺淡么?怎么这一次,好胜心反而这么强烈了?”

    云锦绣将手里的嫩苗,放在挖好的松软的小土坑内,双手边埋根茎边道:“要是你,你会不在意吗?”

    见她将小坑填好,夏沐拎来清泉,给那药草浇了些水,这才站起身子道:“你要输了,妖狐还会嫌弃你不成?”

    云锦绣不由道:“能不能说点好话?这一战,是必须得赢的。”

    夏沐背着日光,看着她笑道:“你觉得自己能赢吗?”

    一句话,将云锦绣问住了。

    此时的感觉,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过。

    再强悍的对手,似乎都不能让她心里发虚。

    可面对咒怨,她往日的底气,似乎都消失了。

    云锦绣没有回答,低头继续种着药草。

    夏沐跟着走了几步道:“你觉得自己比司音欠缺在哪里?”

    云锦绣道:“我对咒怨的力量,一无所知。”

    它力量的来源,力量的底线,乃至它最大的软肋,自己都不清楚。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在完全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就去迎战,真的是理智的吗?

    然云锦绣细细思量下来,现在正却是对付司音的最好时机。

    “你忘记了,咒怨与你,有个相同点。”夏沐半蹲下身子,目光与云锦绣平视,“咒怨是诅咒化生出来的东西,对于所谓的功法之

    物,全然不知,它出手,全靠对方反应。”

    云锦绣眼睫一眨:“这个时候,个人的力量,就会显得尤其重要了。”

    夏沐笑了笑,“但是它不及你聪明。”

    云锦绣微微挑眉:“曾祖是在夸我吗?”

    夏沐道:“就当是夸赞吧。”

    云锦绣亦不由笑了一下,“就算我比咒怨聪明,可咒怨现在藏在司音的体内,司音可不笨。”

    “一个被愤怒摧毁了良知的女人,在我看来,是最笨的。”

    “……”

    夏沐拎起藤篮,又向前走去。

    云锦绣将手里的药草栽好,这才起身跟着走了过去。

    “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说出我想听的。”她只想知道,怎样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彻底的打败司音。

    夏沐道:“办法没有,自己摸索。”

    云锦绣无语道:“曾祖原来也是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她也猜夏沐不知解决咒怨的办法,否则,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任由着咒怨肆虐?

    不过,之前她便察觉,司音太恨她了,那种恨意,足以左右她的理智。

    她本以为自己抓到了这个女人的软肋,可在那般愤怒的情况下,司音竟然理智的给她定下了不归山之约。

    或许,司音的疯狂,只是她想要爆发出来的疯狂。

    疯狂的女人理智起来,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司音保持着足够的理智与自己对决的话,自己还真是没有办法来挟制她。

    虽然脑子里思绪万千,可云锦绣的神经却因这田园风光放松了些许。

    以前,她不知生活的好,现在看着这美好人间,觉得一切,都那么的温暖。

    人都是有贪欲的,她贪婪的希望,能够留住这美好的温暖。

    “这边缺了一棵苗。”夏沐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锦绣立刻走上前,将手里的药草给补上。

    夏沐似不在意的问道:“寻髓八重术练到第几重了?”

    “第六。”云锦绣下意识的开口。

    “七重改天换地,八重逆转乾坤,越来越强大了。”夏沐似有些感慨的开口。

    云锦绣手一顿:“之前碍于实力不济,一直使不出来,现在倒是可以试一试。”她的手一顿,心里有了几分思绪。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咒怨怎么出现的,倒是可以追根溯源的去看一看。”夏沐若有所思的开口。

    云锦绣的手蓦地一顿。

    咒怨究竟怎么出现在宫离澈身上的,到现在还是个迷。

    宫离澈似乎也没有与她说的太过清楚,夏沐的意思是,让自己去找找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