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燃情:陆先生〕〔纨绔修真少爷〕〔欢喜冤家霸道妻〕〔逍遥兵王的美女公〕〔死灵法师事务所〕〔风雨游家湾〕〔人间两端〕〔道系少女宅斗日常〕〔红尘九月风〕〔超品仙医〕〔致命娇妻:高冷军〕〔我从监狱出来的日〕〔报告夫人,总裁又〕〔神女嫁到:逆天丫〕〔都市之专题抽奖系〕〔凌霄之上〕〔都市小花农〕〔恋爱吧仙祖大人〕〔星徒〕〔放下那个男神,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只欠一人
    陈夕瑶嗓子哑哑的,褪去了外衫的身子,在房间里轻颤。

    她本就偏瘦,里衣却显得阔大,低眉顺眼的模样,却也楚楚可怜。

    君轻尘将目光收回,端起茶盏,想了想又放下了,开口道:“陈姑娘先穿上衣裳,司音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陈夕瑶手指微微的抓紧了衣角,泪水顺着眼睑滴落下来。

    现在就算她在他面前全部脱光,他也不会看她一眼的吧。

    陈夕瑶轻吸了口气,而后蹲下身子,将衣裳捡起,重又穿在了身上。

    房间内静谧无声,只有她穿衣裳的细碎声,陈夕瑶觉得心脏也跟着变得细碎,短短的时间,突然的就变得很漫长,她不知道用

    了多久的时间,多大的力气,才将衣裳穿戴完毕。

    “陈姑娘,坐吧。”君轻尘这才抬起目光,“你曾帮过我,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陈夕瑶低哑道:“我不要你帮,我来这里,原本也只是想见一见你,司音那里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君轻尘道:“司音已将自己献祭咒怨,以你之力,如何能是她的对手?”

    陈夕瑶眉心轻皱,眼泪怎么也止不住:“这一切,原本也是我自找。”

    此时此刻,她脑子一片空白,也完全的不清楚,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如果当初,她回到紫州后,再也不曾见过他,或许时间一长,真的就能忘掉了。

    可时至今日,那颗送出去的心,再也收不回了。

    君轻尘目光微敛,默了片刻道:“这两日,你不要再去见司音,我会将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陈夕瑶蓦地转过身去:“我的事,不要你管。”

    君轻尘起身道:“那么,你可有自己的打算?”

    “我如何打算,那是我的事,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会再去招惹那小狐狸,也不会再来纠缠你。”她有些任性的开口。

    君轻尘有些无奈:“陈姑娘若是因此出了事,锦儿心里也不会好过,以她的性子,这一生怕都心里不安了。”

    陈夕瑶不由嘲弄出声,她偏首目光看向君轻尘:“锦儿锦儿,轻尘,在你心里,永远想到的都是云锦绣吗?旁人都说你放下了,

    可到了现在,你还在为她着想!”

    君轻尘神色微淡了些:“我们本是挚交。”

    “挚交?你离开八古门的时候,身为挚交的她又在何处?”陈夕瑶觉得愤怒的不行,她也有些崩溃了的。

    连日的恐怖与紧张,让她很疲惫,很心力交瘁。

    她来见他,没有别的要求,只想将该说的话都说了,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丝丝的温暖,可事实呢?

    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君轻尘目光微深了几分,“我们之间,无需多余的礼数,陈姑娘的伤势不轻,我送你去安全之地养伤吧。”

    他抬手,拿出一张穿空符来。

    陈夕瑶蓦地往后退了两步,目光紧盯着他:“轻尘,我只问你,若是我死了,你可会有半点愧疚?”

    君轻尘微皱了下眉,却还是保持着良好的修养开口道:“别的我不能保证,但陈姑娘的安全,却还是能保证的。”

    “你回答我。”陈夕瑶唇线紧绷了些,“在你心里,除了锦绣,可有我的一丁点位置?”

    对于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离得太远了,她怕他彻底的将自己忘掉。离的太近了,她又怕他觉得烦。

    可不远不近,却也不冷不热。

    她只想知道,自己等了这么久,喜欢了这么久,可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心动?

    君轻尘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脸,过了一会道:“没有。”

    陈夕瑶往后退了退,目光有些绝望的看着他。

    君轻尘看着她开口道:“自始至终,我的心里,都不曾有过你的位置。”

    陈夕瑶只觉全身寒凉,眼泪唰的一下子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君轻尘抬手,将桌子上的穿空符拿了起来,手指在符纸上轻点了一下,淡声道:“陈姑娘将我忘了吧,以后也但愿,我们后会无

    期。”

    他目光微垂,而后抬手一弹,那符纸便贴在了陈夕瑶身上。

    她身子颤抖的看着他:“你便是骗我一下,也不愿吗?”

    君轻尘道:“感情上的事,既要互不相欠,也要互不想骗,骗了就是欠了,我这一生,欠一个人的,就足够了。”

    陈夕瑶泪水如泉涌:“君轻尘,你别想就让我就这样放弃你,我不会放手的!”

    然她的话音未落,人便已经消失了。

    房间又恢复了安静,若不是那杯未凉的茶,就好像这里从没有第二个人出现过。

    君轻尘重又坐回原地,过了许久,他方开口:“来了便现身吧,何必躲躲藏藏。”

    他话音方落,虚空突然如漩涡一般的扭曲了起来,接着只听“嗡”的一声,无形的力量扩散开来,只是那力量还未抵达墙面,便

    又猛地收了回去。

    君轻尘面色平静的抬起眼睫,看着那凭空出现的身影。、

    他微微的眯了下眼睛,淡声道:“果然是你。”

    “四处逃脱的猎物才能激发捕猎者的天性,主动臣服的,实在无趣。”冷嘲的声音传来。

    君轻尘淡声道:“既然无法逃脱,又何必逃脱。”

    “鉴于你如此配合,本尊允许你提出一个要求。”

    君轻尘想了片刻,那一瞬间,他像是想起了很多人,以至于连他的目光都变得平和了许多。

    “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你的家人和朋友里,可包括云锦绣?”

    “不包括。”

    “算你有自知之明。”

    “动手吧。”他坦然开口,缓缓的闭上眼睛。

    黑白交织的恐怖力量,缓缓的变成了一头巨兽,向他吞噬而去。

    *

    已经很久不做噩梦的云锦绣,突然的被惊醒。

    夜色很沉,她一下子坐起身。

    八古门里,已经寂静无声了,云锦绣看了一眼外面的晚月,才知道离天亮还有些时间,她却睡意全无,起身下了床。

    明日一早,便是不归山之约了。

    外面乱成一团,她却无心理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解忧医馆〕〔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