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天尊〕〔萌狐悍妻〕〔网游之星剑传奇〕〔冥界直通车〕〔末流之威〕〔神浓〕〔锦绣医图之贵女当〕〔重生九八做星嫂〕〔天价闪婚:巨星老〕〔天后养成手札〕〔纨绔玄音师:邪尊〕〔嫡女重生:独宠蛇〕〔贪心记〕〔苍穹祭〕〔变身文艺女青年〕〔已拨通119〕〔不婚不行,总裁缠〕〔学霸娇妻:陆少宠〕〔王者荣耀之制裁系〕〔我们的电影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无情
    司音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睁圆了眼睛,死死的将云锦绣盯着。

    云锦绣抬起眼睫声音微淡:“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吹雪谷,我虽是人界的尊神,可地界的规则却是宫离澈陪我构建。那个时候,还没有你司音。”

    医诀运转到最后一个周天,云锦绣体内的伤势,也彻底的恢复。

    她轻轻的舒了口气,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面前幽蓝的冰晶,便听一道轻微的脆响,冰晶倏地消散,紧趴在冰晶上的司音,被恍的一个踉跄,方堪堪的定住了身子。

    云锦绣神念一动,火焰倏地在她周围窜燃起来,她目光一深,眉心的火焰印记也随之出现,“我本是诞生在云炎中的一束火灵,经父神耐心孕育,方得以化形成人,我本尊神,与宫离澈如何不配?”

    司音的神情僵在脸上,目光轻颤着将云锦绣盯凝着,直到她话音落下很久,司音方猛地醒回过神来,猛地“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大概是好笑极了,她抱着肚子,眼泪都笑了出来:“你说什么?你是尊神?你是云火?”

    云锦绣目光清淡的看着她,却没有回答。

    “云锦绣,我只以为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却没想到,你竟然还喜欢做白日梦!”她指着云锦绣,竭尽所能的嘲笑着。

    云锦绣抬起双手,只听咔嚓一声,一片狼藉的虚空上,再次有规则线蔓延上来。

    那些规则线,玄异的近乎诡异,在上空交织成网。

    司音一下子不笑了,她面无表情道:“懂得一点规则,就当自己是尊神,是云火了?真是可笑至极!肉体凡胎,也妄想称神,真是该死!”

    她双目变得赤红,双手骤然抬起,指甲一下子变得尖利,“啊”的一声尖叫,猛地向云锦绣穿刺了过来。

    那速度快到极致,云锦绣眼底白光一闪,瞬间躲避,也在同时出手。

    器武灵化成战甲裹缠住手臂,凶猛的一拳悍然砸出,两人的身形瞬间交织在一起,眨眼之间,便已过了数十招。

    司音脸色阴沉的盯着云锦绣:“你作弊!”

    明显的,她感觉云锦绣的实力又恢复了全盛。

    云锦绣微扯了下唇角道:“是你变弱了。”

    同样是全盛时期的交手,她明显的感觉,司音的实力下降了,看来,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咒怨力量带来的损害了。

    “我变弱?我怎么会变弱!贱人,拿命来!”司音尖叫一声,再次冲将了过来,那漆黑的咒印因极端的怨气,已经黑的有些发紫了。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也难怪司音如此动用咒怨的力量,可咒怨始终没有阻止,当一个人的怨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便是咒怨怕也无法将其压制了吧?

    不过,司音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了。

    云锦绣身形一动,连连躲闪司音数百招,而后瞅准时机,一拳砸出。

    恐怖的火焰夹杂着狂暴的力量,“砰”的一声,正中司音胸膛,然下一瞬,司音的手也猛地插入云锦绣的侧腰。

    剧痛席卷而来,云锦绣目光幽深。

    她与司音连过百招,却没想到她一直蓄谋着诈自己一招,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也只有疯子能打的出来。

    司音双手一探入云锦绣的身体,便猛地抓住她的血肉,而后往外狠狠的撕扯,云锦绣的腰肢被生猛的扯断了半截,身子也歪歪斜斜的向一旁歪去。

    司音面上露出狰狞的冷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去死吧!去死吧!”她的另一只手又猛地向云锦绣的另一边肩膀抓去,狠狠的扯下一大块血肉来。

    眼看着云锦绣的身子在她手下四分五裂,司音发出畅快的尖笑。

    “得意吗?”

    幽冷的声音突然自身后传来,司音的笑声猛地戛然而止,然下一刻,冷凉的本源剑已然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司音的身子一下子僵住。

    而她面前的云锦绣,却一点点的委顿了下去。

    司音瞳孔一缩,刚想动弹,放在脖颈上的剑身,便又更紧实的压向了她的脖颈。

    “你将身体献祭给了咒怨,却忘记了,咒怨也是可以杀死的。”云锦绣神念一动,原本莹绿的本源剑上,缓缓的有黑色的咒印弥漫而上,云锦绣指尖在剑刃上轻轻一划,殷红的鲜血,便被那咒印吸收,原本黑色的咒印,渐渐的变成了诡异的暗红色。

    司音的身体僵滞着不动,她献祭后,咒怨便占据了她的识海,也便是说,识海是她最大的软肋。

    如果云锦绣这一剑劈开她的头颅,咒怨或许还能逃出生天,可她却绝对活不成了!

    司音只觉背脊弥漫上一层冷凉的寒意,她冷笑开口:“咒怨若能杀死,天泽还需要将其封印?云锦绣,你太愚蠢了!”

    她身形突然一动,便要化作一股咒印逃脱,然她的身子却像是僵凝住了似的,居然动弹不得。

    云锦绣眼底滑过一丝红光:“幻境罢了,你往哪里逃?”

    司音面色倏地一变,幻境?

    她何时中的幻境?

    何况,就算是幻境,为何周围的景象完全没有变化?

    云锦绣目光扫了一眼剑刃上暗红色的咒印缓缓弥漫至顶端,而后剑刃一划,司音脖颈便已氤氲出了血迹。

    暗红色的咒印嗅到鲜血,顿时向她的脖颈内堆挤了进去。

    司音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身子滚落在地,也是在刹那,趁机避开了云锦绣的剑刃。

    她抬手,却未摸到血迹,反倒是觉得脖颈上结了厚厚的一层疤似的。

    “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云锦绣淡声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咒印,我自不介意满足你的愿望。”

    她抬睫眼睫,视野里,染了几分嗜血的杀意:“我给过你生的机会,只可惜,你不懂珍惜,今日,我便将你了结吧。”

    司音只觉脖颈的疤痕似越来越大一般,她睁圆了眼睛,咬牙道:“就算我死,也要拉着你陪葬!”

    她毫不珍惜力量,疯狂的向云锦绣再次砸了过去。

    只是这一次,她依然没能得逞,云锦绣的身形完全的变成了虚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