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焚心毒
    “我们也上!”屎盆鬼叫一声,带着猪九直接就冲了上去。

    猪九简直要骂娘了:“玛德!老子要被你丫害死了!!”

    屎盆压根没搭理猪九,左冲右突,直冲对决的漩涡。

    “砰!”

    地焰指尖刚一碰到那三道三纹枝,一股大力就砸了过来,他的身子瞬间向后滑了数步,而那三道三纹枝也眼看着被宫离澈抓住。

    地焰脸色一沉,掌心陡然拍出一股炽热的火焰,毫不客气的向宫离澈怀里的云锦绣砸了过去。

    宫离澈心里一紧,顾不得去抓三道三纹枝,抱着云锦绣瞬间暴退,而那三道三纹枝也着了空,向地面缓缓飘落下去,眼看着那枝叶就要被气瘴吞噬,下一瞬,一只手将三道三纹枝给接住了。

    宫离澈与地焰的目光皆微微的一缩,视线落在天泽身上。

    “看来,煞星在此。”天泽声音清淡,目光一动,落在那三道三纹枝上。

    宫离澈倒算平静,可地焰的脸色却一下子变了。

    他蓦地上前一步,凝声道:“你想干什么?”

    如果三道三纹枝在宫离澈手里,他尚能兑现诺言,不伤害锦瑟分毫。

    可若是落在天泽手里,那么结果将会完全不同。

    对于天泽来说,想要摧毁那三道三纹枝,简直是易如反掌!

    天泽眼睫微抬,视线漠然的看着地焰:“自始至终,你都觉得父神错了吗?”

    地焰脸色僵硬:“自始至终,锦瑟都是无辜的!”

    “若不是她,三界怎会走到今日?”天泽手指一动,将三道三纹枝握在了掌心,“兄妹残杀,生灵涂炭,神不像神,人也不像人,如此,还是无辜?”

    他的话,将地焰一瞬间激怒。

    可怕的杀意猛地自他体内涌出。

    “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与锦瑟何干?她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却因一句莫须有的带煞就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天泽,我警告你,你若敢对她再有一丝的不利,我便荡平六界,让这世间永无宁日!”

    他几乎是吼的,声音在那一瞬,都嘶哑起来。

    他等了她已经太多年,他无法容忍,也不能允许再一次将她失去!

    天泽丝毫未受他的威胁影响,只淡声道:“煞星在亘古之时便已魂飞魄散,可它的影响,却依然延续至今,若是任由她存活下去,这世间,才是真的永无宁日。”

    宫离澈目光微闪了一下,视线看向怀里,陷入昏迷的云锦绣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她眼睫微睁,幽深的眸子看不出情绪,像是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许久。

    “哈哈哈哈哈……”地焰突然悲凉的大笑起来,他指着天泽,笑到最后,只有咬的咯咯响的牙齿,“你不能死……我要让你活着,看这世间,是不是真的被煞星所惑!我要让锦瑟千秋万代的活下去,看一看这天道能否真的安宁!”

    他体内的力量猛地汹涌出来,天地都在那一刻颤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随时可以粉碎的脆弱之物。

    天泽眼睫亦倏地抬起,然面对地焰,他并未出手,只在那恐怖的杀意迎面砸来之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地焰狰狞的脸色在那一刻凝滞,待反应过来时,那力量已然逼至对方面门。

    他下意识的将力量猛地横扫着扯开,却正砸向一旁的宫离澈。

    宫离澈微皱了下眉头,身形一动,便带着云锦绣轻飘飘的避开了。

    看着那险险擦着自己面门而过的恐怖力量,云锦瑟微微的眨了下眼睛。

    她的脸色,纸一样的苍白,唇瓣也因长久的折磨,变得有些干裂,她双手张开,任由劲风将发丝缠起,狂乱飞舞,直到那力量完全横移开来,她方身子一松,睁开眼睛,视线向地焰看去。

    地焰怎么也没想到天泽居然卑鄙的将锦瑟扯出来做挡箭牌,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刚想斥责出声,便被云锦瑟的声音打断。

    “是我自己出来的。”她眼底涌动着无法言喻的复杂,却扯起了嘴角,笑了笑:“地焰,我们……好久不见了。”

    一句话,让地焰陡然红了眼眶。

    他看着她,因忍耐着某种情愫,身子微微的发抖。

    那张阴鸷的脸,在那一瞬,却变得柔情似水:“锦瑟……我来带你回家。”

    云锦瑟眼底滑过泪光,“来不及了。”

    “怎么来不及?锦瑟,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伤害你了!只要有我在,谁都不能再伤害你!”地焰想要上前,将她抓住,可他的目光又飞快的看了一眼,充满了警惕。

    云锦瑟微微偏头也看向天泽,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能过去与他说话吗?”

    地焰恼怒开口:“锦瑟,你问他做什么?你想过来便过来,不受任何人限制。”

    天泽还未开口,一道微微沙哑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过去吧。”

    那声音让几人皆是回头看去。

    云锦绣目光看了宫离澈一下,而后动了动身子,宫离澈便将她放下身来。

    云锦绣实在虚弱,她勉力的靠着宫离澈的身子,微微抬起眼睛,视线看向地焰:“我答应你带走锦瑟。”

    地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面色犹疑不定的看着云锦绣,“你说的是真的?”

    在场的,没有人比云锦绣更有资格,将锦瑟放行。

    就算是天泽,也无法阻止。

    云锦绣轻轻咳嗽了一下,目光微敛:“我有要求。”

    “你说。”地焰一瞬不瞬的看着云锦绣的眼睛,然她目光冷清,没有什么温度。

    地焰突然发现,当年的小妹云火,真的变了。

    以前的她,什么都写在眼睛里,伤心也好,开心也罢,对他还是对天泽,都毫无保留。

    他也突然的意识到,他亦或者天泽,都给小火带来了深深的伤害,只是他们在各自的选择里,小火从来没有被放在第一位罢了。

    云锦绣抬手,一把刀出现在她的掌心。

    那是一把普通的刀,木制的刀柄上,甚至连花纹都未曾雕刻。

    云锦绣眼睫微垂:“这把刀,被我淬了焚心毒,以你的实力,抵抗这焚心毒,应该没什么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