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来孕转〕〔九零女王养成记〕〔吞神至尊〕〔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重生之军工霸主〕〔渔村小农民〕〔网游之白帝无双〕〔重生八零名门小娇〕〔妙手圣医〕〔法医狂妃〕〔三界淘宝店〕〔国学高手在都市〕〔都市最强传奇〕〔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九年义务修真〕〔女神聊天群〕〔暗影行动〕〔覆手天下,特工良〕〔农门医妻〕〔大刁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直觉
    紫微剑化出剑身,静静的悬浮在云锦绣面前:“我的力量,不断的膨胀,一旦君轻尘的成长速度赶不上我的力量膨胀的速度,我就会在他手里失控。”

    云锦绣一愣。

    她从来都不知道,与契约的神器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条限制。

    她契约了几个神器了,也从未发现紫微剑说的这个问题。

    “我也是为了他好。”紫微剑淡淡的开口,声音有些苍凉,“否则,他若因无法控制我的力量而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

    云锦绣说不出话了。

    紫微剑的理由给的充分,她哑口无言。

    换做别人,或许她能完全信服,可轻尘……

    他可是天之骄子啊!

    紫微剑与她说完这些话,便在未与她交谈,云锦绣也只好将神念退了出来。

    楚梦寻还坐在她对面,见她回神,方开口道:“没有事的话,我去忙了。”

    云锦绣蓦地开口:“等等,这紫微剑,我不能要。”

    楚梦寻转身,有些冷嘲道:“早料到你会这般说,你若想归还紫微,便亲手还回去!”

    说罢,也不再理她,拂袖就走了。

    云锦绣看着手里古朴盎然的紫微剑,心口也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就算紫微剑与轻尘解除了契约,可将紫微剑送给小狐狸,这礼也太重了。

    在此之前,楚梦寻为何一直没与她说起呢?

    若是她知晓此事,说什么也不会要的。

    云锦绣只感觉手里的剑沉甸甸的。

    *

    “紫微剑?娘亲,真的是紫微剑!”小小狐有些吃惊的将云锦绣手中的剑抱了过去。

    云锦绣看着他的小脸,顿了顿蹲下身子,板住他的小身子道:“懿儿,我问你,你是不是问轻尘叔叔要紫微剑了?”

    小小狐身子一顿,微微抿了下唇,有些不安道:“开过一次扣,那次娘亲也在的。”

    云锦绣道:“除了那次之后,再也没有了吗?”

    小小狐摇了摇头。

    云锦绣抬手,轻捏着他的小耳朵道:“别人的东西,再珍贵也不是我们的,以后,不论遇到多么喜欢的东西,都不许再开口了,知道吗?”

    小小狐微微垂下小脑袋:“我知错了,娘亲。”

    云锦绣抬手抱了抱他:“知错就改便好,这把紫微剑是你轻尘叔叔留给你做纪念的,在下次见到他之前,你要好好保存它。”

    小小狐眼睛微微的亮了,小尾巴也一晃一晃的,兴奋的开口道:“我一定会对紫微剑好的!”

    云锦绣这才微微的笑了笑,开口道:“去玩吧。”

    看到小小狐轻快跑开的背影,云锦绣这才微微的舒了口气。

    说到底也是轻尘的一份心意,既然现在短时间不可能去东洲走一遭,那么便让小小狐陪着紫微剑一段时间了。

    所有的事,都要放在与地焰的决战之后,再做计较。

    云锦绣轻握了下拳头。

    宫离澈又闭关了,她也不能有所怠慢,好好修炼才行,毕竟接下来的这个对手,已经不能用强大来形容了,根本是强大到变态。

    还有一件事是她比较担心的。

    地焰的身体,急需寻找新的寄主,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轻尘。

    好在,近些日子,轻尘似乎一直相安无事,而东洲那里,也没有传来危险预警,应是地焰一直没能得逞。

    可现在没有得逞,不代表接下来的时日,他不会得逞,得想个办法堤防一下才行。

    云锦绣心念一动,随手拿出一块水镜来。

    这水镜是夏沐之前随手给她的,云锦绣也没推辞便随手收下了。

    情况紧急,倒是可以请夏沐帮个忙。

    她将一祭出水镜,夏沐的脸便出现在镜面之上,笑吟吟的开口道:“还以为你不会用这水镜了。”

    云锦绣道:“现在东洲的情况如何?”

    夏沐笑道:“你不是都清楚吗?”

    云锦绣道:“我只是觉得奇怪,之前地焰将寄主锁定在了轻尘身上,可近些日子,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难道他已经罢手了?”

    夏沐目光微莫测了几分,却依然笑道:“君轻尘若有事,东洲那边早天翻地覆了,或许,地焰放弃了也说不定。”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地焰了。他决定的事,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的。总之这几日,你帮我护着轻尘一下,别让地焰钻了空子。”

    夏沐也没犹豫,立刻开口道:“好。”

    云锦绣道:“坦白说,我心里有些不安。如果我是地焰,我是不会放过轻尘的,做寄主的话,轻尘的身体绝对完美,地焰不是将就的人。”

    夏沐意味深长道:“那就要看你们几日后的战果如何了。”

    云锦绣微微点头:“地焰活着,我们都得死,我们若是想活着,他就必须得死!”

    生死面前,容不得仁慈。

    地焰实在祸害了太多的人,他活着,天理难容!

    云锦绣的目光落在夏沐脸上,突然开口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夏沐一怔:“怎么这么说?”

    云锦绣道:“你脸上写着‘我有事瞒着云锦绣,可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夏沐哭笑不得,“女孩子不能这么敏感,容易引起家庭内部矛盾。”

    云锦绣也被他逗乐了,“总之,在地焰没死之前,轻尘不能有任何差池,你一定做得到吧?”

    夏沐叹气:“你对我,哪里来的自信?”

    “只是个能量罩都能震退咒怨的人,我觉得简单不了。”云锦绣笃定的开口。

    夏沐也笑了:“我就当你在称赞我了。轻尘不会有事,你且放心。”

    他这般一说,云锦绣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立刻放下了。

    她抬手,轻轻的在水镜上弹了一下,开口道:“我去修炼了。”

    她未再与他多言,收了水镜,转身便进了星河。

    *

    静谧的山寨内,夏沐坐在一卦香炉前。

    香烟渺渺,他却如同入定了一般。

    过了许久,一道莹绿的光芒出现在房间内,夏沐偏首,接着便见那莹绿的光芒先是化成了一株小草,而后悄然的幻化成一个身穿绿衣裳的少女。

    她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道:“主人。”

    夏沐道:“锦绣太敏感了。”

    绿衣少女眨了下眼睛,“可锦绣姑娘心地善良的很。”

    夏沐笑了笑道:“敏感和善良不冲突。”他手指捏住一支香勺,顿了片刻道:“小草,你还得去做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