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八百章 终极之战(二)
    那短尺却不知是什么武器,看似很钝,可威力却大的恐怖,直逼的地焰连连后退。

    云锦绣还是第一次看到宫离澈祭出武器,她顾不得观战,蓦地收回精力,继续替其他水球。

    这水球看似不大,可替换起来,消耗却极大,再加上需得小心再小心,她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天塌地陷的恐怖景象,在云锦绣身后不断的出现,然那对战的余威,却始终没能将她波及。

    云锦绣连吞了好几颗仙丹,疯狂的弥补着消耗的力量。

    现在的环境对于宫离澈来说太过受制,若是不尽快破开这个局,宫离澈非吃亏不可。

    云锦绣咬紧牙关,接连不断的替换着水球,就在西北方向的最后一个水球也要被替换掉之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那水球前。

    云锦绣心里一凝,蓦地抬头,正撞上一双清淡的眸子。

    她目光一沉:“让开!”

    天泽目光微深:“小火。”

    “我是云锦绣!”她冷凝开口。

    天泽沉声道:“锦绣,这里的水球交给我便好。”

    云锦绣扯了下唇角,露出个嘲讽至极的笑来:“交给你?交给你,我和宫离澈还有的活?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不管你怎么想,我至少不会伤害这些无辜的人。”他抬手,落在其中一个水球之上,“也不会伤害你……”

    云锦绣再忍不住发出一声嘲笑来,“好……好……”

    她后退了一步,只觉心口都在疼,“你不是不会伤害我吗?那你去死好了!”

    她一抬手,掌心本源剑倏地出现,她手腕一个翻转,便向天泽刺了过去。

    天泽瞳孔微缩,在那本源剑刺过来的刹那,蓦地抬手,一把将剑刃抓住。

    锋利的剑身将他掌心刺穿,鲜血一滴滴的流淌下来,然他面上没有一丝的痛感,云锦绣亦目光冷凝,没有丝毫的动容。

    “自始至终,我都不打算留宫离澈一命,但也从未想过伤害你。”天泽目光微抬,视线看向远处的战场,“妖狐死,一是为了这天

    下安平,二是为了……夺走你。”

    云锦绣冷寒道:“如果是前者,我还敬你无私,可若是后者,你就太无耻了!”

    “无私也好,无耻也罢,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只有你……”他抓紧了剑刃,抬步向前走了一步,鲜血滴落的越发厉害了,云锦

    绣却没有退后一步。

    他静静的看着她,缓声开口:“今日,妖狐必须得死!”

    云锦绣冷哼:“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炽热的火焰陡然化作火拳,直接向他砸了过去。

    天泽随手一拍,那水球便被拍进了一面水镜内,而后出手,带血的手掌迎上她的火拳,轻轻一握,瞬间将那火拳给击的粉碎。

    天泽步子却未停,不过眨眼间,已出现在云锦绣面前,“先睡一会吧,醒来后,一切都结束了。”

    云锦绣心里一寒,连连后退,然他的掌心却还是轻易的便落在她的肩膀上。

    云锦绣还未来得及回神,下一瞬,便觉眼前一黑,接着直接昏厥了过去!

    看着她软软的身子缓缓倒下,天泽抬手将她接住,视线看向远处。

    天崩地裂的大战还在继续,天地被击的粉碎,一切混混沌沌,好似鸿蒙未开。

    天泽轻轻的叹了口气,而后抬手,一颗又一颗的水球被他解救而出,待得他的目光落在那阵眼上的水球时,他微微一顿,而后

    抬手,将最后一颗水球解救而出。

    他轻轻抬手一拍,那水球便被他送了出去。

    突然,一道凉寒的痛感突然自他胸口传来,他身子一滞,低下头,殷红的鲜血自他的衣裳上快速的晕染,而那伤口之间,碧绿

    的剑尖却闪耀着幽芒。

    天泽的瞳孔倏地缩了缩。

    “本来是用来对付地焰的,却没想到被你碰上了。”冰冷的声音,没有情绪的从身后传来。

    天泽背脊僵直。

    心口的痛感不断的扩散,那感觉顺着神经,一直的弥漫了四肢百骸。

    他僵着身子,过了很久才轻声道:“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

    云锦绣目光一深,“是你们在逼我!”

    既然他们和宫离澈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是他们剥夺了她心里的最后一丝温情,也是他们,将她变成了冷血无情的杀手。

    “我这一生,鲜少后悔什么,只有你……”他身子轻轻的晃了一下,“如果时间真的可以逆转,如果一切真的能冲来,我或许……

    不会再将你推出去。”

    云锦绣的手轻轻的颤抖,却咬牙:“你闭嘴!将死之人,哪有这么多废话!”

    “小火,这些年,是我委屈了你。”他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向云火的灵魂忏悔。

    云锦绣冷冷道:“云火不委屈。”

    她微微垂下眼睫,没有情绪道:“爱上宫离澈,是她一生都不曾后悔的事,她应该感谢你。”

    再抬起眼睫时,眼底微微的泛了红,“她对你,自始至终,只有兄妹之情,绝无男女之意。”

    “你是大哥,是她最亲的亲人,却不是爱人。”

    “你与地焰的所作所为,也只是让她伤了心,却不会绝了情。”

    “你们的歉意,对她来说,分文不值。”

    “今日,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共存!”

    “为了我的丈夫,我的孩子,我不会有一丝的手软!”

    她一把握紧本源剑,手腕一转,锋利的利刃,在他身体里翻转。

    鲜血更大片的湿了衣衫,天泽的身形晃了晃,云锦绣一把拔出利刃,那氤氲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云锦绣退后了一步,抓着剑柄的手轻轻的颤抖。

    她轻眨了下眼睛,眼底的红晕飞速的散去,她冷冰的看着天泽,声音幽幽:“这点伤,你还死不了,动手吧!”

    天泽捂着心口,唇角有鲜血溢出,他抬起目光,看着云锦绣,目光里,滑过一丝极痛。

    然终于,他还是晃了晃身子,挣扎着站起身来。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他声音微底,也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云锦绣握紧了剑柄,而后抬手,染血的剑刃之上,剑芒吞吐。

    “这难道不是你们要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