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那个梦(番八)
    优纪这才笑了怒火,将哭闹的君无忧往曲华裳怀里一塞,开口道:“以后,不要再让秋儿带无忧了。”

    曲华裳有些委屈的点头道:“我知道了。”

    秋儿也是,都教了无忧一些什么话啊!

    可那毕竟是自己的表妹,自己再怎么训斥,却不好撕破脸面的。

    大约是优纪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了,抬手揽住曲华裳的肩膀轻声道:“锦绣对君家有大恩,紫微剑既然已经送出,便不再是我

    们的了,日后,也莫要再提紫微剑的事。”

    曲华裳沉默了一会,小声道:“锦绣对我们有恩,我们以后慢慢报答便好,可紫微剑……轻……阿尘,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优纪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沉声道:“无忧的天赋你也看到了,那紫微剑,他连拿都拿不起来,更别说拔出剑刃了。紫微剑已有

    剑灵,寻常的天赋和实力,根本不能被它青睐,就算是给了无忧,也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的好处,还有可能带来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四个字,把曲华裳给吓到了。

    虽然她心里也觉得有些不甘心,可紫微剑和自己儿子的性命比起来,当然是自己儿子的性命最重要。

    “那宫懿确实天赋惊人……”

    曲华裳又是羡慕又是无奈的开口。

    优纪道:“锦绣本就已是武圣级的人物,而懿儿的父亲还是妖狐,那孩子三四岁时,便能对抗武圣了,岂是无忧能够比拟的。”

    只能说,曲华裳的天赋和实力实在太差了,纵使他的天赋还不错,可无忧到现在还没有表现出异人的才能来,这一点也让他略

    有些失望了。

    曲华裳想说点什么,可终究没说出口。

    她出身低微,孩子多少也会被她影响的,若是无忧没有什么好的发展,以后怕也会被冷落吧……

    想到此,她陷入了深深的惆怅……

    *

    宫懿拿着紫微剑,虽然面上冷冷淡淡,但云锦绣能够感觉到他心情不错。

    云锦绣瞥了他一眼道:“是你捣的鬼?”

    宫懿一顿,抬头道:“没有。”

    云锦绣轻舒一口气,目光看向远处。

    宫懿若有所觉,目光看向云锦绣道:“娘亲可是有心事?”

    云锦绣扯了下唇角道:“没有,比起无忧那孩子,紫微剑看起来更喜欢你。”

    宫懿眼波潋滟了一下,微微的扫了扫狐尾,这话大概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可云锦绣心里还是莫名的沉甸甸的。

    她看的出来,有那么一瞬,轻尘是想要拿回紫微剑的,可为什么突然就反悔了呢?

    还有,现在的轻尘,给她的感觉真的是太古怪了,那感觉她倒有些体会,就像她自己,突然的就换了个灵魂似的。

    云锦绣缓步走到一处石凳上坐下,抬手拿出那个盒子,盒子内,是碎掉的龙骨。

    失去光泽的龙骨,像是被大火焚烧后的枯木,泛着惨淡的灰白色。

    云锦绣又将白魂唤了出来,白魂变成了一团,心脏处的草木之心,却散发着微弱的光。

    那微弱的光,不是草木之心的鲜活,而是在静静的燃烧着。

    五年前,与地焰的那场大战,她消耗殆尽。

    那段时间,总是整日整日陷入昏睡,精神萎靡到了极点。

    明明自己以医诀检查,没有什么问题,可就是没什么精神,原本她以为是怀了馨儿的缘故,可突然有一天,自己便有了精神,

    也是在那时,她发现草木之心开始燃烧。

    之后怀馨儿,到生下馨儿,自己基本都没有受什么罪,却是比生懿儿的时候,容易了许多。

    她本来还想问一问轻尘,这草木之心为何燃烧了,可现在的草木之心已经被咒印弄脏了,她终没好意思问出口。

    云锦绣微微的发着怔,一旁的宫懿也没多说话,身子一动,在云锦绣身侧坐了下来,拿出帕子,不发一眼爱惜的擦拭着剑身。

    过了一会,宫懿感觉自己的肩膀沉了沉,他一偏头,这才发现自己娘亲竟然这么睡着了。

    他微微一顿,旋即将她手里的盒子和白魂给收起,这才收了紫微剑,也没动弹,就那么让自己的娘亲靠着睡了。

    云锦绣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自己,又回到了亘古之时。

    只是梦境很简单,她正蹲在玉雪山的那个院子里哭,她面前的避尘草,被眼泪都砸湿了……

    这般不知道哭了多久,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娘亲!”

    云锦绣模模糊糊的,眼睫动了一下。

    “娘亲。”那声音又传来一次,云锦绣这才身子一动,蓦地睁开了眼睛。

    只是看到的不是宫懿的脸,而是宫离澈的。

    云锦绣看着他一时有些发傻。

    宫离澈微挑了下眉:“梦到谁了?”

    云锦绣道:“梦到自己了。”

    宫离澈道:“梦到自己,哭成这个样子?”

    云锦绣摸了一把脸,这才发现满脸的泪。

    她梦里,只觉的彻骨的心痛,好像自己一下子又回到了亘古时的那个云火,只是为什么哭,自己却记不清了。

    云锦绣道:“除了我,还有一株草。”她就着他的袖子,擦了擦眼泪,恢复如常道:“出关了?伤势都好了?”

    她抬手,落在他手腕检查,宫离澈懒懒笑道:“若再不恢复,女儿都要长大了。”

    她这么一说,云锦绣才突然想起,自己闺女还没去找。

    她连忙回头,看向身侧正无语的宫懿,“懿儿,快去把你妹妹找回来!”

    宫懿嘴角微微一抽,“妹妹?”

    自己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的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妹妹?

    方才他一度以为,自己父亲口中的女儿是在说自己,毕竟自己父亲口味独特,经常对着他说,想要个女儿的。

    云锦绣急声道:“对,你四岁的妹妹,亲妹妹!”

    宫懿还没回神,云锦绣便急声道:“这丫头自一来就不见了踪影,现在连个消息都没传来,这太危险了。”

    宫懿僵硬的下意识道:“是有些危险,毕竟年纪还小。”

    云锦绣无语道:“我不是说你妹妹危险,我是说别人危险!这丫头再不拎回来,非翻了天不可!”

    宫懿:“……”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