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武校医〕〔妖星传〕〔鬼使神差〕〔总裁大人:你浴巾〕〔转世妖尊〕〔他是占卜师〕〔学舌〕〔东时明月〕〔召唤之最强反派〕〔英雄联盟之虫族降〕〔女娲之巫竹儿〕〔挂在树上的猴子〕〔全球有变〕〔我的微商不寻常〕〔编篡诸天〕〔盖世大掌门〕〔最后一尊魔〕〔青梅有点萌:傲娇〕〔高冷总裁的抵债新〕〔修真之人妖大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怅然若失(正番终篇)
    慕容栎抽了一下:“后面这句话是你自个添的吧?”

    云锦绣笑道:“公平竞争嘛。”

    “慕容,你不会连个小孩儿都打不过吧?”

    “慕容,我看好你。”

    “懿儿,慕容很厉害的,你要全力以赴啊。”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行来。

    那厢,宫离澈正与被六界众人陪着商量要事而回,听到这里的动静,不由也迈步行了过来。

    不多一会,竟围了一大群人。

    慕容栎脸色抽搐,眼看奇虎难下,毁的场子都青了。

    当时轻狂,随随便便就说出口了,可直到见到宫懿,他才发现自己当时说这话,有多欠抽。

    云江与楚乔俩老头本来正一起下棋,听说宫懿要与慕容栎比试,棋也不下了,也跟着围观过来。

    “慕容哥哥,三思而后行呀!”雾雨笑嘻嘻的开口。

    慕容栎不由瞪了她一眼:“别人我不管,雾雨你给我闭嘴。”

    雾雨无辜道:“慕容哥哥,我是向着你的呀!”

    慕容栎道:“众人皆醉我独醒,我慕容栎孑然一人,天王老子都不怕!”

    “什么众人皆醉我独醒,慕容,你该回幕滇学院好好的重修文学了。”司徒南笑着开口。

    雾雨立刻道:“哥哥说的对!”

    聂羽慢悠悠道:“重修什么啊,当年他与轻尘对决,轻尘连紫微剑的剑鞘都没出,就将他击败了,现在他又来挑战小懿,能让紫

    微剑露露脸就不错了。”

    慕容栎微微咬牙:“聂羽,这种黑历史,你记得倒是清楚。”

    聂羽打了个哈欠道:“我还是昨日听轻尘说起来的。”

    慕容栎咬牙:“你把君轻尘给我叫出来!”

    辰逸揉了揉眼睛困意满满道:“等对决结束再叫吧,我们都等着呢慕容。”

    众人起哄成一团。

    云锦绣只觉的好笑。

    这场对决,她已经给懿儿说不要慕容输的太难看了,何况慕容虽然实力不及懿儿,可炼器水平却很值得懿儿学习的。

    让他们切磋一下也好。

    云锦绣将从猪九口袋里搜刮来的材料装在另一个空间袋内,又让盆子将其它的材料配置齐全,她在这里忙碌,也没留意说的什

    么,发出一群爆笑声。

    云锦绣下意识的抬起眼睫看了过去,却见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难以遮掩的笑脸。

    那一刻,她突然微微的发愣。

    阳光静好的这一刻,每一个笑脸,都那样的让人心生满足。

    她的手轻轻搭在膝盖上,看着看着,便轻轻笑了。

    “锦儿。”

    突然,一道轻缓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锦绣身形一颤,蓦地回头。

    然背后,只有风柔草青,却一个人影也没有。

    云锦绣不由站起身来,看着那空空旷旷,微微的有些发怔。

    “在看什么?”宫离澈走过来,揽住了她的肩膀。

    云锦绣抬睫看了看他,轻轻摇头:“这几天很忙?”

    自他登临主神之位,她感觉自己很久没见到他了,其实仔细算算,也就几天而已。

    宫离澈道:“秩序需要重组,规则也要重新构建,是有些繁琐。”

    云锦绣道:“规则我去构建好了。”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构建了。

    宫离澈笑道:“这倒不用,这次的规则构建,我想加入防御阵。”

    云锦绣一愣,很快明白了,规则重建,最怕的是外界的突袭,他们需要早作准备,做好防御措施,这也能算是个大底牌了。

    “可找好阵眼了?”

    想建防御大阵,得需要找到靠谱的阵眼,毕竟阵眼一毁,全线崩盘。

    宫离澈道:“这恐怕要劳烦夫人了,不过,阵眼我倒是已经有人自告奋勇了。”

    “自告奋勇?谁?”云锦绣好奇,做阵眼可是件风险极大的事,只要被攻破,阵眼就别想活了。、

    “五行神。”宫离澈向远处扫了一眼。

    云锦绣蓦地偏头,正看到那神源子他们几个,正远远的冲自己招手。

    云锦绣:“……”

    虽说有些意外,可云锦绣对防御阵便突然的有了想法。

    她微一抿唇道:“规则构建时叫上我,防御阵我来做。”

    “好!”

    远处突然爆发出欢呼之声,云锦绣与宫离澈齐齐看了一眼,而后对视一笑:“我们也过去看看。”

    宫离澈笑道:“这场对决,对于懿儿来说有悬念吗?”

    云锦绣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宫离澈晃了晃狐尾道:“本座的儿子,岂能被所谓的天禁锢。”

    云锦绣正色道:“既然如此,我便押慕容迎吧。”

    反正她已经给懿儿叮嘱过了。

    宫离澈道:“除了本座,夫人不许压别的男子。”

    云锦绣:“……”

    她缓步向前行去,顿了顿,又回头向身后看了一眼。

    那一声锦儿,却像是幻听,又好似真真实实的在自己耳畔。

    明明轻尘就在这片陆地之上,可为什么她心里还有那么一些难以说清的怅然若失呢?

    或许,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唤她一声锦儿了吧……

    *

    静谧的山寨内。

    夏沐坐在结愿树下。

    原本苍绿的大树,这几日不知为何微微的泛了黄。

    他有些发怔的看着,一旁鲁大牛边清扫着落叶边道:“曾祖,是秋天要来了吗?为什么叶子都落了?”

    夏沐道:“该来的都会来,该走的都会走,顺其自然好了。”

    鲁大牛疑惑道:“那什么是该来的,什么是该走的?”

    夏沐道:“大牛,你问的问题,越来越难以回答了。”

    鲁大牛憨厚的摸了摸头,不好意思道:“不是俺问的高深,是曾祖想的高深了,要俺说,什么都该来,什么也都该走。”

    夏沐身子一颤,目光蓦地看向鲁大牛。

    鲁大牛被他的目光看的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自那日妖狐来之后,曾祖似乎便变得忧心忡忡了。

    或许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在他看来,无论什么时候,日子都还是那样的过。

    外面再怎么变化,可寨子里的人,却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毫无变化的。

    他们也相信,只要曾祖还在,这种平淡的生活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夏沐却像是被鲁大牛一句话给点醒了。

    他走到那结愿树下,抬起掌心,轻轻摩挲着结愿树的枝干,目光亦带了些许的悲悯: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主宰〕〔都市盘龙〕〔将军令:罪臣谋天〕〔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曾与你海誓山盟楼〕〔万年只争朝夕〕〔重生豪门:权少宠〕〔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天才萌宝,妈咪要〕〔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