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绝妙术法
    话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优纪站起身,目光看向元锦绣,犹豫了一下道:“告辞。”

    云锦绣没有回身,她话一出口,便觉得自己语气过了,可心底腾起来的那股子无名怒火,却无处发泄。

    好好的名字为何要改?轻尘天资卓绝,为何将无忧教成了那个样子?

    其实那君无忧的资质与寻常人比起来并不算差,可那个孩子从小宠坏了,不爱好好的去修炼,只爱玩儿,以至于现在还不如君

    岚家的君无意。

    云锦绣心里有些烦闷,她转身看向优纪,虽见他背脊依然挺直,可终究是少了绝尘之姿。

    君尘,君轻尘……一字之差,所有的一切却似乎都不一样了。

    “姐姐!不好了!”

    就在这时,雾雨急匆匆的跑了来。

    云锦绣蓦地收回目光,看向雾雨道:“怎么了?”

    “懿儿遇到危险了。”雾雨神色严肃,说着便向大殿内行去。

    云锦绣心里一沉,亦快步跟了过去。

    昨晚她便看到懿儿的魂玉有波动,她原本也是担心的,但之后便见魂玉趋于平稳,那是化险为夷了。

    新大陆本就危机重重,遇到危险也属正常,这也是对懿儿的一种考验,现在却又遇到危险了吗?

    雾雨将殿内的帷幔全放下来,殿内一片昏暗,她这才将星球祭出,她抬手一指道:“姐姐,你看。”

    雾雨指着的那片星象全部乱了,她之前也跟着雾雨学了些浅显的占卜知识,对于星象的变化,多少也知道了一些。

    每个人的星运都会按照固定的轨迹行走,一旦出现波动和变化,那便必然是遇到了危险了,可现在这一片星象全乱了,那就不

    止是危险那么简单了。

    “懿儿的星运,我一直看不清楚,可穆瑜他们的却能看到。”雾雨解释,“他们时时的与懿儿待在一起,是以我常会以他们的星运

    为准来卜测懿儿的安危,星象大乱,说明他们一起遇到了极大的危险了。姐姐,怎么办?”

    雾雨也有些心焦,她最疼爱的,当然是宫懿了,毕竟当年懿儿出生,姐姐连着沉睡了三年,那三年是她将懿儿带大的,虽然当

    时自己也是个小孩子,但那种点滴积累起来的感情,却弥足珍贵。

    云锦绣心里也有些发紧,养儿方知父母恩,那种焦心之下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太难熬了。

    “可能卜到他们现在的位置?”云锦绣压下心中担忧,低声询问。

    雾雨道:“具体位置很难卜测清楚,只能说大致位置,懿儿他们似乎想要离开新大陆,但现在没能成功!”

    云锦绣皱起眉头:“看来是身份暴露了。”她看着那星象,陷入沉思之中。

    隔着深不见底的混沌裂缝,再强大的力量此刻也是鞭长莫及了。

    “姐姐,我们可以尝试拟星。”雾雨开口。

    云锦绣一愣:“拟星?”

    雾雨点头道:“对,这也是我新学的术,只是消耗太大了,现在的水平,也只能拟出两颗星来,且时间极短。”

    这些术语,便是云锦绣也听的不是太明白,她沉声道:“雾雨,解释明白些。”

    “拟星就是模拟出一个假的星运,可以以术法直接出现在懿儿他们身旁,只是这个拟星虽然不是篡改星运,却等于在那里凭空的

    增加一条星运,就好比,拟出一条姐姐的星运,那么姐姐的化身便直接可以出现在那里,但时间和实力上都有限制。”雾雨认真

    的解释开口。

    云锦绣道:“真是个绝妙的术法,便拟我的吧。”

    雾雨道:“姐姐可否再带个帮手。”

    云锦绣沉吟了片刻:“你若是只拟一条星运,与拟两条星运有什么不同?”

    雾雨想了想道:“只拟一条的话,实力比两条星运实力上增加百分之三十,时长上可以相比较两条星运的时长,增加百分之五十

    。”

    “足够了。”云锦绣开口,“动手吧。”

    她现在已然踏足武帝,便是实力上被压制,只要那个新不出手,她相信自己也难逢敌手了。

    “需要姐姐的精血来激活星运 ,姐姐准备一下。”雾雨手印一变,一道璀璨的流光便从她的指尖窜了出来,那流光只刺向那片

    混乱的混沌漩涡。

    流光积聚,渐渐的幻化成了一道人形。

    云锦绣拿起匕首直接在掌心一划,接着掌心的鲜血便向那人形汇聚了过去。

    *

    新大陆,虚无。

    宫懿目光微变了些,在他身后,穆瑜几人皆是如临大敌,紧张的看着凭空出现在四野的人。

    正对着的方向,一个面色枯瘦的老者半阖着眼睛,盯看着他们。

    “你们是何人?”宫懿凝声开口。

    那老者不说话,接着他身侧的虚无波动了一下,一道身影出现在视野。

    看到那个人,宫懿心里顿时了然——新迦。

    他们原本是想穿过虚无,找到那个混沌裂缝,快速离开的,却没想到被人强行用手段拦截了下来。

    对付新迦也只是让宫懿神色郑重起来,可那个老者,却让他如临大敌,便是梦寻叔叔出关,怕也难是这个老者的对手。

    “跑啊!继续跑啊!”新迦冷笑的盯看着宫懿几人,脸上露出的笑容有些嗜血。

    “这王八有点嚣张啊!”穆瑜握拳。

    “敢同我们大哥这么说话,太欠揍了!”丘引哼了一声。

    “大哥,我来对付他!”小夜这几年跟着宫懿是学到了真本事,很有着几分的底气。

    宫懿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保护好自己就好。”

    他抬手,轻抚了一下襟口的石胎,这货还在沉睡,没有醒来的迹象。

    看来只能靠禁天虫和生命树来阻止那老者了。

    新迦的肌肉还在鼓胀着,似乎每一寸都在喷薄着强大的力量。

    他死死的盯着宫懿,咬牙切齿的开口:“我当新月为何拒婚,原来是因你小子!”

    宫懿微一皱眉,他险些忘了,这个新迦是新月的未婚夫。

    难道小树林的情形,被新迦看到了?

    宫懿不由抬手触了下下巴,那里被咬过的触感还未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