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妻攻略:夫人,〕〔地球穿越时代〕〔重生之财富美利坚〕〔帝都怪盗与异界之〕〔邪魅老公宠妻上瘾〕〔我养了个地球〕〔三神破命踏征途〕〔嫡女惊天下〕〔校霸的独宠:小甜〕〔重生福气甜蜜妻〕〔重生八零小妆娘:〕〔萌妃驾到:王爷,〕〔七零甜蜜蜜:小娇〕〔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神寓之言〕〔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我从不骗人〕〔进球万岁〕〔环城术士〕〔精灵聊天群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越强大越畏惧
    美姬急声道:“楚梦寻,你回来这得只是为了陪我吗?”

    什么也没做,什么事也没说,只是跟她说了几句闲话,这简直不是楚梦寻的风格!

    楚梦寻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觉得是便是吧。”

    美姬不由嘻嘻笑道:“我觉得是!”

    楚梦寻将目光收回,目光里也多了一分的温和,再不多言,抬步走了出去。

    *

    此次宴席,楚梦寻原本邀的人不算少,但来的却比想象的还要多。

    一番酒敬下来,挠是他的酒量,也觉得胜不住那酒力。

    待敬到云锦绣这里时,他已微现了几分的醉意。

    此次,楚梦寻虽给宫离澈去了请柬,但宫离澈并未出席,委实是他现在的身份太吓人,这种场合自然是能不来就不来的,否则

    日后六界众人大婚,人人邀请,他日子就不要过了。

    云锦绣之所以来,一是因了神后的身份,二来是因了她与楚梦寻是相识已久的好友,何况她与美姬关系也极好。

    云锦绣笑道:“一向冷静自持的楚门主此番也不能自持了。”

    众人皆是发笑调侃。

    楚梦寻只抬了下酒杯与云锦绣碰了一下,道:“今日之事,谢了。”

    他虽然微有些醉意,但其实心里还很清楚明白。

    以往他不爱说谢字,今日乘着酒力,倒也说了出来,似乎也不像平时那么难以启齿。

    云锦绣微微抿了下唇:“最应该谢的,是西施姐。”

    赛西施笑道:“那我哪里当得起,楚门主莫要轻言谢字。”

    楚梦寻似扯了下唇角,可那张脸冷冰惯了,就没怎么笑过,他一抬杯,也未多说,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云锦绣觉得自己那一刻心里变得很温和,当年的好友一个又一个的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她自己,也算个圆满。

    这个结果,是她一直追求的,可真的走到这一天时,反而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狂喜,只是倍加的珍惜。

    从喜宴回来时,已近黄昏。

    云锦绣直接去了天殿,神仆给她行礼,云锦绣轻轻一摆手,他们便退下了。

    宫离澈还在忙碌。

    云锦绣靠在门扉上,静悄悄的没有说话。

    她早就知道,登上这个位置,便意味着没完没了的事务压在身上,当初天泽如此,如今宫离澈亦是如此。

    那一刻,她心里生出一些愧意来,宫离澈往日可以说很闲散了,可如今却忙的像个陀螺,说到底也是为了她和孩子们。

    她抬步走了过去,看她走过来,宫离澈身子往后微靠,懒懒笑道:“本座还以为夫人会站在那里看个一年半载。”

    “你有多好看,能叫我看一年半载?”云锦绣看着他批阅的折子,忍不住道:“今日还有多少?”

    宫离澈随之指了一下:“那一摞都是。”

    云锦绣走过去,拿起一份折子看了看,然后拿起朱笔也写画起来。

    宫离澈合上手里的折子,将她揽了过来:“没有别的事可做了?”

    云锦绣靠着他道:“没意思,这个折子我批过了,你看行不行。”

    若是成,她便帮着他分担这些政务,若是不成,她也就不跟掺和热闹,浪费时间了。

    宫离澈将她手里的折子放下道:“本座心肝批的,怎么也比那帮老头子要强。”

    云锦绣撇嘴笑道:“看都不看,便能断定我批的好,偏心。”她将那折子一推道:“近日,新大陆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宫离澈将一个密函拿了过来:“楚梦寻送来的。”

    云锦绣微一挑眉:“楚梦寻?”

    新郎官还有时间操心新大陆的事。

    “他在新大陆留了一个眼线,名唤魅姬,那女人传来了消息,新已下了命令,让其三子新辉前往混沌裂缝,六界已经被盯上了。

    ”

    云锦绣面色微变:“已经多久了?”

    “少则五日,多则十日。”宫离澈抬手,摊开一张图。

    那是星空图,在那星空图上,有一条十分显眼的裂缝,想来便是那条混沌裂缝。”

    “新能这么快的察觉到新世界的存在,或许不仅仅是懿儿他们暴露了身份,很有可能是在他的身侧,也有着一位极为强大的占卜

    师。”

    云锦绣道:“那新辉实力如何?”

    宫离澈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云锦绣道:“新在低估我们。”

    她几乎是一瞬间就抓到了事情的关键。

    宫离澈微抬了下唇角道:“或许只是为了探一探新大陆的实力,亦或者是想要试探,祖神是不是还活着。”

    云锦绣来回的走了几步,思虑道:“我们现在的实力,恐怕并不能与那个新抗衡,只要他确定父神不在,新就会立刻出手,到时

    整个六界都得完蛋!”

    这般一想,云锦的心微微的沉了,莫说父神没有活着,便是父神活着,也是新的手下败将,一个曾经失败的人,想要战胜对方

    ,首先要打破心里的阴影,再去战胜曾经的对手。

    按理说来,新应该不会有什么顾虑才对,还用派新辉来这里探路?

    夏沐说新是一个精明,机敏的人,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还对不及自己的手下败将心存担忧,只能说明他内心其实并不踏实,

    亦不自信。

    想到此,云锦绣道:“你说,新会怕什么?”

    夫人在侧,宫离澈半份折子也看不下去,索性起身拉着她出了书房。

    “越是强大的人便会越有畏惧感。”宫离澈微微的扫了扫狐尾,漫不经心的开口,“就好比地焰,哪怕是在最后的对决之中,他也

    没有忘记使用卑劣的手段。事实即便他不用那些手段,我们对付起他来,也是一样的棘手。”

    “新也在畏惧。”云锦绣不由开口,“可他究竟在畏惧什么?”

    地焰的畏惧还能理解,毕竟他曾经败给过宫离澈,即便是之后获得了强大的力量,那种阴影还在。

    可新是胜利者,他对父神应该不会产生畏惧才对。

    “或许是这个六界吧。”

    “这个世界?”云锦绣不解。

    宫离澈道:“新与臧夷观念完全相反,为了证明臧夷是错的,他将臧夷打败后,疯狂的贯彻着自己的观念,可懿儿杀了新迦,却

    让他对自己的观念产生了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