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扎心了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

    自己踏足武帝,很平缓的就晋级了,因没有惹出什么动静,自然也就没有引起谁的注意,她自己也不会到处的显摆,天阁则一

    起默认,权把自己的实力当成了一张底牌。

    这个叫新月的少女,倒是很有着几分的眼力。

    云锦绣没有多说,一摆手道:“押下去吧。”

    *

    宫懿受了伤,惊动了整个六界,无数的宝物雪片似的往天宫飞了过来,云锦绣让人统统的退了回去。

    红鸾出手虽然挺狠的,但那一剑并未伤到懿儿的心脉,何况以着云锦绣如今的医术,便是魂飞魄散都能把魂识给织回来,别说

    这一点小伤了。

    宫懿穿着件素白的里衣,靠坐在床榻上,一旁宫馨十分乖巧的把药端了过来,“哥哥,吃药啦。”

    宫懿抬手将药碗接了过来,微微仰头,便将微烫的药喝了下去。

    他其实已经没事了。

    别人看来挺致命的伤,对于自己的恢复力再加上娘亲强大的医术来说,实在不值一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伤口虽然愈合了,可偶尔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云锦绣将他手里的空碗接了过去,开口道:“红鸾和新月都被压在女牢,你打算怎么处置?”

    宫懿道:“娘亲觉得如何处置合适便如何处置吧。”

    他神色里,有一丝没有掩饰的冷漠。

    云锦绣不由笑道:“你的小情人,我怎么出手处置?”

    宫懿耳朵一翘,微有些局促道:“娘亲别开玩笑了,我与她们也只是有过几次交集而已。”

    云锦绣笑道:“我同你爹商量了,新大陆这些人,全部交给你来处置。”

    宫懿一怔道:“娘亲……”

    “若是你不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正确的时候,那便跟着自己的心走。”

    云锦绣也不打算多说,收了药碗道:“馨儿,别吵你哥哥休息,出去玩。”

    宫懿磨蹭道:“我想陪一下哥哥嘛。”

    云锦绣拎起她:“有你陪着,你哥就要伤脑筋了。“

    说罢,也不给宫馨挣扎的机会,便将她拎了出去。

    殿内很安静,宫懿靠在床榻上,沉思了一会,刚要翻身下床,便听到外面传来急匆匆的声音。

    “大哥!”

    宫懿一听这声音,立刻又躺了回去,翻个身直接装睡。

    穆瑜几人一下子闯了进来,看到躺在床榻上的宫懿,二话不说直接爆哭:“大哥居然还没有醒过来!这是伤心了啊!”

    “没想到红鸾妹子下手这么狠,大哥被扎心了!”

    “大哥这次不仅伤身伤心还要伤情了!”

    三人一阵哭嚎,宫懿嘴角微抽。

    原本打算直接装睡,眼看他们大有大哭不止的架势,只得郁闷坐起身道:“都闭嘴。”

    穆瑜几个见宫懿猛地坐起身来,哭声倏地戛然而止,一下子就凑了过来,抬手就去摸宫懿心口。

    “大哥,你伤好了?”

    “快让我看看胸。”

    “有点激动啊,还是第一次看大哥的胸。”

    宫懿:“……”他为什么要带着这三个小弟?宫懿有些无语,一扫手站起身道:“天牢里什么情况?”

    他翻站起身,抬手扯过来一件外袍穿在了身上。

    “嘿嘿,我们对那群混蛋严刑拷打了一番,逼出很多信息来。”穆瑜坏坏的掐着腰开口,“大哥还有什么招尽管说,我们保证压榨

    出他们最后的价值!”

    宫懿想了半响道:“去见见他们吧。”

    *

    天牢。

    红鸾蜷缩在昏暗的大牢内。

    身下就是冰冷的青石板,不远处放着一张方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天牢应该是新建不久,极大极空,甚至不怎么潮湿。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想起来,也不愿起来。

    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她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看到了淳淳。

    淳淳长的极漂亮极可爱,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就像是会说话一样。

    她记得很久之前,她和淳淳被人欺负了,新月抓起地上的铁杵就冲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

    新月没哭,淳淳却哭了。

    新月很不耐烦的吼淳淳,让她不要哭,可她却不由笑了。

    那时,新月是她们的好姐妹,她们约定以后要一辈子都在一起,谁也不能将她们欺负。

    可是后来呢?

    后来,新月的剑洞穿了淳淳的心脏。

    红鸾怎么都忘不掉淳淳濒死时睁大的眼睛,充满了无尽的惊恐,绝望和痛苦。

    红鸾一直不能理解,明明那时候那样好的感情,是什么原因让新月下的手呢?

    红鸾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烧了,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在疼痛。

    隐隐约约的,她又看到了宫懿。

    在奶奶无法忍受饥饿的时候,在她最为狼狈的时候,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就被宫懿给碰见了。

    她怎么也忘不掉他的容貌,他的眼睛,有着这天底下最极致的颜色,让她一瞬间就看呆了。

    她随她的娘亲,是个极容易心软的人,别人对她好一点,她就会一直的记得,所才会被樱柔撕上门。

    可对宫懿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红鸾有些痛苦的趴在地上,身子因为疼痛有些痉挛,眼眶在那一瞬间也泛起了红。

    她就是张不开口,也无法像新月那样直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在她心里,真的是不一样的,与任何

    人都不同,无关他对她是好是坏。

    现在,他一定恨死自己了。

    “咣当!”就在这时,天牢的大门突然被推了开来。

    红鸾的身子一颤,有些无力的抬头,向大牢外看去。

    刺目的光线,自外面照了进来,背着光的少年缓步的走了过来。

    红鸾以为他是向自己走过来的,一下子手忙脚乱的挣扎起身子来,然下一刻,便看到他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角落里蜷缩的自己,反倒是他身后的穆瑜几人,齐齐的向她看了过来,可

    视线里都充斥着愤怒。

    红鸾觉得嗓子被梗住,然后有些失落的垂下头去。

    他们一直的向前行去,直到身影行到了大牢的尽头。

    红鸾知道,那是新月的牢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