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零二章 触碰天规
    那厢穆瑜几个人连忙的打开禁制,冲到牢房内。

    红鸾躺在血泊中,一动也不动,穆瑜试了试她的鼻息,大声道:“大哥,红鸾死了!”

    一句话,把豆儿也给吓到了。

    她只是想惩罚一下红鸾而已,压根就没想杀死她啊!

    就受了几下鞭子和锤刑,就死了?

    宫懿也面色微微一变,几步掠了过去,俯身抬手落在红鸾的手腕上,试了试心脉,然后抬起头看了穆瑜一眼。

    穆瑜不由惊悚道:“死了?”

    宫懿微有些无语的看了穆瑜一眼,“还活着。”

    穆瑜道:“吓死我了,我以为红鸾妹子被打死了呢!”

    宫懿随手取出一颗丹药,塞入红鸾口中,旋即扫了穆瑜他们一眼:“去铺个软席来。”

    穆瑜几人连忙在空间袋翻了一通,也不管是不是软席,衣裳茅草什么的全部揪了出来,快速的扑成一个简陋的地铺,宫懿这才

    一抬手,无形的力量将红鸾托起,轻轻的放在了那地铺之上。

    丘引盯着红鸾通红的脸道:“大哥,红鸾妹子脸这么红,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宫懿顿了一下,抬手试了试她的额头,滚烫的厉害。

    他道:“去问母亲要些退烧的药来。”

    丘引听言,立刻就跑了出去。

    豆儿站在大牢外,看着他们几个忙碌,她张了张嘴,想要找机会给宫懿说一下话,然宫懿却根本不搭理她。

    豆儿有些恼火,又有些郁闷,她不由道:“宫懿,她只是个犯人!”

    一旁的穆瑜听到声音不由道:“豆儿姐,犯人也是人啊,红鸾妹子还重伤着呢,你怎么给她乱用私刑的?”

    豆儿听到穆瑜语气有些责怪,不由气声道:“臭鱼,你闭嘴!”

    穆瑜嘀咕道:“爆炒豆子就是爆炒豆子。”

    豆儿气声道:“宫懿,她要杀你哎,她拿剑刺你心口哎,要不是神后医术好,你现在能在这里活蹦乱跳的吗?你看这个红鸾来后

    ,都引来了什么人?说不定她还给新大陆通风报信呢,到时我们六界就危险了!”

    宫懿依然没有理她。

    豆儿又忍不住道:“我觉得我没有做错!我是在给你报仇,我也是为了你好!”

    她就不懂了,自己一片好心,怎么到头来都训斥她了?

    就在这时,宫懿开了口:“将她赶出去。”

    他现在并不想跟豆儿废话。

    穆瑜连忙摇头:“大哥,为你赴汤蹈火我都在所不辞,可让我赶走爆炒豆子,我死都不干。”

    一旁的小夜也连忙摆手:“大哥,你扎心我们扎手啊!”

    宫懿嘴角微抽,他站起身,视线看向冷豆儿道:“你可知私自动用刑罚是多大的过失?”

    冷豆儿也心虚了,可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才不管是多大的过失呢,反正我没错!”

    宫懿道:“私自动用私刑,至少要接受八十天棍的惩罚,天宫律令威严,你觉得你便可以逃过责罚?”

    冷豆儿脸色一下变了。

    她平时根本不可能去关注这些律令,可却知道天棍是什么东西。

    据说那天棍重逾万斤,一棍子下去,寻常人当场就会被打死了!

    虽说自己是修武者,挨几棍子还可以,可八十天棍那不是直接把自己给打死了!

    豆儿心里害怕,可也并不相信真的有人会惩罚自己,毕竟她的娘亲跟神后是这种关系啊!

    冷豆儿微微咬牙道:“宫懿,你凭什么来训斥我?”

    她只觉得委屈至极,毕竟她也是为了他呀!

    他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却对她如此的横眉冷竖,现在还要打她天棍,什么人啊!

    宫懿淡声道:“我不训斥你,一切就按天宫的律令来吧。”

    他一拂袖,不再与她多言,转身又向红鸾看去。

    豆儿越发觉得委屈了,她眼眶泛红,接着转身便哭着跑了出去。

    穆瑜不由道:“大哥,爆炒豆子哭了!”

    宫懿:“……”

    他说的事实罢了。

    天宫对乱动私刑者有着很严厉的处罚,为的便是严令遏制天牢里有狱卒私自动用私刑的事发生。

    红鸾固然是犯人,可在还未完全定性她的过失之前,动用私刑就是不妥的。

    这也是一件极麻烦的事了。

    若是父亲往开一面,天宫律令的威严也就荡然无存了,若是不往开一面,八十天棍还真的能把自己这个姨姐给打的半死。

    宫懿视线落在红鸾面上。

    她眉头紧蹙,似乎十分的痛苦,血迹将她的嘴唇染红,看起来十分的凄艳。

    他给她吃了丹药,按理说应该是有所缓解才是,可看她极为难看的脸色,显然那种痛苦并未减缓。

    宫懿起身道:“你们在这里守着她,我去找母亲。”

    言罢,他并未停留,抬步便向外掠去。

    *

    豆儿一直哭着跑回家的。

    云画儿发现冷豆儿消失,正气的不行,见她突然的又哭着跑了回来,不由一愣,顾不得生气,便上前道:“怎么了?哭什么?”

    她女儿的性子她清楚,是个任性而又要强的人,平时还真的是不怎么哭,从小到大当然也没受过什么委屈。

    豆儿却没有说话,直接就跑回了房间,扑在床上哭的更厉害了。

    云画儿着急道:“有事便说事,哭什么啊?”

    连着问了好些遍,豆儿才止住了哭声道:“娘,宫懿要打我天棍!”

    天棍?

    那可不是个好词,也不是轻易便是谁能动的。

    云画儿道:“懿儿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打你天棍?”

    冷豆儿哭道:“他就是要打我天棍,他还凶我!”

    云画儿实在心里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还不快说?”

    冷豆儿一下子不哭了,她站起身抱住云画儿道:“娘,我好怕啊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天棍打死了?”

    她这话一出,云画儿便感觉到事情不太妙,不由皱眉道:“你给我好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冷豆儿见自己娘亲逼迫的紧,犹豫了很久,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

    云画儿不听还好,一听当下全身一凉,她气极道:“冷豆儿!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脑子!”

    在天宫动用私刑!这个丫头疯了吗?

    那可是大罪啊!

    见自己娘亲大惊失色的模样,冷豆儿也不由觉得怕了。

    她连忙的将云画儿抱住道:“娘,怎么办?你快去神后那里给我求求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