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之梦幻想曲〕〔爱“哭”的王妃有〕〔焚天主宰〕〔乡野透视高手〕〔冷少掌中宝,甜宠〕〔大唐第一狠人〕〔王者时刻〕〔Hi,我的甜蜜娇妻〕〔相亲神〕〔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师父是神仙〕〔美漫之大盖伦〕〔美女的最强医仙〕〔盛唐高歌〕〔纪元之主〕〔仙帝归来混都市〕〔覆手天下,特工良〕〔无限气运主宰〕〔九州造化〕〔红发小妖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零十九章 一见惊尘
    云锦绣抬手接过水,一饮而尽,这才下了床道:“宫离澈,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宫离澈好笑的看她一眼:“活了不知多少岁的本座尚觉得自己很年轻,夫人不过几十岁便自认老了?”

    云锦绣道:“我听说只有年龄大的人才会越来越少眠,我最近似乎一直睡的不踏实。”

    宫离澈将赭色的披风披在她肩上缓声道:“担心新大陆的事?”

    云锦绣边系披风的带子边道:“我直觉一向很准,我感觉新要动手了。”

    宫离澈捧起她的脸颊,吻了一口道:“我们也一直在做完全的准备。”

    两人出了寝殿,夜凉似水,漫天繁星。

    整个天宫都沐浴在星辉之中,像是裹着一层薄薄的轻纱。

    天宫是完全悬空的,而主神和神后的宫殿又是在至高点,是以出了大殿,她与宫离澈便能看到整个天宫的全貌。

    风将披风吹起,云锦绣看向宫馨的宫殿,而后看向宫离澈道:“我们去馨儿宫殿看看去。”

    方才她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波动,可她醒来后,那波动便消失了。

    现在宫馨的宫殿似也重新陷入了安静之中,可云锦绣还是要看一下才觉得放心。

    不过是片刻,两人便已出现在宫馨的寝殿之内。

    大殿内静悄悄的,侍女们都在沉睡着,似乎从未醒过来。

    云锦绣与宫离澈对视了一眼,而后抬步往内殿行去,可步子方一迈进去,便看到光着小脚的宫馨正抱着避尘草,有些诧异的看

    着他们。

    这丫头居然一直没睡!

    云锦绣目光一下子严肃起来:“馨儿,三更半夜的你在干什么?”

    宫馨被突然出现的父母给吓了一跳,手里的花盆险些摔下去,她连忙的一把抱住,惊声道:“爹爹,娘亲,你们怎么来了?”

    她说着,下意识的就往宫殿内看去。

    云锦绣目光微深了深,接着便见内殿的殿门打了开,一道身影缓步走了出来。

    云锦绣第一个反应是——男人!

    这小丫头居然深更半夜的同一个男人厮混到了一起,她一抬手,一股力量便已然向殿内的人影掠去。

    宫馨吓了一跳,连忙道:“娘亲,不要动手,那是避尘草的灵身!”

    云锦绣听到这话,手里的力量瞬间炸开消散,目光同时也看清了那缓缓出现的少年——一个称得上风华绝代的少年,亦是一个

    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少年。

    云锦绣那一瞬似是被某种情绪一下子给击中,人也愣在了原地。

    “避尘,快来见我爹爹和娘亲。”

    宫馨立刻催促着开口。

    宫离澈的目光亦微微的变幻了几分。

    避尘草的灵身?

    这模样虽与那人不一样,可那份净洁无暇的气质,却几乎相同。

    或许,只有避尘草,才能幻化出那般形态的人了……

    避尘轻轻的踏出门槛,地上的浮尘,在他的脚步落下的刹那,骤然退散。

    连空气似都在那一刻被净化,干净到透明。

    他目光清清润润的看向云锦绣和宫离澈,旋即上前轻缓开口:“避尘见过主神,神后。”

    云锦绣迟迟的没有能回过神来。

    她看着那个少年,觉得自己记忆中空白似乎复苏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记忆里又满满当当的,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也什么都没

    有忘却。

    可是那一刻的心境,却有种久违之感,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在那一刻重逢。

    可少年干净的目光里,却没有她熟悉的温柔与浅笑,只有恭敬的平和和清润。

    似乎一样,似乎又不一样了。

    云锦绣指尖轻颤了一下开口道:“你叫避尘?”

    少年浅浅笑道:“是。”

    云锦绣道:“避尘草化灵,倒是第一次见。”

    少年目光看向宫馨,眼底带了几分的轻笑道:“馨儿每日都以灵泉浇灌,想不化形都难。”

    馨儿。

    少年轻轻浅浅的语气,云锦绣敏感的察觉到了宠溺。

    她能察觉,宫离澈自然更能察觉。

    女儿可以说是宫离澈的心头宝了,突然冒出个少年,叫自己女儿馨儿,可有问过自己这个当爹的同不同意了?

    宫离澈目光扫了一眼宫馨道:“你过来。”

    宫馨莫名有些心虚,她还光着小脚,小碎步的走到宫离澈面前道:“爹爹……”

    宫离澈看她的小脚丫微微的蜷着,不由哼了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爹爹?”

    宫馨眨了下大眼睛道:“爹爹,我觉得我还挺聪明的,这种事若是都分不清,那不是傻子么?”

    她小心虚又小心恭维的模样,让宫离澈又哼了一声,抬手将她抱了起来:“避尘草给你娘亲,我带你去睡觉。”

    宫馨不由看了一眼避尘,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有些犹豫。

    她不放心的开口道:“娘亲,之前你跟我说好好的养避尘草,我养的很好哦。”

    云锦绣哼了一声:“难怪灵泉越来越少,原来都是被你拿去了!”

    这丫头古灵精怪的,拐弯抹角的告诉她不要伤害避尘,真该打皮鼓!

    宫馨嘻嘻笑道:“娘亲和爹爹最爱我了呀,别说灵泉了,馨儿想要什么,爹娘都会给馨儿呢。”

    宫离澈不由失笑:“这份自信心也不知谁给你培养起来的。”

    云锦绣嘲笑:“主神也是越来越没有自知之明了,夜深了,还不快哄这不听话的小丫头睡觉去?”

    宫离澈懒懒道:“再疼再爱又有何用,女儿大了不中留,还是夫人最好。”

    云锦绣:“……”

    宫离澈目光清淡的扫了避尘一眼,却没有多言,这才抱着宫馨向寝殿内行去。

    云锦绣将宫馨手里的避尘草抱了过来,那避尘草被养的水亮,朝气蓬勃的样子。

    她的目光这才又落在那少年身上。

    只要目光落在他这里,自己便似移不开神去,她眼底清光缱绻,目光却似是越过避尘,看到了另一个人,可她总是不知道那个

    人,该是谁。

    避尘被云锦绣的目光看的微有些不自在,可还是清清雅雅的开口:“神后放心,馨儿于我有恩,我不会伤她,亦不允许旁人伤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颜夕江墨琛〕〔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田园萌宝:农家俏〕〔娇妻甜蜜蜜:老公〕〔踏天争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