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零四十四章 潜入天仙池
    云锦绣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不断的下沉,唯一能够依附的也只有宫离澈的身体。

    因那吸扯力的缘故,下沉的速度极快,两人还未能回过神,人便直接的被吸到了湖底。

    亘古之时,云火也时常来天仙池嬉戏,对于天仙池的下的环境是极为熟悉的,可之前却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

    湖底一片湛蓝,从云锦绣的角度,正能看到宫离澈身下的六芒星,在闪烁着玄异的光辉。

    而将他们生生扯下来的力量,也正是从这六芒星里爆发而出的。

    云锦绣动了动身子,即便身下有宫离澈护着,可那恐怖的吸扯力,还是让她无法挣脱开分毫。

    “怎么办?”云锦绣紧贴着宫离澈的身子,凝眉开口。

    到了他们这等实力,居然还能被小小的六芒星给困住了。

    宫离澈将云锦绣护在怀里,微一颔首道:“别与这力量对抗,再试试看。”

    云锦绣闻言,立刻将体内的气息敛了去,接着便感觉身子一下子变轻了许多。

    身子一轻,身体也跟着放松了下来,接着云锦绣便感觉那吸扯力便开始丝丝缕缕的往身体内钻去。

    云锦绣心里一动:“这是星之力?”

    之前在星河的时候,她也感受过这星之力的力量,可那时候觉得异常浓郁的星之力,此刻看来确实是极为微弱的。

    而现在钻入毛孔的力量,却精纯非常。

    云锦绣自踏入武帝之阶后,实力便再也未精进过,一来是她的力量确实达到了某种程度的饱和,无法再继续增加,二来,寻常

    的天地灵气对于她异常庞大的丹海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已然起不了太大作用。

    可这星之力的渗入,却让云锦绣的身体发生了极为微妙的变化。

    衣袂和发丝都被染上了星辉,肌肤也在那星辉之下,变得越发透明。

    云锦绣只觉那力量像是能催人入眠似的,眼皮也跟着沉了下来。

    她依偎在宫离澈怀里道:“我怎么有些困?”

    “困了便睡一会。”宫离澈开口。

    云锦绣道:“我睡了你怎么办?”

    “若有急事,我便将你唤醒。”宫离澈轻抚了下她的发丝。

    云锦绣眼皮越发沉了,又喃喃自语了几声,这才彻底的失去了只觉。

    看到怀里睡的不省人事的云锦绣,宫离澈目光微微的眨了一下。

    这星之力似乎有催眠作用,莫说他心肝了,便是他自己也几乎抵抗不住那星之力带来的困意。

    可无论如何,他都是不能睡去的,否则这里一旦发生什么变故,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宫离澈神念一道,一道幽蓝的寒芒自他的肩膀处滑过,鲜血的印记一下子氤氲了出来。

    疼痛让他倏地有了几分的精神,宫离澈这才勉力的盘坐起身来,开始思索着如何从这吸扯力之中挣脱出来。

    星辉灿烂,铺满了天仙池池面。

    天色也跟着渐渐的暗淡了下去,虚空尽头,一颗灿烂的星子,缓缓的弥漫上了一层红霜……

    *

    东都。

    魔翎将晴雪郑重的下葬后,又在墓碑之前,立下了一座石碑。

    石碑之上写着魔翎亡妻之墓。

    他在那墓碑之前站了许久,方觉心里的痛苦减少了一些。

    身后,仆使上前道:“爵爷,天色不早了,该回了。”

    魔翎淡淡的嗯了一声,将墓碑轻扫干净,愣了半响,这才转身向寝殿行去。

    年轻时,他肆意花丛,是个纨绔子弟,寻常之时也没有将心思放在哪个女子身上,之后虽然出了冥决的乌龙,可也没怎么当回

    事,就当玩玩了。

    晴雪可以说是第一个走进他内心深处的女子,只是因在他身体陷入最痛苦之时,是她让他得到了重生。

    那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男人是不会懂的。

    可没想到两人的缘分竟然这么的短暂,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了。

    晴雪实在是个好女子,虽然她出身卑微,可性格温柔似水,十分的体贴,直叫人如沐春风。

    这一点,便不知比寻常的女子,好了多少倍。

    可也正是这一点,让晴雪根本无法接受他和冥决的鬼混,这才选择了了结自己的一生。

    魔翎内心对她是十分的疼惜的。

    可现在,无论他有多么内疚和后悔,都无法将晴雪挽回了。

    就算是云锦绣也不能让一个已经转世投胎之人重新复活……

    魔翎轻轻的叹了口气,又将一束带来的鲜花放在墓碑之前,这才站起身,轻声道:“晴雪,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绝不会丢下你

    一人。”

    他又僵站良久,这才依依不舍的转身,向寝殿行去。

    行至正殿之时,发现仆人们准备了满满当当的一桌子的膳食,开的也是好酒,酒香四溢,沁人心脾。

    若是平时,魔翎必然会行上前去,豪饮上一杯,可此时此刻,却是没有半点食欲,只看了一眼,便要走开。

    仆使连忙上前道:“小爵爷,这膳食是奴才们专门给您准备的,吃一些再歇息吧。”

    魔翎看了那仆使一眼,微微皱眉:“如此铺张浪费,哪个的馊主意,出来受罚!”

    这一句话,可把那些仆使们给吓了一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奴才们不敢。”

    魔翎不过是随口一声恐吓,却是没想到将这些个奴才给吓到了。

    他有种极为不爽的预感,沉下了声音冷声开口:“谁的主意?”

    仆使们吓的魂飞魄散,却也不敢承担这莫须有的罪名,只得硬着头皮低声道:“是……是……”

    “是我!”

    这时,一道声音将那仆使的声音给打断。

    魔翎一抬头便看到冥决鼻青脸肿的走了进来,但脸上却还挂着让他十分不爽的邪笑,让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魔翎心里一股子无

    名之火噌的一下涌了上来。

    冥决却丝毫没感觉到他的愤怒似的,笑着开口道:“魔翎兄,来来,今晚你我好好的喝上一杯。”

    魔翎的脸色难看的很。

    这混账居然还好意思邀他喝酒?

    还有他眼下心情万分的沉重,为什么他反而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魔翎理也不理他,转身便走。</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