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闺谋〕〔女帝家的柯基犬〕〔医往情深:呆萌娇〕〔盛世极宠:天眼医〕〔位面复制大师〕〔亘古大帝〕〔下堂将军要亲亲〕〔重生八零:福妻有〕〔前夫,双修么?〕〔我在泰国开店卖佛〕〔诸天修道者〕〔我真要逆天啦〕〔菜鸟除妖师〕〔网游之箭破天穹〕〔宠宠欲动:七爷,〕〔虎威娇女〕〔史上最强天秀〕〔霍先生,轻点抱〕〔蜀山剑宗系统〕〔最终之自我救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漠然相对
    虽是满腹怒火,新月却还是快步的向对面的房间行去,而后直接的将书房门给推了开。

    房间内灯烛摇曳,一道身影,正坐在书案后。

    似乎没想到有人闯进来,他下意识的抬起头,一张脸便清晰无误的出现在视野。

    纵使新月已经从丫鬟那里知晓,自己的相公乃是真镜国第一美男子,可猛地看到那张脸时,她的心尖还是被什么扯了一下似的

    ,猛地就绷紧了……

    一时之间,她竟然一个字都未说出来,只有些发愣的将他看着。

    他微微的蹙了下眉,却修养极好的站起身,眉眼之间,掩饰不住冷淡的看着她道:“有事?”

    那两个清漠的字眼,让新月一下就回过神来。

    “没事!”

    “若是没事,便退下吧。”

    他走到书墙前,将一本厚厚的书本子取下,然后转身又回到了书案前。

    新月看着他。

    明明是大喜的日子,可他只穿了件青衫,肩直腰窄,笔直清俊。

    他实在是冷淡,眉眼间的漠然,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位新婚妻子!

    这一桩婚事,原来不是你情我愿,而是两两相厌吗?

    相厌?

    新月突然觉得自己并不讨厌他,即便他清淡疏离的像是个不食烟火的神仙。

    也就是说,是他讨厌自己了?

    得出的这个结论,让新月心里有些压抑,骨子里的傲气,让她不由哼了一声,上前一步,直接将他打开的书本子“啪”的一声,

    给合上了。

    “正逢喜事,你却在这里看书写字,你是书呆子吗?”

    丫鬟说他叫宫懿,懿是壹次心的那个懿,多好听的名字啊。

    宫懿抬起目光看着她,清幽的眼底,有丝丝的排斥,可却被他很好的遮掩去了。

    “本王有要事处理,你且回房 休息吧。”

    他声音清清漠漠的,尽是拒人千里。

    新月微微皱眉,她不由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宫懿平静的抬起头看着她道:“你我既然已经结成夫妻,便无谓欢喜。”

    “怎么就无谓欢喜了呢?只是我觉得奇怪的是,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同我成婚呢?”从丫鬟那里她了解他的一些情况了

    。

    年轻有为,天才绝艳,又是真镜国第一美男子,这样的身份,想娶什么样的女孩子娶不到?

    她呢?父亲是土匪,兄弟也是土匪,他们家就是一土匪窝,就算是披了官皮,那也改不了土匪的本性吧?

    宫懿却没有回答她,继续的忙碌自己的事。

    新月觉得有些气恼,见他拿起笔来写字,很干脆的直接就给夺了过来。

    沾满浓墨的墨汁一下子被甩飞,几滴溅在了他的衣裳上。

    新月一愣,也觉得自己动作有些过火了,顿了一下开口道:“我给你擦擦吧。”

    她的手刚一探过去,他便受惊了似的,直接避开了。

    新月的手顿在原地,宫懿看她一眼道:“不必了,我自己来。”

    说着便转身直接的出了房门,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新月:“……”

    翌日。

    小丫鬟春梨一大早便跑了进来,欢喜道:“王妃,大公子二公子来了。”

    新月正挽着衣袖和几个工匠打铁,听到声音头也不抬道:“忙着呢。”

    “才不过刚成亲,就把自己的兄弟给忘了,果然是女大不中留!”调侃的声音传来。

    新月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两个样貌极为英俊的年轻男子正笑着走了过来,正是新月的两个哥哥,新铨和新筑。

    新月道:“你们来干什么?”

    “月儿,按礼今日你要与永定王一起入宫面圣,眼看时候不早了,你怎得还在这里打铁?”新筑笑着开口。

    新月一愣:“入宫面圣?”

    那宫懿根本就没有同她说好吗?

    何况,昨晚她不就是滴了他几滴墨么,居然惹的他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我给忘了。”新月继续翻看自己淬的剑。

    她生在土匪窝,自小舞枪弄棒,功夫倒是不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不记得过往的记忆了,也多亏了春梨一一道来

    。

    既然是个会武的,那便找个趁手的武器才行,这才萌生出淬炼一把新剑的想法。

    “这都能忘,还是快点更衣吧,别让妹夫等太急了。”新铨出声开口。

    新月道:“他在等我吗?”

    她问的有些漫不经心。

    自己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相公根本对她无感,可婚都结了,总不能现在就退婚吧?

    何况,这婚事还是皇帝亲自御赐的……

    “他敢不等吗?”新筑开口,“新月,那小子要是敢欺负你,只管给二哥说,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新月瞪了新筑一眼:“谁说他对我不好了?你看到了?”

    新家一向对这个女苗疼爱,见新月不开心,新筑立时道:“我只是比喻嘛!”

    新月将挽起的衣袖放了下来道:“不许比喻,我既然嫁了他,好不好,都不许你们说!”

    说着,她一甩袖,便向自己房间内走去。

    新筑嘴角一抽:“大哥,你说妹妹是不是中了他的邪了?你说那个宫懿有什么好,她怎么发疯似的要嫁给他,我可听说这小子有

    个青梅竹马来着。”

    新铨皱眉看了他一眼:“胡说什么,这么多年,永定王一直独身一个人,我怎么没听说他有什么青梅竹马?”

    新筑还想开口,却被新铨给瞪了一眼,立刻闭了嘴。

    房间内,新月边换衣裳边道:“宫懿有青梅竹马吗?”

    春梨十分乖巧道:“奴婢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呀,王爷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之前陛下还给王爷赐了几个漂亮女子,可都被王爷给

    婉拒了呢!所有的女子里,王爷单单的答应了王妃的亲事!”

    春梨这般说着,神态之间颇有些骄傲的意思。

    新月道:“是吗?”

    可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宫懿对自己的任何情意?

    她本就生的极美,这般一番打扮下来,更是美的艳光四射。

    所有人看到她的眼光,都有掩饰不住的惊艳,可独独宫懿,眼底连丝波澜都未起。

    新月几步便跑到他面前道:“若不是大哥二哥提醒,我都忘记今日要进面圣了!”

    宫懿淡淡道:“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