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一百九十八章 大梦初醒
    新月一愣,接着脚下一滑,身子整个的就向崖下坠了下去。

    新月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未免也太短暂了些。

    明明,她似是刚醒来没有多久的。

    可这般高的悬崖,这么的坠下去,一定是再无活路了吧?

    “新月!”

    星儿一声惊叫。

    宫懿蓦地回头,却见悬崖之上,已然不见了新月的踪影。

    他快步跑至悬崖边缘,却看到新月的身子如同飘飞的落叶一般,缓缓的坠落了下去。

    然新月看着他,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任由自己消失在茫茫的白雾之中。

    *

    那一日之后,新家痛失爱女,与永定王反目成仇,并发动了疯狂的报复。

    王府之人被满门斩杀,永定王亦因触怒老皇帝被废黜为民,永遭流放之苦。

    一代英杰永定王,竟就那般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再也难觅踪迹,留下的,也只有关于他当年的传奇。

    五年后。

    一处世外桃源。

    桃花灼灼,盛开,铺铺沉沉十余里……

    简陋的竹楼旁,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半靠在软椅之上,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

    “咳嗽又加重了?”

    温和的声音传来,身着青衫的男子满目忧心的走了过来。

    “可能吸进了些许的花粉,才呛咳起来。”女子笑了笑,开口。

    “先把药喝了。”男子将药端了过来,却被女子抬手抓住了手。

    “宫懿,你来坐一会,我有话说。”女子目光流转,正是当年的星儿公主。

    宫懿身子一顿,却还是在她身侧坐了下来,浅声道:“说吧。”

    星儿目光远处的桃林,顿了好一会,方轻声道:“自你我逃难至此,已有五年了吧。”

    “时间这么久了?”宫懿似有些恍然。

    “这些年,你我朝夕相处,若是如寻常之人那般,怕也已经儿女双全了。”星儿目光轻轻的看向他,“可这些年,你对我恪尽职守

    ,权只当我是一位公主那般守护照料,宫懿……我便这般的让你不愿碰触吗?”

    宫懿眼睫轻轻一颤,看着她的眼睛,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新月坠崖,你的心也跟着逝去了吗?”星儿眼底氤氲了泪意。

    宫懿心口剧痛:“星儿,你莫要多想。”

    “若是早知你这般的放不下,当初我反不如嫁去那南国,纵使你我分隔异乡,然终究情是在的。”她说着,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

    宫懿沉默许久方道:“星儿,这一生,是我负你。”亦负了新月。

    若那一日,新月安然无恙的回到真镜城,即便是当真毁了他的声名,将他休弃,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可新月却因救星儿,坠崖而亡。

    两人虽无夫妻之实,却也算是夫妻一场。

    他又如何再毫无芥蒂的与星儿同度余生?

    逝去的已经逝去,他唯有用尽一生的去待星儿,去守护她,去照顾她,却独独的不能继续的爱她。

    “你负的,不过是你的深情。”星儿心如刀割。

    半月后。

    星儿病危,弥留之际,她苍白着脸,看着宫懿道:“宫懿,亲亲我可好?”

    宫懿眼底痛苦缱绻,他抬手紧抓着星儿的手,然后身形轻颤的在她额头吻了吻。

    星儿落泪,低声道:“宫懿,来生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吧。”

    她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手腕缓缓的垂落了下去……

    星儿去后,宫懿独自一人守坟三年,三年后,飘然离去。

    有人说,他眷恋前情,陪着星儿去了。

    有人说,他羽化成仙,悟透了凉薄红尘。

    又有人说,他孤身一人,云游诸地,成了隐士。

    然人人记得,那个年轻的永定王,那个姿容绝美的天才,那个引无数人向往的传奇。

    八十年后。

    一个边陲的小镇,来了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

    阳光温暖的洒在镇子的街道之上,女子神色恬静,缓步的向前行着,引来了无数道好奇的目光。

    女子最终在遍植垂柳的湖岸停下了。

    湖岸处,正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翁。

    他手里拿着鱼竿,可鱼竿上却没有鱼线,可他钓鱼的神色,却格外的认真。

    女子步子一顿,便走了过去,目光静静的落在那老翁身上,过了片刻,轻轻的抬起唇角道:“没有鱼线怎么能钓到鱼呢?”

    老翁没有理会她,只目光看着湖面,像是一尊雕塑。

    女子抬手一弹,一个石子直接的坠入水中。

    石子将平静的湖面击起圈圈的涟漪,接着一条鱼便从水面窜了出来。

    灿灿的鱼鳞折射着日光,十分的夺目。

    云锦绣抬手一扯,那鱼便直接跳动着落在了老翁的面前。

    活蹦乱跳的鱼终于让老翁有了反应,他抬起目光,那双眼睛,漆黑无垠,虽是垂垂老矣,却像是映着山河日月,幽邃而平静如

    死水。

    老翁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女子面上,视线相触的刹那,他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的变化。

    “小老头,没有鱼线是钓不到鱼的。”女子含笑着看着他。

    老翁道:“我钓的,是早已不复存在的心。”

    女子笑道:“既然不存在了,那便彻底的抛弃好了,还念着做什么?”

    老翁道:“没有心,那不是死了?”

    女子笑道:“我这里有许多心,有悲悯之心,怜爱之心,暴戾之心,悔恨之心,还有通透之心,薄爱之心……你要哪个?”

    老翁的目光看着女子,眼底终于流露出了些微的古怪。

    女子也微笑的看他,眼底俱是说不尽的温柔。

    老翁过了许久方道:“你是……”

    女子道:“你或许不太认得我,我是云锦绣。”

    老翁睁大了眼睛:“姑娘的名字,老夫似曾相识……”

    云锦绣道:“百年烟云,不过白驹过隙,你爱过人,也被人爱过,可转眼一世,是否将这红尘看透 ?”

    老翁说不出话来。

    云锦绣道:“若是重来一世,你要做何抉择?”

    老翁沉默了许久方道:“爱与被爱,皆是虚妄,这一世,不重来也罢。”

    云锦绣眼底有心疼,过了许久方道:“懿儿,这般确实为难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