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之头号玩家〕〔我是左木杨中部〕〔修真武神楚枫〕〔补天帝诀〕〔篮尊〕〔联盟战魂〕〔万古第一大盗〕〔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六零好时光〕〔魔君我又迷路了〕〔自然大玩家〕〔掠夺两界〕〔异端教条〕〔吞天剑神〕〔七零炮灰娇宠记〕〔正道潜龙〕〔克斯玛帝国〕〔深情她不知〕〔荆楚帝国〕〔寻龙魔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二百零五章 变故
    宫馨立刻道:“爹爹最好了!”

    宫离澈揉了揉她软软的发,这才转身回了天殿。

    众黑袍人微微的松了口气,可看到笑嘻嘻的看着他们的少女,又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宫馨双手背在身后,神采飞扬道:“有一句话叫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你们的性命,都掌握在我爹爹的一念之间,而爹爹

    呢,又都听我的,所以,你们也都要听我的!”

    众黑袍人:“……”这逻辑,简直无敌了。

    宫馨道:“你们欺负我娘亲,今日只是让你们吃点苦头,可下一次,我就会亲自出手,打你们哦!”

    说着,她露出小小的狐牙来。

    明明天真烂漫的模样,可偏偏笑的像个小恶魔!

    黑袍人脸色皆是变幻不定。

    以着他们的实力,随随便便的哪一个,都能将这少女给拿下,可偏偏他们却不敢动手。

    宫馨道:“现在,你们都可以起来了。”

    宫馨一握拳头,黑袍人身上的剧痛立刻停止。

    当先的黑袍人吞下一口血沫,这才上前道:“多谢馨儿公主出手相救。”

    即便是他们现在的实力不低,可主上再次,根本不可能反抗。

    虽然在他们心中,并不想真的承认这个小公主的存在,更不想承认主上妻子的存在,可此时此刻,似乎不承认也没有办法了。

    宫馨大度道:“不用客气,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们,你们需得如实的相告!”

    *

    天殿内。

    云锦绣看着雾雨构建出来的星卦图,有些说不出话来。

    雾雨眨了下眼睛道:“这是我从其中一人的星运上推演出来的星象,定然不准确,但应该也有些接近了。”

    云锦绣看着那密密麻麻闪烁的星子,凝声道:“这些星子都代表什么?”

    “元镜!”雾雨开口。

    云锦绣目光微微变了:“也便是说,这些无尽的星子,每一颗都代表着一个元镜的存在?”

    雾雨点了点头:“姐姐,起初我也不敢相信,可现在也不得不信了,那个关于元镜的世界,实在是太大了,恐怕是永无止尽!”

    一旁的宫离澈懒声道:“元镜的修炼体系可能探查出来?”

    雾雨摇了下头:“除非篡取这些人的记忆,只是观看星运的话,并不能得知。”

    云锦绣抬步走到那星卦之前。

    密密麻麻的元镜,犹如繁星一般在卦象中闪烁。

    而属于新大陆和六界的元镜,根本找寻不见。

    她成了这个元镜巅峰上的人,可放在如此庞大的元镜群内,实在是太过渺小,太过微不足道了。

    所以,接下来的路,又该如何前行呢?

    正当此时,天殿外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之声。

    云锦绣蓦地收回视线,向殿外看去。

    窗外虽是白昼,可此刻却被幽蓝色的光芒堆满,难以想象的恐怖威压,猛地从外面碾压过来。

    云锦绣眼瞳一缩,还未能反应过来之时,身体便猛地遭到了一击重击,云锦绣只觉额头一痛,整个人居然便昏厥了过去。

    这一次沉睡,漫长的云锦绣都感觉到了疲惫。

    有好几次,她都想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这般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眼睫一眨,缓缓的睁开了眸子。

    “娘亲。”

    熟悉的声音自耳畔传来,云锦绣眨了下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容颜。

    “懿儿!”

    云锦绣开口,可喉咙却有些腥痛。

    宫懿见云锦绣醒来,顿时松了口气:“娘亲,先把药喝了。”

    说着,他端过来一碗药来。

    云锦绣动了动身子,也未犹豫,抬手接了一饮而尽。

    她这才抽出精力来看着周围,而后微微的皱了皱眉:“你爹呢?”

    宫懿道:“馨儿听信黑袍人的话,因好奇将自己的血滴入蓝冰晶内,意外的激活了蓝冰晶的封印。”

    云锦绣心里蓦地有种极不好的预感。

    宫懿又道:“妹妹首当其冲,被里面封印的力量击中,危在旦夕……”

    云锦绣瞳孔倏地缩了缩:“什么?”

    她一把掀开被子,便要下榻。

    宫懿连忙将云锦绣扶住:“娘亲,馨儿妖元破碎,父亲为救馨儿,已带着她去了真元境……”

    说到此时,宫懿眼底闪烁着心痛,却克制着情绪,保持平静道:“娘亲不必忧虑,父亲和馨儿定会安然归来!”

    云锦绣欲起身的身子僵硬了半响,良久方坐回了床榻。

    她长久的沉默着。

    宫懿担忧至极,以为娘亲要承受不住,不由又唤了一声:“娘亲。”

    云锦绣道:“黑袍人呢?”

    “已随父亲回了真元境。”宫懿开口。

    云锦绣道:“若不是他们,你妹妹怎会有事?你爹便未处罚他们?”

    宫懿心里十分难过的开口:“父亲或许是另有隐情

    事实,恢复力量的父亲,有种让他也畏惧的气息和陌生。

    云锦绣微微垂下眼睫,心口却像是被刀子豁开了一样,锥心的疼。

    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以馨儿的生命为代价。

    还记得去救馨儿,宫离澈并没有突然的涌入的记忆忘却他们母子三人吧?

    云锦绣道:“好,我知道了,六界可有别人受伤?”

    宫懿道:“云宝儿也受到了波及,已经昏睡了许多时日,其他人倒意外的安然无恙,一切照旧。”

    云锦绣道:“好,我去看看云宝儿。”

    她想要站起身,可身子却倏地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娘亲!”宫懿面色微白。

    云锦绣道:“我没事,只是头有些晕。”

    头脑一片空白。

    全身的力气也不知为何,全部给吸扯了出去一般。

    心里像是被人塞了铅块,沉甸甸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宫懿道:“云宝儿儿臣代母亲走一趟,娘亲好生休息。”

    即便馨儿的事,让他焦心不已,可此时此刻,他不能有任何的慌乱,才能稳住六界之心,也能让娘亲心里多些安慰。

    云锦绣并未坚持,点了点头,又躺回了床榻。

    她看着头顶的承尘,待宫懿要退出去时,她方开口:“懿儿,将六界的防御阵打开。”

    宫懿一顿,而后方开口道:“儿臣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