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二百五十三章 紧追不舍
    云锦绣站了一会,这才随手关了窗子,重又坐回了床榻之上。

    她未敢将那云中龙凤拿出来,只神念一动,祭出了蛋灵。

    此时的蛋灵已经变成了一个球,通体都被鼓成了透明的碧玉色。

    它睁着圆溜溜的两个眼睛,滚过来,又滚过去。

    在它的肚皮内,碧绿的石髓,似乎也窜累了,龟缩在一角,一动也不动。

    云锦绣神念一动,藤蔓探出细细的枝芽,而后轻轻的扎在蛋灵身上。

    接着一股难以想象的浓郁仙灵气,便顺着那枝芽涌入到自己的身体之内。

    这母髓几乎已经将蛋灵给髓化了似的,再加上蛋灵本来就有淬炼灵气的效用,这直接使得那仙灵气没有丝毫杂质的,直接涌入

    丹海之内。

    干涸的丹海在那一瞬,终于可以看到一小汪的灵海,海面清澈见底,倒映着蓊蓊郁郁的本源树。

    云锦绣只觉那一瞬,自己的力量似得到了某种升华,但依然没有晋级的感觉。

    母髓察觉到云锦绣在吞噬自己的力量,顿时活跃起来,一下子撞到蛋灵的肚皮上,一双小眼睛,也凶恶的将云锦绣盯着。

    云锦绣心安理得的将它给无视掉了,直到精纯的仙灵液在丹海继续了半臂深之时,云锦绣方双手结了个手印,进入修炼状态。

    一夜平静,天刚一蒙蒙亮,云锦绣便直接的睁开了眼睛。

    那髓的力量简直让人如同饱餐了一顿饕餮大餐,云锦绣只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她身形一动,直接的下了床榻,走到桌案前,刚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房门便被人敲了敲:“神医,有病患求见。”

    云锦绣淡声道:“进来。“

    她话音方落,成武便推门走了进来,神色有些古怪道:“神医,这一次来的人,似乎有些奇怪。”

    云锦绣放下茶盏,头也不抬道:“怎么个奇怪法?”

    “总之,你先看看再说。”说着,成武将空间袋往桌子上一倒,无数的奇宝顿时堆满了桌子。

    成武满脸堆笑:“神医觉得,这些奇宝,如何?”

    云锦绣看都未看道:“对方的身份可知道?”

    成武道:“似乎是个小人物,我居然没查出他的身份。”

    云锦绣冷嘲:“小人物能拿出这些东西?”

    她随手将里面的一枚金币拿起,而后抬指轻轻一弹,只听“啪”的一声,金币在半空飞快的旋转,过了许久方落在桌面之上,云

    锦绣随手盖住,开口道:“此人见了。”

    成武兴奋的搓着手:“此人病重,不能移动,只能请神医亲自探诊,这是他接下来要支付给神医的清单。”

    云锦绣没看那清单,只漫不经心道:“治好了再说。”

    说着,她直接让成武将空间袋收了,抬步向外行去。

    刚一出酒楼,就听街道上传来尖锐的声音。

    “说!那个金帛在何处!”

    这声音极其的响,何况还是提到云锦绣的化名,想不引起她的注意都难。

    云锦绣不由停下了步子,目光向喧哗的地方看去!

    混乱的街头,两道熟悉的身影映在视野,正是诺平和诺兰。

    诺兰脸色苍白:“诺平,你冷静点,我也在想找到金帛啊!可你忘了,她为了救我们,留在小元镜了啊!”

    “我才不管,无论如何,你必须把她找出来!”诺平十分恼火的开口。

    诺兰惨白着脸色,过了好一会,她才道:“诺平,金帛是青龙门的人,与咱们门不当户不对啊……你就是再喜欢,也不能强求,

    是不是?”

    “啪!”

    诺兰话没说完,就直接的被诺平给抽了一个巴掌。

    他咬牙切齿神色狰狞道:“你懂什么!你没看到有人悬赏重金在找她吗?只要找到她,我们就发了!我们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

    诺兰睁大了眼睛:“诺平……我们不能这样对金帛,你忘了你之所以能离开小元镜,是她帮的忙!”

    “不就是帮了个忙嘛,大不了我们的赏金拿到手之后,分给她一点?如果什么事,都像你似的畏畏缩缩,能成什么大事!”

    诺平十分的不以为然的开口。

    站在远处的云锦绣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有人悬赏重金在找她?

    难道是那个银发男子?

    她这个念头刚落,一道身影便突然的出现在诺平面前,而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云锦绣心里一咯噔,居然还是那个银发男人!

    “说,她在哪?”

    银发男人盯看着诺平,手里的力道却不减反增。

    诺平只觉的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上涌。

    诺兰直接看傻了,一时之间,居然直接的忘记了反应。

    成武不由道:“此人不是……”

    只是他话还未出口,下一瞬便被云锦绣直接踩了一脚脚背。

    成武吃痛,直接的抱住脚面。

    “多管闲事。”云锦绣扫了他一眼,便直接的向前行去,并未管诺平诺兰姐弟的死活。

    不管那诺平什么居心,她以后也不打算再出现在这姐弟面前了。

    他们日后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也都与自己再无关系。

    还有一点,必须立刻,马上避开那个男人!

    然云锦绣还未走几步,便听到一声尖叫:“我知道她在何处!”

    那声音让云锦绣不由的停住了步子,回头看了去。

    银发男子也微微的偏首,目光落在身侧瑟瑟发抖的女人身上。

    浅蓝的目光在毫无情绪的将女人锁定:“说。”

    诺兰看着已经开始口吐白沫的诺平,挣扎了许久方道:“金帛……金帛她……”

    她心里天人交战着,过了许久,方下定了决心一般,开口道:“金帛她在青龙门!”

    银发男子眉梢微动了一下:“青龙门?”

    诺兰捏紧了指甲:“没错,她是青龙门的学助,这两日回家探亲,很快便又会回去的!”

    银发男人似乎听进去了。

    诺兰软着双腿道:“这位公子,求你放了诺平吧,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银发男人微微的扯了下唇角:“你同她是什么关系?”

    诺平惊恐的开口:“我们同她没关系,只是见过两次!”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直接的被卡住了脖子。

    诺兰只觉心脏都被捏住:“公子,手下留情,我们和她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