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二百六十九章 血誓
    纠缠的身子在地上连续的翻滚了好几圈,方堪堪停止。

    云锦绣的身子则是尴尬的,正被压在身下。

    她冷着脸:“再不起身我踢了?”

    银发男人危险的盯着她,过了许久方道:“罢了。”

    “罢了?”云锦绣一愣,有些警惕的将他盯着。

    他一抬掌心,而后抓起云锦绣的手一划。

    云锦绣还没反应过来,便见掌心有鲜血氤氲出来。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接着便见他也划开了自己的掌心,而后直接的将手掌与自己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云锦绣有些恼怒的便要将他的手甩开。

    可两人的鲜血却以肉眼可见一般,缓缓的凝聚在一起,接着那鲜血缓缓的形成一个红色结晶,最后“啪嗒”一声,落在她的掌心

    。

    男人直接站起身来,有些嫌弃的看她一眼:“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云锦绣:“……”

    男人微微皱眉道:“我们已结了血誓,你若胆敢背叛我,自己想后果!”

    云锦绣:“……”

    “宫离樰。”

    “什么雪?”云锦绣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问道。

    “宫离樰!”他有些郁闷,一字一句的吼道。

    云锦绣的目光缓缓的变了。

    宫离樰,宫离澈……真的是一家人?

    那这个血誓算个什么情况?

    “等下,这个血誓我不能与你结。”

    万一这二人在是兄弟,那就要闹大笑话了。

    “不能与我结?”宫离樰危险的逼近,“你吞噬了云中龙凤,就必须与我结!”

    云锦绣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连忙的去丹海去找那个云中龙凤的舍利珠,然惊然的发现,那舍利珠居然不见了!

    难道舍利珠真的与自己的身体融成了一体?

    “我不能与你结血誓!你快些解开,我将云中龙凤还你!”云锦绣凝眉开口。

    宫离樰冷声道:“血誓无解,除非你死或者我死。”他有些恨恨的盯着云锦绣,“云中龙凤还我?是不是那舍利珠根本没有与你融

    为一体?”

    云锦绣:“……现在融了。”

    宫离樰:“……”

    云锦绣道:“我结婚了。”

    宫离樰:“??”

    云锦绣道:“还有两个孩子,大的差不多和你这么高了。”

    宫离樰:“!!”

    云锦绣无奈道:“你这么心急干什么?莽撞!”

    宫离樰:“!!”所以他被莫名其妙的带了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还与一个有夫之妇结了血誓,然后还被对方嫌弃莽撞?

    云锦绣越想越觉得生气。

    真是活的久了,什么人都能遇到!

    就因为她融了云中龙凤,所以这混蛋二话不说,就跟自己结了血誓?

    “是谁?”

    云锦绣一愣:“什么?”

    宫离樰脸色抽搐,恶狠狠道:“究竟是谁?”

    云锦绣道:“你说的是我丈夫?”

    宫离樰简直受不了这个称呼了,他气急败坏道:“不管是谁,我要杀了他!”

    云锦绣心想,那怎么行!

    倘若宫离澈知道了,不杀他就不错了。

    但想到宫离澈现在的现状,云锦绣不由又苦笑了一下,看了宫离樰一样道:“不告诉你!”

    宫离樰简直气到脸色发黑:“金!帛!”

    云锦绣道:“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开?”

    “没有!”宫离樰没好气的开口。

    云锦绣有些恼火且不耐烦道:“此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在想到办法之前,权当我们不认识!”

    她才生气!

    云锦绣转身便走,却被宫离樰一把给抓住了:“凭什么不能跟任何人提起?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真是气的他尾巴都要冒出来了!

    云锦绣冷嘲道:“首先我有家庭,你这种行为,与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有什么区别?”

    宫离樰气到变形:“我?第三者?”

    云锦绣冷声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在任何人面前提起我,也不许你再出现在我面前!”

    宫离樰简直想掐死她:“如果不是你拿了云中龙凤,我岂会落得个与你这个有夫之妇结血誓?”

    云锦绣冷笑:“云中龙凤上写是你的私有物了?你又何时提前声明,谁拿了云中龙凤,就要与你结血誓?”

    宫离樰被堵的哑口无言。

    云锦绣也被气到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本来寻找妖核已经够让她焦头烂额了,现在居然还出了这种事!

    宫离樰道:“离婚!”

    云锦绣步子一顿:“什么意思?”

    “你与那人离婚。”宫离樰脸上的怒火涌动,“不管什么理由,既然你已经与我结了血誓,就必须是我的人。”

    云锦绣冷冷的看着他:“如果我说不呢?”

    宫离樰道:“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他严肃的丢下这句话,转身直接走了。

    云锦绣看着他的背影,压根懒的去追,也直接的转身,背着他的方向,向远处行去。

    那云中龙凤不会是真的被她吞噬了吧?

    虽说她的天赋值也是云中龙凤,可这其中有什么特别的关联吗?

    云锦绣走了没多远,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一回头,却见宫离樰面无表情的又走了回来,跟她保持着二十几步的距离,

    不紧不慢的跟着。

    云锦绣又将身子转了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

    掌上的血道已经愈合了,可却留下一个细长的疤痕。

    那疤痕十分的明显,任凭她怎么动用医诀,都不能将其抹平。

    这种血誓之类的东西,就像是诅咒一样,十分的棘手。

    算了,先不考虑了,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的寻找妖核,顺便去找解开血誓的方法吧。

    两人这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直的又回到了青阳城。

    她正想去找猪盆,却是在这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个年轻男人,正扶着个年迈的老人在戏楼前徘徊,过了许久方上前拦住一个人道:“请问,一辛神医可还在戏楼里面?”

    被拦住的那人道:“一辛神医早就离开了,你居然现在才来。”

    那人这才有些沮丧的垂下头,神色间似乎有些难过。

    那人正是赫连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