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召唤师:凤倾〕〔重生影后:娇妻别〕〔阴王妻〕〔神医妙相〕〔暖婚似火:顾少,〕〔帝凰空间之魔妃归〕〔都市修真妖孽〕〔邪王,你家皇后要〕〔帝国第一宠婚:甜〕〔重生霸道俏总裁〕〔机牌传说〕〔重生九八:全能女〕〔影视世界的律师〕〔绝天武神〕〔快穿之炮灰的开挂〕〔我的师父是神仙〕〔全球无限战场〕〔相医战纪〕〔无限气运主宰〕〔重生之修仙兵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二百七十七章 忧思
    可她这个念头刚落,下一瞬,一道玉色的白光便已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云锦绣竟然发现,正是方才那个吃石头的怪人。

    她顿时全身戒备起来。

    从此人方才的威压来看,他的实力很有可能在自己之上,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自己很有可能只有跑路这一条路。

    那人并没有动弹,只是目光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这才发现,他居然连眼瞳呈现着碧玉色,那种颜色,以至于让人根本无法察觉到对方的情绪。

    见他始终没有动弹,云锦绣有些谨慎的拿出一块石髓来,随手丢了过去。

    那人身子一动,而后抬手直接的将那石髓给接住了。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直接的拿起石髓,三口两口的便吞了下去。

    云锦绣尝试着靠近了一步,而后又将一块石髓丢了过去。

    情况与方才完全的相同。

    云锦绣这才拿出一整袋的石髓,然后全部的摆在面前。

    藤蔓化成桌椅,云锦绣将石髓放在桌面,然后坐了下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那人站在原地,用那双碧玉色的眸子盯看着云锦绣,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锦绣并没有释放出一丝一毫的冷意,只是坐在那里,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那人才抬步走了过来。

    他飞快的看了云锦绣一眼,然后抬手,尝试着拿了一块石髓。

    云锦绣又将其它的石髓往他面前推了推,那人犹豫了一会,这才坐了下来,一块块的吃了起来。

    他看起来身材很匀称,可这么多的石头全部的吃到肚子里,都被吃到了哪儿?

    方才他已经吃了一空间袋的石髓了,但似乎并没有吃饱似的。

    摆满桌子的石髓,很快的就被他吃的一干二净了。

    云锦绣又拿出一桌子的石髓来。

    这一次,他放慢了速度,边吃目光边看着云锦绣。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

    雨势又变成淅淅沥沥的样子了,能量罩将雨水给遮住,雨水在上空形成一圈的水幕。

    云锦绣见他一直的吃个没完,这才拿出一个小石髓,像他那样,尝试着咬了一口。

    只听“咯嘣”一声,云锦绣的牙齿险些被咯掉。

    她不由捂住了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一直没有反应的那个人突然的就有了情绪的波动,他眨了下眼睛,手也跟着停了下来,似乎看云锦绣看呆了。

    云锦绣道:“很坚硬,我吃不了。”

    他怔楞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又咬了一口。

    云锦绣心想,难道是不会说话的?

    正当她疑惑之时,他突然靠近了一些,然后张开口,戳了戳自己白玉般的牙齿。

    云锦绣也让他看了看自己的牙齿。

    他这才拿起一块石髓,然后放在牙齿上。

    这下云锦绣看清了,那极为坚硬的石髓,在碰触到他的牙齿之时,犹如冰遇到火一般,居然直接飞快的消融了。

    原来是他的牙齿,能够融化石皮!

    云锦绣实在看的有些吃惊,那人却突然的弯起眼睛,笑了笑。

    云锦绣不由的被那笑意所感染,她愣了一下,然后也向他笑了笑。

    这个人虽然很奇怪,但似乎也很温暖啊,青明似乎很怕也对他充满了畏惧。

    他很快的将所有的石髓一扫而空,然后睁着眼睛看着云锦绣。

    云锦绣:“……”不会是还要吃吧?

    现在,她已经拿出三袋石髓了!

    这并不是小数量,何况石髓她其实储存的并不算多,很多的都被她汲取成石髓液了。

    石髓尚且吃不饱,要是只吃石髓液的话,基本她今晚就要被吃空了。

    云锦绣只好又拿出一袋石髓来,然后道:“最后一袋了。”

    他点了点头。

    云锦绣这才将空间袋打开,全部倒出来给他。

    他神色变得很愉悦,吃的也极其开心,云锦绣看着他,莫名的也变得心情愉悦起来。

    只是吃个东西都能这么的开心啊……对于他们这些总是因这样那样不开心的人来说,这般的开心才是最单纯最让人向往的。

    她可能一辈子也做不到这样了,所以才会这么轻易的被这般简单的情绪感染到。

    “我该走了。”

    云锦绣看了眼天色,已经深夜了。

    他一下停下了下来,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云锦绣道:“今晚我很开心。”想了想又道:“有时间再来看你。”

    他看了看剩下的石髓,然后又看了看云锦绣,过了良久,方点了点头。

    云锦绣这才起身,然后拿出油伞,直接撑开原路走了回去。

    她隐约觉得,那大雨与这个人是有关系的,可看他吃的那么认真的样子,她终究是一句话也没问。

    算了,改天再问吧,目的简单一点,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她走了很远才转身,却看到那人还站在原地,正有些发怔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拿了一块石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锦绣微微的招了下手。

    她不是那种情绪容易外放的人,这种事做起来,总是含蓄许多。

    他大概是看到了,直接将石头塞进了嘴里。

    云锦绣觉得有些好笑,却未再停留,步子不紧不慢的离开了。

    回到客栈之时,猪盆没回来,云锦绣没有例行修炼,只躺在床上。

    房间内没有电灯,她睁着眼睛,却没有什么睡意。

    在这样的深夜,她很难不去想自己的丈夫和儿女。

    馨儿的伤势不知如何了,懿儿现在也不知在何处,而宫离澈……在这样的深夜,是否也想起了她。

    她现在发现,时间越长,她内心的那丝隐忧便越深。

    这么久了,宫离澈为何从未给过自己消息,他即便是恢复了记忆,难道他们当年的感情,也因此被冲淡了吗?

    若他对她还有着一些的感情,却又为何从未来找过自己,甚至传来一封书信。

    心口,不是不疼的。

    那种隐忧之上带来的疼痛,像是伤口上缓缓的滴落的盐水,涩痛涩痛的清晰。

    她是比旁人更喜欢多想的一个人,所以才会饱受这般的困扰吧……

    云锦绣翻了个身,一个人,面对着黑漆漆的墙壁。

    曾经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是梦吗?

    那种得到又失去的失落感,也只有真的得到了,才会异样的清晰啊……

    云锦绣微微的抓紧了手指。

    不要再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解忧医馆〕〔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