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抢个女老板做老婆〕〔晚明之文韬密旨〕〔重生之至尊学生〕〔落跑萌妻:沈先生〕〔中南海保镖〕〔豪宠天外妻:影后〕〔江山为聘,皇女倾〕〔战国大召唤〕〔女皇陛下请饶命!〕〔圈禁宠爱:大祭司〕〔重生八零:媳妇有〕〔倾世宠妃:捡个王〕〔成长华年〕〔极品小神医〕〔一吻定情:总裁老〕〔最燃宠婚:军少深〕〔书穿小炮灰逆袭记〕〔特警老公么么哒〕〔寒门兵哥与学霸妻〕〔随身超市:农家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二百九十三章 难言之隐
    云锦绣微微垂睫,看着他拉着她的手,有些排斥道:“宫离澈,我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与你开玩笑。”

    她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

    她也觉得,他们两个都不是对感情十分随便的人。

    一旦喜欢了,那便会全心全意,认真的去喜欢。

    她也知道,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但她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如果当真不能只得一人心,她宁愿一生孑然,从此不婚不嫁。

    宫离澈说那些女人,孩子,他一个也不认识,她信他,可那些人,名义上依然是他的妻子,那些孩子,依然名义上是他的孩子

    ,她既然连这都容忍不了,也不必强装大度了。

    宫离澈道:“云中龙凤虽万里挑一,但相融基本不可能。”

    云锦绣身子一滞,目光蓦地看向他。

    “你觉得,宫离樰只是单纯的因为云中龙凤与你结血誓吗?”宫离澈眉眼之间,神色复杂。

    云锦绣道:“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理由。”

    宫离澈道:“初元之时,老夫人从我与宫离樰之间选定一人,立为妖王,并择选了一位红衣女子,做为王妃,为真元境孕育纯血

    。那女子喜欢筝,同时筝也是她的御用仙器,天赋值便是传闻中的云中龙凤。“

    云锦绣目光微微的变了:“你是说,宫离樰喜欢的女子,是你的王妃?”

    这个信息,简直让她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宫离澈站起身,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确切的说,老夫人将宫离樰喜欢的人赐给了我,并成了我的王妃。”

    云锦绣睁大了眼睛。

    她相信宫离澈不会欺骗自己的,可被瞒着,她总会左思右想,想要让他亲口说出真相。

    可当她真的听到真相时,就能接受真相吗?

    云锦绣退后一步,抬手道:“我都相信,不要再说了。”

    宫离澈道:“夫人不是很想听吗?”

    云锦绣道:“不要再说了!”

    怪只怪她得寸进尺,怪只怪她的好奇心和嫉妒心作祟,怪只怪在宫离澈的事上,她总是不能做到完全的理智。

    宫离澈抬手,掌心落在她耳畔,温温热热的触感,熨烫着她耳侧的肌肤。

    那温度,让云锦绣有些心慌。

    “宫离樰得知真相后,恨极了我,也恨极了老夫人,固执如他,开始了疯狂的自残。”宫离澈微微的皱了下眉,目光却始终盯看

    着云锦绣,“他认为是我抢走了他心爱的人。”

    云锦绣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她无法将现在的宫离樰与宫离澈口中的那个偏执狂连接在一起,她也无法接受,宫离澈会抢了自

    己弟弟喜欢的人!

    “你呢?”云锦绣声音微颤,“你又为何不向宫离樰说明?还是,你也喜欢那个女子?”

    宫离澈看着她道:“你是唯一,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是。”

    “那你为何还要让那个女子做王妃?”云锦绣觉得接受无能。

    “整个真元境,妖狐无数多,为何最终成为妖王的只有我?”

    宫离澈的声音冷冰起来,他转过身,阔大的袍子,带起丝丝缕缕的莲香。

    那一瞬,云锦绣觉得他有些陌生。

    “要么做个普通人,任由他人拿捏生死,我,宫离樰,都是随时可以操纵的傀儡和棋子,而成为妖王,我们……就可以活下去!

    ”

    他背对着她,声音带着云锦绣以前从未看到过的狼狈,还有他做为妖王的自尊。

    只是那些自尊,在将那些话说出来之时,就寸寸的在她面前崩塌了。

    那样的宫离澈,是不完美的,是不强大的,更不是可以睥睨天下,谁也不必在乎的。

    云锦绣指尖微凉,心念沉浮:“你答应了老夫人什么条件?”

    在那么多的妖狐之中,被扶持成为妖王,不付出点什么,又怎么可能?

    还是,迎娶那个女子,就是他答应的条件之一?

    宫离澈道:“三个条件。”

    他微微的偏首,目光看了过来。

    淡紫的眸光,潋滟着缤纷的朝华,眼底是无懈可击的温柔与隐忍,“当初,她说三个条件。”

    云锦绣心口刺痛起来:“为何不告诉我。”

    宫离澈道:“怎能让夫人看笑话。”

    云锦绣道:“你知道,我不会的。”

    宫离澈道:“我会。”

    云锦绣道:“那为何不让宫离樰知道我们的关系?”

    宫离澈道:“我怕。”

    “怕什么?”云锦绣目光轻颤。

    宫离澈也会怕吗?

    “什么都怕。”他抬手,掌心落在她温热的脸颊上,目光轻缓,“我杀了她。”

    云锦绣眼睫一颤,蓦地向他看去。

    “她与宫离樰的初识,是在老夫人的授意之下。她嫁给我,依然是在老夫人的授意之下,我与宫离樰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视

    之下,宫离樰不知道,我知道。如果宫离樰知道你是我的,他会怎么做?”宫离澈眼底清光流转,落在她耳侧的手指轻轻收紧,

    “我的对手,不仅仅宫离樰,还有老夫人,还有无数想要争夺妖王之位的人……每一个,都比你强大。”

    云锦绣道:“我不怕。”

    她说她不怕,可不怕吗?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死便死了,可这背后牵扯的无数利益与斗争,哪一个都会要了她身边人的命!

    她居然还让懿儿跟着前往真元境……

    想到那没有任何消息的水玉,云锦绣的心整个的沉了下来。

    宫离澈抬手揽她入怀:“我最怕的,不是这些。”

    他的手臂微微的收紧,声音也暗哑了些,更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难为情。

    “是什么?”云锦绣抬起目光。

    他说的那些,固然让人心惊,可她宁愿知道那些危险,也不想与他莫名其妙的滋生许多的误会。

    她这一生,只为这一个人,轰轰烈烈的付出过。

    感情是消耗品,她爱一个人,已经消耗了所有的情感。

    她无力再去维持另一份感情了。

    她想,不管宫离澈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她都要坚定的站在他的这一边,理解他,配合他,哪怕是知道真相后,受所谓的委屈,

    她也不在乎。

    她不要被蒙在鼓里,胡思乱想,兀自彷徨。

    宫离澈垂首,“我怕,你真的是她的转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未来武道修练网〕〔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爱你,如灿烂烟花〕〔不正经修真〕〔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升维之旅〕〔颜夕江墨琛〕〔逆流2004〕〔无敌丹神纵横仙界〕〔踏天争仙〕〔我有一张沾沾卡〕〔女配的另一种打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