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二百九十七章 般若幻境
    宫离樰道:“我们彼此相爱,原打算就此相守一生,却未料……”

    “未料什么?”云锦绣忍不住的追问了一句。

    “未料……”宫离樰陷入了迷茫,过了许久,他方道:“之后她便不见了,我找过很多地方,但一直未能找到她的身影。”

    他目光看向云锦绣,眼睛晶亮:“好在,我现在又找到了小金子!”

    云锦绣道:“我并非你要找的那个人。”

    宫离樰道:“你融合了云中龙凤,便是我要找的人。”

    云锦绣一听话题又回到了最开始,便不再与他争辩。

    固执如宫离樰,如果不找到让他信服的理由,他是不会放手的。

    正在这时,一条闪闪亮亮的大白鱼猛地被拎了起来,宫离澈随手一甩,那鱼腾空打了个旋儿,便正落在水桶内。

    “哇,好肥的鱼!”宫离樰冲了过去,兴奋的开口。

    云锦绣也忍不住的往木桶里看了一眼,同样是钓鱼,大狐狸怎么这么快就钓上一条来?

    她微抿了下嘴,半是羡慕半是高冷道:“有经验的人就是不一样。”

    宫离澈道:“羡慕的话,大哥愿意教你。”

    云锦绣“呵”了一声,直接丢掉鱼竿,起身道:“我去喝水。”

    青琰立刻强刷存在感:“神医且慢,我去给你倒水!”

    “不用。”云锦绣主要是想远离大狐狸,顺便偷个懒去睡个觉,她是真的有些困倦了。

    青琰道:“这种小事,还是我来做吧!”

    话一说完,青琰立刻跑开了。

    云锦绣:“……”这个青琰,没事献什么殷勤啊!

    “小金子,他愿意倒就让他去,你还去做什么?”宫离樰不由站起身来,奇怪的开口。

    云锦绣道:“找吃的。”

    宫离樰不由心疼道:“小金子太可怜了,自上船,吃的喝的都被大哥克扣了,我去给你找吃的去!”

    云锦绣:“……”她要走开,怎么就这么难呢!

    然宫离樰不等云锦绣阻拦,便直接的走开了。

    宫离澈懒懒的往后靠了靠身子,向她看了过来:“还是过来钓鱼吧。”

    云锦绣哼了一声。

    宫离澈道:“大哥的话,都不愿意听了?”

    云锦绣微微咬牙,她走过去几步,压低声音恼声道:“自称大哥上瘾?”

    “你叫我什么,我都上瘾。”

    云锦绣道:“……还不是为了配合你演戏?”

    宫离澈道:“演戏也得注意尺度。”

    云锦绣脸色微抽:“我怎么就没注意尺度了?”

    “你叫我大哥,那昨晚算什么?”

    云锦绣有些气闷:“那我叫你什么?总不能叫你名字!”

    宫离澈微微的晃着狐尾道:“就算如此,你怎么能夸他可爱?”

    这话把云锦绣气乐了,她道:“难道宫离樰不可爱?”

    宫离澈用力的拍着狐尾:“你说你之前从未见过那般可爱的小狐狸!”

    他们家哪只狐狸不可爱了?

    云锦绣道:“哦,知道了。”

    本就是说来刺激他玩的,毕竟他要做一板一眼的大哥,她只好也一板一眼的跟他答话了。

    宫离澈道:“只是知道就可以了?”他眼底带了几分得寸进尺的味道。

    云锦绣:“……还要怎样。”

    宫离澈道:“过来,亲为夫一下。”

    云锦绣简直头皮一麻,“在这里?”

    “夫人想去哪里?”大狐狸一副耍赖的模样。

    云锦绣瞪他,又怕瞪的太久被发现异样,只得压低了声音:“宫离澈,戏台是你建的,砸了场子别怪我。”

    见自己夫人真急了,宫离澈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勉强让你欠着,要还的。”

    这时,宫离澈和青琰都回来了,两人一人抱着茶壶,一人拿着糕点,正互相仇视。

    云锦绣只得走了过去:“我去如厕。”

    没想到自己有一日,居然还会用出这个法子。

    不等两人阻拦,云锦绣便直接的走开了。

    这花船极大,也确实没什么人,云锦绣随意的寻了个僻静的房间,却见里面收拾的极为干净舒适,还放着一张铺放整齐的床榻

    ,便随手关了房门,然后直接踢了鞋子,躺下睡了。

    正迷迷糊糊间,却听外面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云锦绣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外面不知为何,突然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然现在这个时辰,明明是白天。

    云锦绣直接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但轰隆隆的声音却震耳欲聋,云锦绣眼底白光一闪,便向窗子处行去。

    术眼之下,周围亮堂了一些,而窗子外面的景象,却十分的奇特,诡异。

    入目处所有的一切都是扭曲的,暗红的像是鲜血一样的瀑布到处流淌着。

    天地之间,似乎一下子由缤纷的色彩变成了红黑两色。

    是幻觉,还是花船误入了什么地方?

    正在这时,手臂却突然的被人拉住,云锦绣蓦地回头,是宫离澈。

    他飞快的在她唇上用力的吻了一口,低声道:“之前欠的。”

    云锦绣:“……”这个时候,还想要讨债。

    “是般若幻境。”宫离澈拉了她手臂,直接向外面行去。

    云锦绣不由顿了下步子:“那你是不是也是幻境中的一部分?”

    宫离澈道:“这种幻境对我无效。”

    “为什么?”云锦绣犹豫了一下,问道。

    “幻境攻击的多是一个人的**和执念,宫离樰有执念,青琰有**,自然会身中幻境之中。”宫离澈解释。

    云锦绣道:“你没有?”

    “有。”

    “……那为什么?”

    “我的**是你,执念也是你,你就在我身边,也在我心里。”他凑上来,又亲了她一口。

    云锦绣无言以对。

    两人出了房门,进了花船的走廊,花船依然在不紧不慢的前行着,然走廊之上,宫离樰和青琰却都不在。

    一个有执念,另一个有**,不会迷失在这幻境之中吧。

    云锦绣不由看了一眼宫离澈:“我们去哪儿?”

    宫离澈道:“离开这里,却桃花源。”

    “不管他们了?”说好的兄弟情深呢?

    “一个也死不了,若他们能斗的过心魔,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宫离澈拉着云锦绣直接的跳下了花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