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三百一十五章 梅花树下观夜雨
    宫离樰难以置信的将他盯着:“三件事……你就算为她做一百件事,她也不会放过你,放过我们的!”

    宫离澈没有说话,对于他来说,一年的时间,足够。

    “我不同意,我也不会让你们成婚的!”宫离樰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她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他怎么都无法接受,她嫁给了自己的大哥!

    宫离樰怒视着宫离澈,而后抬步,直接跑了出去。

    宫离澈目光落在两只小狐狸身上。

    雪白的小狐狸,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他仔细的给他们检查了全身,可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可不知道为何,两个孩子一直在睡。

    他们的体温,他们的身体都是正常的,可为何一直的陷入沉睡?

    “大王,有急信。”

    门外,一道身影出现,快速的将信件呈了上来。

    宫离澈随手将信件接了过来,看了一眼脸色便冷郁起来,“信件谁打开的?”

    那人低声道:“回大王,老夫人吩咐,大王所有来往的信件,都要经她过目……”

    宫离澈冷笑一声:“以后本座的信件若是再擅自开启,你们都滚下去领死吧!”

    那人不敢吭声,只低低的垂着头。

    宫离澈这才拆开信封,看了一眼,却见上面只写了几个字:“梅花树下,观夜雨。”

    宫离澈只觉的心脏一下子被攥住了。

    他与妻子,在梅树之下结亲,再次相遇,却是在夜雨镇。

    短短七个字,竟说不出的冷静,又有种别样的心酸。

    宫离澈随手,将信纸蹍成细粉,而后抱起两只小狐狸,便向前行去。

    只是步子刚一迈出真元境,身后便跟上了数道身影。

    宫离澈并未理会,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那几人面色一变,再想去追,却哪里追的上?

    夜雨镇,雨岛。

    云锦绣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物,纵使她用了易容术,可脸上的伤疤却怎么也遮掩不去,这个时候,她反而不如用最简单的易

    容术去遮掩了。

    只是,为何要遮掩呢?

    那个即将要嫁给自己夫君的女子,对自己下了如此重的手,这个时候,她还要为她去遮掩罪行?

    云锦绣唯一担心的是,她这个决定,会不会让宫离澈愤怒,失去理智。

    如果对手足够强悍的话,他们除了理智,别无他法。

    云锦绣静静的坐在游船内,她的大哥,就站在不远处,一袭白衣胜雪,手握着一把油纸伞,如同落入凡尘的仙人。

    那般的姿容,引得无数女子频频回首。

    落梅无声,萧萧的夜雨,打湿梅树。

    小龙从沉睡中苏醒,看到熟悉的环境,不由蹭了蹭云锦绣的手。

    云锦绣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等待着。

    她有预感,这一次的见面或许会改变些什么,可就算是改变,她也只能去面对。

    “小妹,二哥能做点什么?”地焰又凑了过来。

    他恢复了以往的厚脸皮,不断的在云锦绣面前刷着存在感。

    云锦绣原本想将他打发了,想了一下又道:“站在这里就好了。”

    她双手撑在靠河的栏杆上,心平气和的与地焰说着话,就好像这随处可见的路人。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自远处掠来,片刻之间,已然出现在天泽面前。

    云锦绣的目光一颤,视线蓦地看向他手里的两只小狐狸。

    宫离澈视线看着天泽,似怎么也没有想到,但很快的就平静了:“你来做什么?”

    天泽看向他怀里的小狐狸,淡声道:“孩子也没有保护好。”

    宫离澈眸光也落在怀里,“她呢?”

    天泽道:“还是先甩开你周围的眼线吧。”

    他抬手,修长的手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孩子给我吧。”

    宫离澈道:“一睡不醒,或许被人动了手脚。”

    天泽道:“被动手脚的,可不止孩子。”

    宫离澈目光微变,视线看向他。

    天泽神色依然平静,他手中雨伞一倾,便挡住了两只小狐狸,随手接了过来。

    宫离澈默了片刻:“现在,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

    “所以,才去与那章天谕成婚?”雨伞如活了一般,自动的在天泽周身悬浮着。

    他的两只手,却轻轻的将小狐狸揽在怀里,冷淡的眉眼里,带了几分的温和。

    天泽随手也将一块木牌递给宫离澈,上面只写着三个字——潇湘楼。

    宫离澈随手收起,这才又将一个空间袋递给他:“东西都在这里,先交给你吧。”

    天泽也不多言,随手收下了。

    宫离澈这才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

    周围的眼线也瞬间消失了大半,然仍有一小部分,继续的窥探着天泽。

    远处,云锦绣看了一眼地焰:“我们也走吧。”

    地焰道:“就这么走开?”

    云锦绣嗯了一声,到处都是那老夫人的眼线,宫离澈这一次出来,这些眼线能快速的找到这里,只能说消息的灵通程度,怕是

    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看来,以后的见面,都会变得无比的困难。

    云锦绣若无其事的与地焰走开了,虽然她焦心无比的想要快速的看一看孩子们,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见宫离澈一面。

    潇湘楼并不算远,房间也是云锦绣早就预定好的。

    她易容本就易的很普通,再加上脸上有疤痕又低着头,实在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她。

    她很快的推门进了房间,地焰留在楼下,大摇大摆的咬了一壶酒喝了起来。

    方一到房间,一道身影便回过身来,在看到云锦绣时,他目光倏地变了变。

    云锦绣并未恢复原貌,只目光定定的看着眼前人。

    当年的宫离澈,真是天塌下来也不慌不忙的,这世上,好似除了他,就没有他在乎的人。

    后来有了儿女,可她依然能感觉到,自己占据了他生命的绝大多数。

    可现在,他被世事牵绊,他变得不再纯粹,就连他们的感情,也不能例外,跟着掺杂了沙子。

    时间是回不去的东西,再怎么样也回不去了。

    那么,她还爱他吗?

    她还愿意与他扶持着,度过这艰难的时光吗?

    她还能不能一如往昔的信任他,依恋他?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