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她的痛苦
    “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云锦绣猛地从修炼中睁开了眼睛。

    天泽目光亦微变了一下,那些人的追赶速度,实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猪九也一下跳了起来:“卧槽!什么鬼!”

    云锦绣走到洞外看了一眼,却洞外已被完全的包围,数十道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黑色身影,封堵了所有逃脱的角落。

    “立刻离开。”

    云锦绣一开口,神念瞬间形成了穿空阵,她直接抬手,藤蔓窜出,一把将地焰扯了回来。

    “他们要结穿空阵,不要让他们逃了!”

    阴森的声音传来,下一瞬,一只黑色的大手便凌空出现,猛地就向云锦绣的阵印砸了过来。

    云锦绣看着那黑色的大手,眼底滑过一丝冷光,武魂瞬间窜出,澎湃的魂力凝聚在武魂的拳头之上,“砰”的一声,与那黑色的

    大手撞在了一起。

    “啊!”

    一声惨鸣传来,武魂瞬间回撤,也在那一瞬之间,几人身影再次消失。

    云锦绣只觉喉咙一阵腥甜,虽说武魂不必动用自己体内的武力,可力量终究不能与真正的武力相比,这般强行的碰撞,直接逼

    成了内伤。

    “不要太逞强了。”天泽面色沉凝,凝眉开口。

    云锦绣目光平静:“我没事,追踪印记不消除,追杀就不会停止,我们现在不能停下休息,需要一直闪避。”

    “那些人的实力都很强。”地焰神色有些凝重。

    自己结了对方好几招,那实力比料想的还要强大。

    云锦绣拿出自己之前得的那张图纸,图纸上的路线再次发生了变化。

    云锦绣随手将图纸递给地焰,“不要去想任何路线,但跟着图纸上的路线走就可以。”

    她不能再消耗精神力了,天泽也好,地焰也罢,来到元镜后,他们两人的实力都不再是独一无二,眼下,也只能狼狈的逃了。

    地焰道:“小妹,你相信我?”

    云锦绣一顿,目光看着他。

    相信地焰吗?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之后,信任早已消耗干净了。

    只是丢失了记忆的地焰,现在却能成为她有利的助手,既然无法分道扬镳,那也只能选择相信了。

    “信。”云锦绣干脆的丢下这么一个字。

    地焰立刻打了个响指:“那就同他们干到底吧!”

    “都上船!”

    盆子这个时候突然祭出一条船来。

    那船细长似柳叶,通体如银,凌厉又漂亮。

    “卧槽,这艘银叶战舰原来在你这里!”猪九口水四溅,直接就扑了上去。

    “女神,银叶战舰是寻常战舰速度的十倍,你可以在上面好好休息。”盆子快速的开口解释。

    几人一听,并未犹豫,直接掠了上去。

    云锦绣缓步的走到船头,看着远处波动的虚空,目光微凝——今日的狼狈和痛苦,她一分不少的铭记在心,他日归来,必要完

    整的讨还回来!

    *

    真元境。

    宫离澈回了王殿,一道身影正立在殿外等候,看到宫离澈时,立刻跑了过来,无比开心道:“阿澈,你回来了!”

    宫离澈步子停也未停,便直接走了过去。

    章天谕脸颊上的笑意凝滞了一下,然后转身,看着他的背影道:“见到云锦绣了?”

    然宫离澈并未停下脚步。

    章天谕冷嘲道:“她是不是泼我脏水了?”

    宫离澈步子定住,而后突然出手,无形的力量化成大掌,“砰”的一声,将她重重的按在墙面上。

    墙面细细的皲裂了几分,章天谕嘴角瞬间有血溢了出来。

    她睁大了眼睛,再看向宫离澈的目光,已然充满了愤怒,“阿澈,你都不要听我解释?”

    宫离澈微抬了下巴,良久漠然开口:“本座为何要听你解释,你算个什么东西!”

    章天谕睁圆了眼睛:“阿澈,你怎能这般对我。”

    宫离澈目光冷幽的看着她,蓝色的冰晶在她周围汇聚,形成道道凌厉的冰锥。

    章天谕看着那不断靠近的冰锥,瞳孔也缩了缩:“你要干什么?”

    “让你尝一尝,她的痛苦。”

    冷冰到杀绝的话语,一字一字的在空荡的大殿内回荡。

    凄惨到尖锐的叫声,一直传出去了很远。

    宫离樰冲到大殿之时,便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

    他最心爱的女子,满脸是血,胸口处,倒插着一根冰锥。

    那冰锥上的锋刃,流动着带血的冷光。

    “天谕!”宫离樰一个掠步,就冲了过去。

    墙面之上,章天谕的身子缓缓的滑落下来。

    她睁大了眼睛,脸颊上的鲜血,肆意的横流,浸湿了衣衫。

    她微张着口,身子微微的抽搐颤抖着。

    “宫离澈,你做了什么!”宫离樰怒声咆哮。

    宫离澈直接收了衣袖,冷哼:“死不足惜!”

    宫离樰双手颤抖着:“天谕,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疗伤。”

    宫离澈在高高的王座上坐了,目光冷幽:“你大概还不知道这女人是个不死的怪物。”

    他身子微微后靠,周身的虚空,因他压制的怒火,疯狂的扭曲着。

    “大哥,你太狠毒了!她是个女孩子!”宫离樰心都痛了。

    宫离澈冷冰道:“她在毁小金子的脸时,可有想过对方也是女子?”

    宫离樰目光一颤:“小金子……”

    “她搅碎小金子的心脏时,可有想过自己是不是狠毒?”

    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当章天谕复活的刹那,他之前所担心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了。

    那些让他顾忌的东西,此时此刻,都已被愤怒逼迫的失去了理智。

    心痛?

    她哪里有自己的心痛?

    宫离樰怔怔的:“大哥,你说小金子……”

    他当然记得小金子,只是复活的章天谕早已让他忘乎所以,可被他执拗的认为对方就是章天谕的小金子,为何会遭到这种迫害

    ?

    又怎么可能是善良无辜的章天谕出的手?

    不,一定是弄错了!

    “她是人类,是你的大嫂,被搅碎心脏如何恢复?”宫离澈咬牙,如果不是这女人还有用,他定会将她碎尸万段方能解恨!

    “大嫂……”宫离樰完全的回不过神来。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