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之梦幻想曲〕〔爱“哭”的王妃有〕〔焚天主宰〕〔乡野透视高手〕〔冷少掌中宝,甜宠〕〔大唐第一狠人〕〔王者时刻〕〔Hi,我的甜蜜娇妻〕〔相亲神〕〔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师父是神仙〕〔美漫之大盖伦〕〔美女的最强医仙〕〔盛唐高歌〕〔纪元之主〕〔仙帝归来混都市〕〔覆手天下,特工良〕〔无限气运主宰〕〔九州造化〕〔红发小妖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三百六十一章 气到发昏
    云锦绣冷眼看了他一眼:“孕妇也入了你的眼?”

    地焰嘴角微抽:“我有这么饥不择食吗?小妹,你对二哥的误会是不是太严重了些?”

    云锦绣哼了一声,不想理他,想了想,又向远处的后朴招了招手,“秋水的一日三餐你来负责,孕妇的禁忌知道吧?务必少油少

    盐。”

    后朴一脸苦水:“女神,真让我照顾秋水姑娘啊,她万一发起疯来,很可怕的。”

    云锦绣皱眉:“腿长自己身上,不会跑的吗?”

    后朴:“……”

    小草屋内,一片静谧。

    梦魇和盆子在晒太阳,某猪呼呼大睡,天泽从草屋里走了出来,看到云锦绣这才走了过来。

    “老师怎么样?”云锦绣轻声问。

    天泽看了一眼草屋,然后徐走到一边才开口:“气坏了,就算是昏着还吐出几口血来。”

    云锦绣:“……”

    天泽道:“老师的女儿如何了?”

    云锦绣道:“心态极好,心情愉快。”

    天泽:“……”

    两人齐齐的叹了口气。

    云锦绣想了想,将秋水说的事,与天泽说了一遍,他神色微微的严肃,“你怎么想?”

    “这件事还是问一下老师比较妥当。”或者,她还可以问问宫离澈。

    其他弟子义愤填膺的想要将秋长虚杀之而后快,可宫离澈对自己的老师,似乎没有那般仇恨,甚至还让他们来此修炼,这其中

    或许真有误会。

    天泽道:“注意把握分寸,老头脾气不好。”

    云锦绣有些好笑:“大哥也怕老师脾气不好。”

    天泽瞥了她一眼:“我倒不怕,只怕你跟着遭罪。”

    云锦绣心里微暖,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当初父神在时,脾气也不太好,地焰犯错,她都要跟着顶嘴,那时天泽是护着她的。

    往事如风。

    再刻骨的仇恨,在时间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微不足道了。

    云锦绣道:“我去看看老师。”

    她微一点头,抬步向小草屋行去。

    小草屋内静悄悄的,摆设十分的简陋,一桌一椅一床,除了这些,再无其他。

    缥缈踪败落后,老头都是这么生活过来的?

    一个人,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其实很孤单的。

    老头躺在床上,一张脸皱的老树皮似的,这么看去,丁点不像传闻中牛叉的人物。

    当年的风光,今日的落魄,只能说世事无常。

    云锦绣将椅子拉了过来,在老头床前坐了下来,人人都说老头是杀人狂魔,可躺在这里的小老头,在云锦绣看来,也只是个风

    烛残年的老人。

    云锦绣道:“别气了。”

    好一会,秋长虚才重重的哼了一声。

    云锦绣道:“发生了那样的事,换做是我,我也受不了。”

    秋长虚直接翻身,背对着她。

    云锦绣嘴角微抽:“老师,当年的情况您应该是有苦衷的吧?”

    秋长虚沉默了一下,方哼道:“没有。”

    云锦绣道:“我其实并不关心您有没有苦衷,我只关心三千万象徒弟能不能学。”

    秋长虚直接坐起身来,“你这丫头!”

    云锦绣轻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夫君让我来这里找您,足见得他对老师的信任,既然夫君信任老师,我当

    然是相信夫君的。”

    秋长虚:“……”

    “只要老师说三千万象可以学,徒弟便用心学,其他的,不会理会。”云锦绣抬起目光看着小老头苍老的脸,“我相信老师并非杀

    人狂魔,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云锦绣语调清淡,却很坚定。

    秋长虚哼了一声:“直觉有用,要修炼干什么?”

    他下了床,双手背在身后,来回的走了两圈:“这孩子坚决不能生下来,那金钊是个什么东西,三妻四妾,后宫一堆,也敢染指

    老子的女儿!”

    云锦绣:“……”

    “如果这个孩子生下了,秋水一辈子就毁了,金钊会对她负责吗?金家的人会接纳她吗?要老子来看,后朴都比金钊强!”秋长

    虚说着又开始上火。

    云锦绣:“……”后朴……

    后朴听到,估计得昏过去。

    “秋水虽然看起来实力普通,天赋平平,那是因她的体质决定的,只要她打实基础,日后必会厚积薄发!这混账根本不听老子的

    ,居然跟金钊那个孽障有了野种,气死老子了!”

    秋长虚不由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云锦绣:“呃,老师,注意斯文。”

    “斯文个屁!”秋长虚脸色铁青,“锦绣,你不要以为护着那孩子,就等于保护了秋水,金家根本就不会让秋水进金家的大门!”

    云锦绣一顿:“是因为老师吗?”

    秋长虚一愣。

    云锦绣道:“如果是因为老师的话,秋水会更恨老师的吧?”

    秋长虚脸色难看,似也对自己这女儿束手无策了。

    云锦绣想了一会道:“那孩子毕竟是一条生命,无论什么错,孩子都是无辜的,抹杀掉孩子的性命,于情于理不合。”

    秋长虚冷哼:“这孩子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世上,就算将他生下,也是造孽!”

    云锦绣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和代价,老师也是。”

    秋长虚脸色一抽:“你倒是明白!”

    云锦绣抿了下唇角:“喝了明白茶嘛。”

    秋长虚哼了一声。

    云锦绣道:“徒弟也不想干涉老师的选择和家事,倘若老师一掌拍死那孩子,秋水与老师的关系大概永远没有愈合的可能了,倘

    若老师顺其自然,秋水这一辈子会不会完,那也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理应由她自己去承担。”

    秋长虚听完,哼了一声:“出去出去,让老夫静静。”

    云锦绣笑道:“老师,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恶灵斩杀完了?水流截断了?”

    “没有……”

    “那还不滚去!”秋长虚作势要打人。

    云锦绣连忙走开了,老头还真是暴躁啊。

    接下来,缥缈踪恢复了平静,云锦绣进了鬼渊,开始与新的恶灵厮杀,这一次三人不再联手,各个击破,斩杀疲倦到极点,便

    又去瀑布下截流,过程枯燥而无味,好在三人都不缺耐心。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颜夕江墨琛〕〔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田园萌宝:农家俏〕〔娇妻甜蜜蜜:老公〕〔踏天争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