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四百五十六章 印记威力
    云锦绣手里长剑扫过,那身子瞬间松散,瞬间汇聚,速度快到极点。

    几个连攻下来,云锦绣节节败退。

    “吼!”

    下一瞬,那身影再次出现在云锦绣面门前,恐怖的嘴脸长大,直接向云锦绣面门咬了过来。

    云锦绣身形一折,而后抬腿一扫,那身影不知道怎么变得,竟然再脚上开了个大口,直接咬住了云锦绣的腿。

    器武灵愧疚瞬间被其尖利的牙齿刺透,剧痛传来,云锦绣只觉腿上肌肉猛地一缩,重重的闷哼了一声,忍痛向那身影再次强扫

    过去。

    带伤的腿直接踢爆了那身影的嘴,只听“噗”的一声,那身影整个的散开,毫无意外的再次凝聚,根本就不给云锦绣反应的机会

    。

    云锦绣快速的愈合愧疚,又在其外层加了一层防御阵,医诀的力量快速的愈合着被腐蚀的伤口。

    只是这一次,伤口尤其的难愈合,那腐蚀性的毒液以医诀竟然很难化解掉。

    她本就百毒不侵,还有医诀相助,竟然都无法奈何,更别说普通人了。

    云锦绣没有退后,身形一掠,直接对着那身影冲将而上,而后抬拳,一拳砸出。

    那一瞬,一个古怪的印记出现在云锦绣的拳印之上,只听“砰”的一声,那身影被拳头直接击中,而后发出一道极为尖锐的声音

    。

    云锦绣目光一动,没想到这古怪的印记竟然对这东西有效。

    她像是一下找到了攻击的诀窍,神念一动,盔甲上立刻多了个奇怪的印记,不仅如此,云锦绣祭出的长剑之上,也多了道这样

    的印记。

    一剑刺出,这一次如云锦绣所料想的那般,长剑直接刺中了那身影,反手腕一扫,长剑瞬间扫掉了那身影的头颅。

    那血叶凝聚的身影顿时散开,云锦绣一剑刺过去,只听“噗噗噗噗”数声,长剑贯穿了数百片叶子,在长剑上穿成了一长串。

    云锦绣手腕一抖,那一串叶子瞬间化成了齑粉。

    云锦绣瞬间转身,再看向那些血叶的眼神变得越发森然,而此前气焰无比嚣张的血叶,也在那一瞬往后退缩了一下。

    云锦绣抿紧唇角,在树枝刺来的刹那,长剑“锵”的一声,与那树枝对撞在一起。

    指尖一动,火焰窜起,亦化成了同样的印记,向那树枝印去,只听“噗”的一声,那树枝竟然串燃起来。

    云锦绣越战越勇,与此同时,她释放出去的兽武灵也给她传来了信息,云锦绣心念一动,全身魂火汹涌,人已快速的向一个方

    向的血叶群窜去。

    那些血叶快速的退散,云锦绣的指尖却直接穿过了那无数的血叶,瞬间抓住了一片叶子。

    这叶子虽也有着张鬼脸,可其背面,果然印了一道心诀,只是只有一个字——亦。

    亦?

    这是什么心诀?

    就算云锦绣再聪明,也难从一个字上,悟出个所以然来。

    那秋长虚,不会是在跟她开玩笑吧?

    不是说有十句心诀吗?

    云锦绣凝眉,在那叶子背面仔细的打量,可并未发现更多的痕迹,便随手封住,丢到一个六芒星阵里。

    正在这时,又有两道身影窜了过来。

    只是这两道,比之前的更强悍,也更棘手。

    云锦绣心里抱定那个印记,虽然对付起来也很困难,但至少不会再只能狼狈的逃窜了。

    与此同时,又有兽武灵给自己传来了熟悉的信息。

    枫林外,秋长虚脸色微抽:“这妮子,倒是有两把刷子。”

    宫离澈见自己夫人从一开始的狼狈到渐渐的稳住阵脚,这才得瑟的扫了扫尾巴:“本座的夫人,岂是寻常人。”

    “大王!”

    正在这时,落枫匆匆的跑了来。

    宫离澈收了面上的得意,目光瞥向落枫,“何事?”

    “父王那边来了急件,催促我们尽快赶回。”落枫说着,将一个古朴的牌子交到宫离澈手里。

    宫离澈打开看了几眼,“看来,地元境想通了。”

    落枫犹豫道:“大王,地元境与天元境一直不睦,也是因此,两元镜始终没有站到统一战线,这一次会不会是因秋明雪……”

    宫离澈道:“倘若真是因秋明雪,才有趣。”

    自诩天下最强的人,现在竟然因忌讳他的实力,选择与天元境站在了同一条船上,只能说,秋明雪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秋长虚道:“秋明雪……你们此番前往无踪,遇到了他了?”

    落枫瞥了秋长虚一眼:“当然,不然你以为谁伤得了大王?”

    秋长虚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宫离澈漫不经心道:“怎么,老熟人?”

    “熟个屁!”秋长虚不耐的说了一句。

    “秋长虚,秋水,秋明雪……本座好像发现了什么。”宫离澈转了下身子,看着秋长虚的老脸,“难道是一家人?”

    “姓秋就是一家人?姓宫的是不是都是你亲戚?”秋长虚拐杖毫不客气的抽了过来。

    宫离澈漫不经心的躲了,“本座倒未遇到几个姓宫的,不过若是真有,本座认这门亲戚。”

    秋长虚老脸趁着,“火烧眉毛了还在这跟老子贫,赶紧滚回你的真元境去吧!”

    落枫虽然很反感这秋长虚对大王的这副嘴脸,可他也很明白,秋长虚是什么样的存在,只能低声道:“大王,我们何时启程?”

    宫离澈目光落在枫林阵内,过了一会道:“再过两日。”

    “大王,父王催的很急了……”落枫不明白多留两日,有什么意义。

    宫离澈冷淡道:“就这么定了!”

    “砰!”

    红枫林内,云锦绣总算灭掉了那两道身影,身子重重的落地。

    盔甲已经变得完全不像样子了,全身的伤痕,清晰可见,一道道,深可见骨。

    那种被腐蚀的痛感,云锦绣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她微微咬牙,快速的封了个阵,并在阵上刻了个玄异的印记,这才得以片刻的休息。

    抬头之时,目光正落在极远处的宫离澈身上,却见他也隔着很远的距离在看她。

    云锦绣一顿,是在担心吗?

    如果她连这枫林阵都过不了的话,以后还怎么与他并肩作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