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四百六十九章 无需顾忌
    他语气里,有种小得逞,虽不明显,却被云锦绣感受到了。

    少年的狐狸,再怎么腹黑,终究还是个少年啊。

    云锦绣故意的装傻:“什么如何了?”

    宫离澈盯着她的眼睛,“你我之间的赌约。”

    云锦绣微眨了下眼睛:“有赌吗?”

    宫离澈:“……”

    “我怎么不记得了。”云锦绣背过身,唇角却带了丝笑意。

    “你竟言而无信!”少年狐狸有种被人戏耍的感觉,有点炸毛。

    云锦绣抿了下唇角道:“说话总要讲证据,我何时言了?”

    “你!”少年狐狸耳朵都翘起来了。

    云锦绣打量着他:“你这么着急,是打算如何处置我?”

    她微微的靠近了,他如今的身形,不比她高多少,她微一抬头,就能看清他的鼻唇眉眼,离的近了,呼吸可闻。

    宫离澈微低下眼睛,看着她乌黑的眼眸,沉浸的瞳仁,像是浸透了风月。

    她给他的印象,并不是那种调皮又淘气的女孩子,那种冷淡,克制都像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可怎么一与他说话,就完全颠覆了

    想象呢?

    她用这般甜腻的目光看着他,让他如何去思考别的答案?

    狐尾下意识的轻扫了一下,他目光深了几分:“男人对女人,你说怎么处置?”

    云锦绣笑:“哦,发育完全了吗?”

    少年狐狸:“……什么?”

    云锦绣道:“还太嫩了。”

    少年狐狸:“……”

    云锦绣道:“我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虽然大狐狸挺幼稚的。

    少年狐狸:“……”他哪里不成熟了?他都熟的快发霉了好吗?

    还有,她对怎么处置这种事,竟然丁点不意外?就算不意外,却也不害怕?

    见少年狐狸哑口无言,云锦绣微抬了下眉梢:“没有感情基础的处置,与畜生有什么区别?”

    宫离澈反应了好一会,才笑了:“某种时候来讲,人还不如畜生。”

    云锦绣道:“做个人吧。”

    少年狐狸:“……”他本来就不是人。

    云锦绣转身,看着周围,“这里是缥缈踪啊……”

    只是比起她后来见到的缥缈踪,威风多了,站在高处,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看到缥缈踪巍峨的宫阙。

    “秋长虚为何不将你的身份公之于众呢?那个叫心雨的姑娘,也是同你一样?”

    宫离澈越发觉得奇怪:“你似乎对什么都很清楚。”

    云锦绣偏首看他笑了笑:“没点底细,怎么引起你的注意呢?”

    她没有时间在这里慢慢的跟他培养感情,只能采取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虽然自己并非活泼性子,可之后的那么多年,她与宫离

    澈相濡以沫,培养出来的自在,已然能让她释放出许多天性来。

    这般逗一逗少年时期的狐狸,竟觉心情绝佳。

    狐狸尾巴翘了翘,“哦,你想勾引我。”

    这么费尽心思,原来就是为了勾引他。

    云锦绣点头:“你怎么想的?”

    少年狐狸看着她,眼神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原来这么小就有这种眼神了,反而让云锦绣觉得心脏有些紧绷。

    他终究是在意,他喜欢的那个女子的。

    现在的自己,时间还是场合,都来的不是时候。

    只有后来的时候,他们才算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云锦绣心里突然有些涩涩的,但是又很释然,毕竟她知道结局。

    即便心里有些在意,但也不至于被妒意冲昏头脑。

    感觉话不投机,云锦绣立刻岔开话题:“我得研究一下妖网了。”

    她转过身,然后拿起一块石头,走到对面的巨石前,将脑海里记忆的东西给刻画出来。

    宫离澈看着她,看着她前一刻还跟自己**,下一刻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自己忙的事上了。

    所以,她说的,是真是假?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想法,她问他他怎么想的,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总之突然走上去,开口道:“既然你这么苦心积虑。

    ”

    云锦绣听到他说话,下意识的转过身来。

    他抬手,直接将她圈到面前,呼吸再次近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即便是被自己突然抱了,她也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好像对于他的行为,早就习惯了。

    她没有丝毫的挣扎,只是眨了下眼睛:“什么?”

    既然这么苦心积虑,不妨就跟他在一起好了。

    可这种话,他觉得由自己说出来,很突兀。

    他并不喜欢将感情莫名其妙的交给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身上,可她确实引起了自己的兴趣,她说的每个字,都让他有种全然不

    同的感受。

    云锦绣见他看着自己发愣,后半句话,似乎忘了说了。

    她抬起脚尖,软软的唇瓣,突然亲了一下他的,“是这样么?”

    少年狐狸:“……”他的初吻居然就这样草率的没了!

    她抢了他的,没道理他还放过她。

    他狐尾微翘了一下道:“这是第几次?”

    云锦绣一愣:“什么第几次。”

    “第几次亲吻?”他也是一只有洁癖的狐狸!

    云锦绣仔细的想了一下:“记不清了。”

    记!不!清!了?

    她在开玩笑吗?

    宫离澈眼神都变了:“我是你的第几个?”

    手段这么娴熟,到底勾搭了多少男人!

    他这么难追,都被她三言两语给引动了春心,难以想象那些蠢货们得多扛不住!

    云锦绣觉得有趣极了,她掌心落在他的衣襟上,轻轻的扯了扯,“某种程度来说,第一个。”

    “某种程度,什么程度?”宫离澈忍不住冷笑了。

    云锦绣道:“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是啊,他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他居然会在意某种程度。

    呵!

    他就这么轻易的沦陷了?

    他是这么容易就屈从的人吗?

    “既然都不太清楚,那就没什么好顾忌了,不是吗?”他突然将她按在墙上,狐狸尾巴重重的敲在地上。

    云锦绣抿起唇角笑了一声。

    宫离澈就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还能笑出声?

    他的话很好笑吗?

    云锦绣目光清亮的看着他:“我们之间,无需顾忌。”

    我们之间,无需顾忌……

    如此多情又暧昧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