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四百七十九章 好自为之
    宫离澈道:“夫人做事,一向克制,这一次,想来也会如此。”

    他对她,从无约束,只是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困局,却非同小可。

    云锦绣靠在他的怀里,许久方道:“我知道了。”

    当晚,宫离澈与秋长虚一番密谈后,便离开了。

    晚月如盘,云锦绣倚靠在老树身上,看着宫离澈消失的背影。

    身后传来脚步声,云锦绣微微偏头,却见天泽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云锦绣将目光收了回去:“我有的时候,会想,当初父神为何要创造我们三个?”

    天泽道:“是为了六界后继有人。”

    云锦绣笑了一下:“没有我们三个的时候,六界不也挺好的。”

    天泽没有说话。

    云锦绣道:“地焰在何处?”

    天泽道:“在鬼渊。”

    云锦绣站直了身子,便向鬼渊走了过去。

    天泽轻叹了一声,却未阻拦。

    夜里的鬼渊,更显得鬼气森森。

    腥风从鬼渊内冲了上来,将云锦绣的衣袂吹的凌乱。

    鬼渊内,正历练的地焰若有所觉,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鬼渊之上的那道身影上。

    “小妹……”

    他话音未落,就听“刺啦”一声,一道恐怖的剑气陡然向自己刺来。

    地焰从未想过,小妹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

    他心里一凝,身子下意识的猛退,几个翻转间才堪堪避过,然攻击却一**的涌来,且剑气越来越凌厉。

    交织的剑网,压制的地焰几乎喘不过气来,然云锦绣的攻击,却招招致命。

    地焰被迫的回击着,可每一次,都被云锦绣轻易的给破开。

    云锦绣面无表情,体内的力量如同滚浪,直接将周围的那些鬼魂都给惊的退到了周围,如此的杀气腾腾,让地焰也不得不严肃

    的盯看着她。

    “小妹,你定要与我刀剑相向吗?”地焰正色开口。

    云锦绣冷声道:“做个了结吧!”

    她根本不多废话,足尖一踏,瞬间出现在地焰面前。

    而此时,正熟睡的秋水突然被一声巨响,给震的猛一个激灵,直接坐起身来。

    她连忙的披上外衣,快步的跑出了房间,远远的就看到鬼渊上空,火光大亮,恐怖的力量,从那地方不断的波涌了出来。

    “后朴,发生了什么?”

    看到跑出来的后朴,秋水连忙的将他给叫住。

    后朴惊慌道:“秋水姑娘,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人在鬼渊对决。“

    秋水睁大眼睛:“在鬼渊对决?谁疯了,居然在那种地方对决啊!”

    说着,她抬步就要跑过去,远远的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天泽,连忙高声道:“大哥,出什么事了?锦绣呢?”

    天泽道:“在鬼渊。”

    “难道是锦绣与地焰?”秋水神色顿时变了,拔腿就要往鬼渊跑,被天泽随手拦了下来,“既然是必经一战,就不要阻拦了。”

    无论是什么结果,这一场对决都要打的,否则想要锦绣原谅地焰,永远都不可能。

    秋水急声道:“什么必经的一战啊?什么深仇大恨,要打的这么激烈啊!”

    天泽目光看着鬼渊,面上没有半点的急色,亦好像没听到秋水的话。

    秋水不由拉住天泽的袍袖:“大哥,锦绣现在变得很强大了,地焰会被揍扁的!”

    要知道,锦绣可是破掉了枫林阵的人啊!

    就算是当初的司墨师兄,那也是险些丧命在那里,可锦绣却半点事儿也没有,这是什么变态能力啊!

    天泽没在与秋水说什么。

    他从来也不是个多话的人,何况,外人又岂会了解他们三人之间的恩怨纠葛。

    何况,锦绣根本不是为了揍地焰一顿,而是彻头彻尾的想要杀了他的。

    “砰!”

    又一声闷响,一道身影直接被踢出半空,正是地焰。

    秋水惊呼一声,下一瞬就看到云锦绣杀气凛冽的出现在地焰面前,手中长剑,停也未停的直接洞穿了他的心脏!

    “锦绣疯了!”秋水难以置信的大涵涵了一声。

    鲜血洒落。

    半空的地焰亦是瞳孔猛地一缩,紧紧的凝盯着云锦绣,“小妹……”

    云锦绣面色冷冰,“有些事,忘记并不代表抹去,一句忘了,就能抹去曾经犯下的过错了吗?这一剑,是为天下苍生。”

    云锦绣剑刃一抖,再次的抽出,却停也未停的再次插入地焰的胸口:“这一剑,是为你曾经挚爱的女人云锦瑟。”

    地焰瞳孔一缩。

    他记忆里,没有云锦瑟这个名字一分一毫的影子,可不知为何,被云锦绣突然提起来时,竟有种彻骨的心痛感。

    长剑再次的拔出,又被深深的刺入。

    云锦绣冷凝道:“这一剑,是为轻尘,是你夺去了他的身体,抢夺了别人活着的权利!你所有的恶,都要用你的鲜血买单!”

    云锦绣长剑刺着他的胸口,直直的向地面撞去。

    鲜血不断的从地焰口中涌了出来,那一瞬,他竟然没有半点挣扎的愿望,只看着云锦绣冰冷的眼神,更分不清那是心痛还是因

    心脏被刺而产生的剧痛了。

    “轰!”

    身子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之上,地焰猛的呕出一口血来,伤口处,却有黑色的印记缓缓的爬满他的全身。

    被施咒的身体,让地焰痛苦的大叫一声,整个身子剧烈的痉挛起来。

    云锦绣却一动不动的盯看着他,直到黑色的印记弥漫他整个身体,她方一把拔出长剑,盯着奄奄一息的地焰道:“你好自为之!

    ”

    冷冰冰的一句话丢下,云锦绣便转身走开。

    秋水快步的跑了过来:“锦绣!”

    然云锦绣看也没看她直接向前行去。

    秋水连忙的向地焰跑去,却见他全身都布着黑色的咒印,再加上刺眼的鲜血,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地焰,你不会要死了吧?”秋水急声开口。

    地焰身子不断蜷缩的颤抖着,似完全没听到秋水的声音。

    天泽走到地焰跟前,看了秋水一眼道:“去给他找件干净的衣裳来。”

    秋水摸出丹药:“先吃药吧?”

    天泽道:“他死不了。”

    说着,他抬手,背起地焰向药泉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