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三次机会
    围观的人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尤其是心仪司景的姑娘们,忍不住上前,怒声道:“云锦绣,你知道司景少爷什么身份吗?你竟敢让他去给你做个洒扫的工作!

    ”

    又以道:“不过是玩玩而已,何必这么较真呢?何况你们还是同门!”

    云锦绣道:“玩玩而已?原来这所谓的赌注,一句玩玩而已,就可以一笔带过了啊……”

    她目光微转,视线落在淳于悠悠面上:“淳于姑娘不是输了好几尊至宝吗?既然只是玩笑,那就把那几尊至宝给要回来吧。”

    众人:“……”

    淳于悠悠笑道:“锦绣,你还真打算让司景签这卖身契呢?”

    “当然。”

    她这么花费时间,可不是陪他玩的。

    淳于悠悠摊手道:“既然如此,司景,你就签了吧。”

    司景不由瞪了淳于悠悠一眼,这还有胳膊肘往外拐的。

    云锦绣道:“司景师兄是守信之人,毕竟赌棋这种东西,说到底不就是赌信用嘛,没脸没皮的地痞无赖,自然会甩来,可司景师

    兄身份尊贵,肯定做不出那种赖皮之事。”

    司景脸色抽搐,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肯定不能表现的太输不起了,那岂不是把老头子的脸都给丢尽了,可就这么把自己卖了,还

    是去给小师妹洒扫,想想就觉得脑仁疼。

    他揉了揉太阳穴,微微咬牙道:“那是自然!”

    自己的赌注,就算是哭着也要遵守诺言到底。

    司景提起毛笔,又看了云锦绣一眼,这才在末尾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写完后,云锦绣又贴心的抓起他的手指抹了一下,刺痛传来,血珠子就窜了出来。

    司景夸张的大叫一声,云锦绣却一抬下巴道:“按手印。”

    司景圆瞪着眼睛:“难怪金晟会输给你,你狠!”

    云锦绣道:“哪有师兄狠。”

    如果她输了,就要将里衣给他,那输的是自己的里衣吗?那是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的尊严和名声。

    倘若这一把自己输了,不止自己,便是连缥缈踪都会跟着蒙羞。

    司景不由的要开始重新认识自己这个小师妹了,事实,在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

    秋长虚这老不死的,都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株苗子啊,实在是……难以形容。

    司景就着血滴子,将指印印在了卖身契上,然后抬手放在嘴里吮吸了一下,道:“行行行,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

    一旁秋水还是忍不住:“说这么暧昧干嘛?我们锦绣可是有心上人了,你最多算是锦绣的下人!”

    司景不以为然道:“有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下人吗?小师妹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司景师兄,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臭屁啊,你能给锦绣当下人,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秋水得意的笑。

    司景就奇怪了,他掐腰盯着秋水道:“你说你这个小丫头,怎么总是帮她说话呢?你是她的跟屁虫吗?你不要忘了,我才是你的

    师兄!”

    一旁的郁庭不由碰了碰司景道:“你真这样把自己给卖了啊?还有,这个小丫头叫你师兄,她什么身份啊?”

    司景哼了一声:“什么身份?秋长虚的女儿呗!”

    秋水一听就气死了:“谁承认是他的女儿了,我就没有那样的爹!”

    司景摆手道:“血脉关系是你能否认就否认的吗?”

    他哼了一声,目光又落在云锦绣身上,却见将卖身契叠了收好,神色淡淡的,始终没有方才的那般狡黠与调皮。

    嘿,这个小师妹,果真是……难以形容啊。

    要是旁的那个女孩子赢了他,不早就兴奋的跳起来了。

    淳于悠悠看着那盘棋,笑道:“锦绣,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云锦绣看她一眼:“一盘棋,就让你刮目相看了?”

    淳于悠悠道:“司景的棋艺我知道,我也跟他交过手,想要赢他,我知道有多难。”

    她感叹道:“你还是第一个,能将他赢得如此彻底的人。”

    云锦绣道:“只是一场赌局而已,输便是输,赢便是赢,还能分是不是赢得彻底?”

    “围棋可以。”淳于悠悠拿起云锦绣之前放在关键点的那颗白子,然后握在掌心道:“你为什么会走这步呢?其实还有更好走的一

    步吧?”

    别人觉得云锦绣靠着这步扭转了乾坤,可她却觉得,这枚棋子,看似赚够了眼球,实则有些无用。

    按照她后面的策略,就算是不多走这三步,也照样让司景破不开她的局,可她不仅走了,还走了三步。

    云锦绣难得的向淳于悠悠笑了一笑:“这是我行棋的特色,喜欢给人三次机会。”

    她这么一说,淳于悠悠微微的睁大了眼睛:“你在给司景机会?”

    她将棋子放回棋盘之中,而后又仔细看了一眼那棋局,惊声道:“你居然给了司景三次机会!”

    一旁的司景立刻冲了过来:“什么?机会?除了杀机,我怎么没看出一分一毫的机会?”

    秋水郁闷道:“虽然看不懂锦绣的棋局,可锦绣都给了司景师兄三次机会了,司景师兄竟然还是输的彻底,难怪锦绣能破枫林阵

    呢。”

    司景震惊的转身:“小师妹竟然破了枫林阵?”

    秋水骄傲道:“厉害吧?佩服吧?枫林阵可是只有司墨师兄才破掉了哦,可是锦绣比司墨师兄破的还要快,最重要的是,锦绣都

    没有受伤耶!”

    当年的缥缈踪弟子,没有哪个不知道枫林阵是有多难,司景也参加过一次试炼,险些死在那里。

    那个枫林阵既血腥又难缠,根本是个炼狱,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去,可小师妹是怎么做到的?

    司景不由盯着云锦绣道:“难怪你能赢我呢,照这么说来,就算是司墨来了,你也与他有一战之力吧?”

    云锦绣目光微垂,掩去眼底的波动。

    枫林阵她也不算破掉,就是闯出来了,如果闯出来也算破掉的话,那她倒算是幸运,只是秋水这傻姑娘,说这么多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